第278章 吐了一口血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34
A+ A- 關燈 聽書

夜無寐視線茫然地往四周看,似乎在想該往哪裡躲。

雲輕歌靈機一動,連忙指著床底下,催促:「快,去床底下躲著!」

夜無寐:「!」

讓他一個堂堂王爺躲床底下?

腳步聲已經越來越近了,雲輕歌根本沒有心情再理會夜無寐那瞪大的眼睛,一腳把他踹下了床底下。

「啰嗦!」

嘎吱——

伴隨著夜無寐被踹進了床底下,門也在同時打開了。

黑貓蹲在一側都替雲輕歌暗暗抹了一把額際的冷汗,不得不說,這一腳踹下去,必然會讓人家吳王記仇了。

夜非墨踏入屋中,忽然眉一蹙,似是察覺到屋中有異樣的氣息流動。

「屋中來了誰?」

雲輕歌走向他,親昵地挽住了他的手臂:「阿墨,你糊塗了吧,誰也沒來,你不會說是我的貓吧?」

「貓?」男人眯眸看向蹲在一旁努力裝作乖巧狀的貓,目光深邃。

要問這隻貓的來歷,雲輕歌必然是說撿來的。

所以,當他發現這隻黑貓出現時,他什麼都沒有說。

不知何時,他對一個人的容忍可以到達這樣的境地。

明明知道雲輕歌這丫頭說話都不可信的,可偏偏每次都願意等待她說實話。

雲輕歌咧開嘴角露出一口大白牙,本想用自己這笑容表達自己的真誠。

男人卻露出了嫌棄的神色說:「笑得真丑。」

雲輕歌氣得想掐死他。

這死男人,誇一下自己的老婆會死嗎?

這時候床榻底下忽然傳來了細微的聲響,令夜非墨倏然看向了床底。

「哎?是不是有老鼠?小黑,還不去看看!」雲輕歌連忙指揮著系統去捉「老鼠」。

她本來想叫傻瓜,不過臨到嘴邊,這隻黑貓的名字就變成了小黑。

系統聽見自己終於擺脫了「傻瓜」這個名字,感動得想哭,立刻撲進了床底下,一陣喵叫。

雲輕歌暗暗抹了一把額際的冷汗,才說:「阿墨,你的摺子改好了?」

「嗯。」他沉沉地嗯了一聲,但明顯情緒不對。

雲輕歌古怪地看著他,也敏銳察覺到他這模樣似乎……不高興了。

咋地了?她又惹到他了?

「你怎麼了?」

男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一步步走向了床沿邊最後站定,冷沉的視線倏然落向床底下。

「二哥為何出現在這?」

這話一出,雲輕歌渾身一僵。

該死!

他這洞察力也太敏銳了吧,敏銳得過分!

而床榻底下的夜無寐臉色也難看了幾分,總覺得自己這是「偷.情」被抓住了一般,渾身都不自在。

「二哥還不出來嗎?」

話都到這個份上了,夜無寐只能從床榻底下爬出來,輕咳了一聲解釋:「我也不知為何出現在這,之前喝醉了,若不是輕歌給我灌的那碗醒酒湯,我恐怕……」

雲輕歌在那方急得給他使眼色。

這廝瞎解釋什麼?簡直越抹越黑。

不知道怎麼進來的,她還給他灌醒酒湯,雖然都是實話,可聽在夜非墨的耳里那就是另外一種味道了!

「呵。」男人冷笑。

夜無寐對上夜非墨的視線,他雖然酒醒了,可腦子依舊暈乎乎的,而眼前男人的眼神卻銳利寒涼。

屋中光線足夠,他瞧見了男人那張舉世無雙的俊美容顏,怔了一下。

這男人……

既沒毀容也沒有廢了雙腿?

之前那麼半年的時間,他都是在裝的?

為了有朝一日拿到該拿到的,竟然可以隱忍這麼長時間。

屋內的空氣都涼了幾度,雲輕歌卻覺得這事兒非常坑爹。

「青玄,送二哥回府。」還是夜非墨先行出聲打斷這屋中不斷蔓延的靜謐。

夜無寐捏住拳頭,半晌才說:「這事兒跟輕歌沒關係,是我自己不小心入屋的。」

「二哥請回。」

男人微微咬牙。

若是夜無寐再多說一個字,他會毫不客氣一掌將夜無寐揮出去。

夜無寐看了一眼雲輕歌,實在擔心夜非墨會找雲輕歌的麻煩。

但,雲輕歌只是搖了搖頭,用眼神趕他走。

人一走後,屋內更靜了。

「阿墨……」

男人偏過頭來看她,眼神里映著的光卻是暗淡令她陌生。

「本王今日回東院。」他說罷,抬步就走,再不看她一眼。

經過雲輕歌時,他的腳步忽然一頓,是被雲輕歌拽住了衣袖。

「我真的跟他沒什麼好吧,你不要這麼小氣——」

「放手。」他冷冷地啟唇,不想再與她糾纏這件事情的問題。

雲輕歌瞪眼,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似乎覆著一層冰霜的臉,「阿墨……」

手上一麻,他震開了她的手。

雲輕歌看了一眼被他震開的手,心一點一點失落難受下去。

夜非墨這才抬步往外走,再也不看她一眼,好像再多看一眼都是影響心情。

直到男人的背影徹底消失在門口,雲輕歌才好像回過神來。

「主人,你沒事吧?」

黑貓用爪子拍了拍她的褲腳。

她低下頭,「沒什麼。」

他都沒有聽她解釋什麼,就這麼頭也不回地走了,實在太令她難受了。

像以前無數次一樣,他每次一吃醋就把她冷落,沒想過要跟她溝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悶葫蘆!

死悶騷!

死傲嬌!

連續罵了好幾下,她也沒能出氣。

「主人,我覺得大反派現在只是在氣頭上,明天你跟他好好解釋一下就好了。」

明天?

得嘞吧,大反派這麼小肚雞腸的男人,後天大後天都不會把這茬兒給忘記了。

亦如雲輕歌所料,第二日並沒有在王府內看見夜非墨,聽管家說男人是去參加吳王的婚禮去了。

今日吳王成親,明日秦王成親。

今日不准她參加,明日秦王娶的是她妹妹雲冰薇,男人是不會攔著她的。

她抿唇,氣呼呼地回到了空間里。

她瞄了一眼屏幕上的任務值,臉色黑了。

上方顯示的任務值:20。

「主人,不要生氣了,任務值再好好賺就行了,不如我們去侯府吧?只要雲子淵順利拿到侯爵之位,你的任務值就會增加哦。」

不用系統提醒,雲輕歌也知道。

她盤膝坐在空間里,本來想說什麼,但喉際一陣腥甜,忽然吐了一口鮮血。

「主人,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