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為什麼出現在這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04
A+ A- 關燈 聽書

今天,她非殺了單雲不可!

這個王八蛋,這個負心漢,這個大騙子!

蘇雲沁不在,單雲四處張望尋找。

「王上在找什麼呢?」被丫鬟們攙扶著的聖初月,柔柔弱弱地出聲問道,語氣寒涼。

單雲沒有回答她。

「王上是不是在找那位大夫呀?」

「嗯,對,去哪了?」單雲終於回過神來。

聖初月卻笑得奇怪,「王上,你不會是看上那大夫,想讓大夫充盈你的後宮吧?」

這女人,今天是發什麼瘋,竟然對他說話如此之陰陽怪氣。

「你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啊,就是想看看王上是找誰而已。」

「對,你說對了,我就是想納她為後,如何?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這副德行,是個正常男人都不會喜歡你如此模樣。還有,你的利用價值也到此了,別忘想著還能讓本王再多看你一眼。」

「你!」聖初月氣怒,氣極反笑。

她真的沒想到這男人這麼輕易就把話說出口了。

怎麼著她也以為他要藏著掖著。

現在可好,她把自己逼入到了這樣的絕境。

……

蘇雲沁坐在屋子裡隨手翻著醫書,這時候有一名侍女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大叫道:「大夫,不好了!娘娘被王上殺了!」

「啥?」聖初月死了?

該死!

難道聖初月已經跟單雲攤牌了?這最後一層窗戶紙,要捅破也真的很容易。可問題是,這個該死的男人怎麼就不想想這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

「不知怎麼的,娘娘和王上打起來,娘娘身子弱,王上一刀便捅死了娘娘。」

蘇雲沁一副錯愕不已的模樣。

她哪裡會想到,這單雲心狠手辣到這種地步,好端端地就把人給殺了。

她起身往外走,一下便瞧見了院子里的血跡。

聖初月躺在血泊中,手還捂著傷口部位,一雙眼睛驚愕地瞪成了銅鈴般大小。

單雲站在離她三步外的距離,雙手負在身後,血跡沒有沾染他絲毫,即便貴氣也顯得陰險狡詐。

蘇雲沁心中有些生氣,大步走了過去探了探聖初月的鼻息。

沒有了!

下一刻,她就被單雲拉扯住了手臂,試圖想要把她給拉起身。

蘇雲沁反手就給了單雲一個響亮的巴掌。

啪!

整個院子里頓時安靜無聲,大家屏住呼吸,等待著王上的雷霆之怒。

單雲被這一巴掌扇得,臉也微微側了過去,懵逼了。

「你打本王?」他指著蘇雲沁,罵出了聲。

蘇雲沁揚高了下下頜,表情不驚不懼,「打你是輕的,我今天還來取你的命!」

「你的九曲靈蛇不想要了?」

「要,也要先殺了你!」

「你?也不想想這裡是誰的地盤。」單雲聽見蘇雲沁如此大言不慚,頓時大笑出聲。

他知道蘇雲沁是自不量力。

蘇雲沁是獨自一人來的,肯定不可能帶著風千墨那男人。

既然沒有風千墨……

他心中動氣了歪念。

他早就想把蘇雲沁據為己有了。

蘇雲沁見他笑得賤,從懷中摸出了一張東西,扔給了他。

他接過,表情驟然一變。

這是一封信……

「王上,這信,昨晚上我就送出去了。」蘇雲沁眨了眨眼,一臉無辜,「恐怕此刻漠北都要被兵給包圍了吧?」

雖然聖女國已經收歸漠北所有,可聖女國的人都覺得這是奇恥大辱。女人們的仇恨意識很強,甚至生氣起來那將更加可怕。

單雲的臉色陰沉。

他忽然上前作勢要掐住蘇雲沁的脖子,門口傳來了一陣通報的聲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稟告王上,皇宮被人包圍了!」

其實昨晚上她讓聖初月寫了一封血水寄給了聖女國的大長老。

聖女國與漠北本就只是隔了一小片沙漠,她又取過了信鴿寄過去。

她幾乎都能想象大長老聽見這事情會是怎樣的表情!

單雲朝著蘇雲沁揚手,眼看著就要打下,蘇雲沁的動作更快,反手握住了匕首抵在了他的命門之處。

「你若是打下來,你就是死。」

命門都握在對方的手裡,單雲揚起地手只能停滯在半空中。

「放下來。」蘇雲沁又命令了一句。

單雲無法,放下來。

「九曲靈蛇這東西,是你為了引我出來?實際上,你到底有沒有?」她的聲音冷硬而危險。

她的眼神在告訴單雲,她真的會動手殺了他!

單雲的心情相當難受。

他沒想到會被一個女人給牽制了。

「本王告訴你,豈不是死路?」

而這時候門口的侍衛又急急忙忙地沖入,急切地喚道:「王上,不好了,人已經衝進來了!」

隨即外面一陣混亂的聲音。

有哀嚎,有驚愕,有彷徨。

蘇雲沁倒是淡定如許,匕首又往前了一分,刺穿了單雲的衣衫。

「你知道,我忍你很久了。」

「你忍我?看來你還是喜歡本王的。」單雲道,不慌不忙。

他這種厚過城牆的臉皮,可真是把風千墨都給比下去了。

蘇雲沁臉色更加陰沉了,「我殺了你!」

他匕首又往前了一寸!

「雲沁,你真的不想要九曲靈蛇了?」匕首順利刺穿了他衣裳上的每一層,最後抵在了他的肌膚上。

這短短的距離,他看似不在意,實則額際上已經滴下了兩滴冷汗。

他知道,這個女人瘋起來什麼都幹得出來。

「我有別的法子可以拿到。」

然後,蘇雲沁的手又往前了一寸!

「唔!」匕首刺穿皮膚刺進肉里,讓單雲猛地悶哼了一聲。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蘇雲沁,他以為這女人嚇唬他,就算是真的想要殺他也不可能是這個時候。

但,他想錯了!

蘇雲沁冷冷看著他,他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傷口,腹部上血液汩汩流出。

不過,也只是刺穿了肉罷了。

這時候身後傳來了沉穩的腳步聲。

「雲沁?」那方的男人低沉地開口,熟悉的嗓音傳來,頓時牽動了蘇雲沁的整個心弦。

蘇雲沁的一顆心狂跳,連忙看向門口,竟是風千墨!

他怎麼會在這裡?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晃神的剎那,單雲的眼底狠辣的光芒倏然閃過,猛地拔出了插在腹部上的匕首,然後割在了蘇雲沁的皮膚上。

他顧不得腹部上的血,他現在只有一個強烈的求生意識。

他用匕首勒著蘇雲沁的脖子,厲喝身後的男人:「不許靠近,否則本王殺了她!」

風千墨的腳步停下。

「你要知道,就算她身上有蠱后,這一顆腦袋掉下來也不可能再復原了吧?死了就是死了。」單雲冷冰冰的聲音傳來。

風千墨蹙了蹙眉,看著他那略顯猙獰的臉,眼底殺意四溢。

他看見他的小女人脖子上有血痕了,他眼底更加的惱怒。

「放了她。」他沉聲威脅。

蘇雲沁暗暗翻白眼,忽然一個手肘打在了單雲的傷口上。

「啊!該死!」被打到了傷口,單雲吃痛,手臂又是一麻。

只見一根銀針猛然插在了他手臂的麻穴上。

緊接著她給了他一個迴旋踢,直接把單雲踢得身子猛然向後飛去。

單雲飛出撞在了牆壁上,狠狠墜下倒地。

血流四濺,失血過多而暈厥了過去。

風千墨皺了皺眉,卻不得不感嘆剛剛小女人那彪悍的一擊。他走近,檢查了一番她脖頸上正在恢復的刀痕。

「有長進。」他淡淡地誇了一聲。

蘇雲沁很無語地睨他,問道:「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哦,想你了。」某男不咸不淡地回應著。

「……」聽著這話,蘇雲沁嘴角抽的厲害。

這算是什麼理由。

風千墨抬了抬手,示意門外的侍衛入屋道:「把他抓了。」

日後的漠北會是怎樣的形勢,最後都會由他來決定。

男人眼底鋒芒閃爍。

他對漠北這個地方其實本來不感興趣,但自從單雲總是色.米米地盯著他的小女人看,他就格外想要這地。

蘇雲沁沒說話,也不問。

雖然有些疑惑,但唯一的疑惑時這侍衛到底是聖女國的人還是風千墨的人?

……

走出皇宮,蘇雲沁問道:「侍衛是你的人?」

「算是吧。」風千墨牽起她的小手,將她的小手柔軟地握在手心裡。

蘇雲沁想拽回自己的手,但奈何被他握的很近,拽了半天也拽不回來,她鬱悶了。

「你說的算是吧是什麼意思?到底是不是啊?」

「是大長老給孤寫的信,孤便派人來了。」

「哦……」大長老還會給他寫信?奇迹了。

她怎麼也不信,大長老竟然還會給這廝寫信,畢竟這廝明明是他們鳳族的敵人。

蘇雲沁一臉的不信。

風千墨卻用另一隻手捏了捏她的臉蛋,說道:「你還有什麼想問的?」

「沒……沒有了。」

大長老人還是挺不錯的。

蘇雲沁從一開始就如此認定,所以她也感覺到也許當年將鳳族趕盡殺絕的事情也許另有隱情?

二人回到客棧時,客棧里的掌柜卻暈厥在地。

整個客棧客人本就寥寥無幾,而風千墨的侍衛也全數倒地。

「大寶小寶!」蘇雲沁看著滿地的侍衛,她鬆開了男人的手,立刻躍上了樓。

風千墨跟隨在後,但一入屋,也沒瞧見屋中的人。

風千墨皺眉,沉聲喚道:「邪風?」

然而,沒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