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怎麼向媳婦交差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11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的心狠狠咯噔了一下。

邪風那麼高的武功,孩子都丟了!

那劫走孩子的是誰?

蘇雲沁猛地開始在屋中翻找,試圖找除惡抓走孩子的人的蛛絲馬跡。

可上上下下翻找了一番,都沒有見到一絲痕迹!

「雲沁,不要急。」風千墨輕聲安慰道,銳利幽邃的目光將整個屋子裡都掃視了一番,最後落在了不遠處的窗檯長。

上面有腳印。

他走上前去,伸指沾染了些許窗檯的泥土,眼底更是多了一抹殺意。

這時候金澤也跟隨著入屋,他湊上前來看到了鞋印。

「這人是個女人吧,腳這麼小。」

蘇雲沁也趕忙跟上去看。

確實,鞋子大小非常小。

還有一個大腳印在旁邊,應該是邪風的。

「邪風可能追上去了。」風千墨蹙了蹙眉。

蘇雲沁同樣擰著眉,沉沉地分析:「這個人不但是個女人,而且力氣很大,能夠同時抱起兩個孩子施展輕功。能不被邪風追上,並且武功極有可能也很高。」

是誰呢?

她此刻心中一片凌亂,更別說能冷靜思索問題。

風千墨轉頭吩咐金澤:「立刻派人搜查!」

金澤忙不迭點頭,領命立刻往外走。

誰會想要奪走蘇雲沁的兩個孩子?漠北這兒除了單雲這樣的敵人,還有誰是敵人?

……

街道兩旁都是熱鬧的行人。

其中一間酒樓被人全包下了,酒樓大門已經闔上。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端坐在桌邊,都沒有說話。

把他們帶來的人對他們倒是極其客氣,就是把他們擄走時的舉動有些過分和粗魯罷了。

這時候蘇小陌在桌下踢了踢蘇小野。

「怎麼回事?」蘇小陌對著妹妹用口型表示。

他是真的想不通,是誰要把他們抓走?

蘇小野攤了攤手,也用口型回答:「我也不知道。」

鬼知道是什麼情況。

尤其是把他們抓到這裡的大人,丟下他們后就上樓了。

看來最大反派在樓上。

「你們不許說話。」一名黑衣短打勁裝的女人站在他們身邊,警告地瞪了一眼蘇小陌。兩個孩子的所有動作皆落在了她的眼底。

蘇小陌只好不說了,卻用手指沾了在桌面上寫字。

「怎麼辦?」他寫了三個字。

蘇小野也用手沾了水在桌面上寫下了四個字——靜觀其變。

蘇小陌不滿。

他和妹妹同時背書習字,怎麼每次都是讓妹妹學會了這些成語,而他一個都不會用。

哎呀呀,看來他只適合練武。

練文這樣的事情給妹妹好了。

暗暗想著,二樓傳來了動靜。

兩個娃娃同時抬起頭來看向二樓,瞧見了一名女子,女人身穿著簡單的白裙,髮髻也極其簡單。

仔細看看女人的樣貌,絕美中帶著歲月的雍容和成熟。

可再仔細觀察,這樣貌怎麼和娘親有那麼點像?

「外婆?」蘇小陌忽然驚了一聲。

他和蘇小野都在外公的書房內見過外婆的畫像。

初看一眼沒察覺,再看一眼就感覺到了,畫像與真人像極了!

周韻正下樓來,聽見兩個孩子的驚呼聲,她看了一眼那黑衣勁裝女子,揮了揮手。

「你嚇著我的兩個外孫了,退下吧。」

侍女退下。

周韻走到了兩個孩子的面前落座。

「我記得雲沁的孩子,一個叫小陌,一個叫小野。你是小陌?你是小野?」

她指著蘇小陌說是「小野」,指著蘇小野說是「小陌」,完全將他們給指反了。

蘇小陌抬起兩隻手揮著,搖頭道:「不是不是,我是小陌,她是小野。」

蘇小野保持安靜。

她在靜觀其變。

這是外婆沒錯,可是聽娘親說外婆和外公都已經和離了。既然和離了,那抓他們做什麼?有陰謀。

周韻看著兩個孩子,眼底氤氳起了慈愛的光。她抬起手來,輕輕摸了摸蘇小陌的小腦袋瓜,又轉而想摸蘇小野的腦袋,卻被蘇小野極快地躲過了。

手上落空,周韻眼神一黯。

「外婆,你為什麼要抓我們?」蘇小陌也下意識地將妹妹拉到了身後,問道。

若是真的想見他們,為什麼不能直接告訴娘親,而是偷偷將他們抓到這裡來?

聽見他這問題,周韻輕嘆:「我就是想見見你們兩個,你們娘親不肯讓我見。」

娘親有這麼小氣嘛?

蘇小陌持有懷疑態度。

蘇小野又拽了拽他的衣袖。

「你既然看過了,就該放我們走,娘親若是察覺到我們不在了,肯定會著急的。」

「小野真聰明真懂事。」周韻湊近了孩子,「你們陪外婆一個晚上,怎麼樣?明日我就讓你們娘親來接你們?」

她想,若是當年沒有拋棄蘇雲沁假死逃離,她如今一定也能膝下兒孫滿堂。

可,若是這樣,卻又並不是她所想的生活了。

她輕嘆了一聲。

自私的女人,終究是要受到懲罰。

「不好。」蘇小野板著臉拒絕,「娘親會擔心死的,說不定還會哭。」

「妹妹,咱們就陪外婆一天嘛!」

蘇小陌的聲音帶著些無奈。

他覺得外婆很可憐呀,而且外婆看起來對他們並沒有惡意。

蘇小野蒼白到沒有血色的小臉更加嚴厲了,厲聲提醒哥哥:「哥哥,你想清楚,她可能在想著怎麼害我們呢!她連娘親都能拋棄。」

「你不能這麼說話。」蘇小陌有心偏袒自己的外婆。

「哥哥,娘親在家就教育過,不能跟陌生人說話。」

「可她不是陌生人,她是外婆!」

「不,她不是外婆,她就是陌生人!」

兩個孩子忽然爭執起來,一個蒼白的小臉板得嚴肅至極,一個小肉臉上因為爭執還泛著幾分紅意。

剎那間,周韻的心底一陣甜一陣酸。

她苦澀地扯了扯唇角,「你們不要爭吵。」

「那好,哥哥留下來,你派人送我回去,我不想讓娘親擔心。」蘇小野也立刻說道。

她有時候倔強的性子格外像蘇雲沁,尤其是那小模樣小眼神兒,特別是從眼中迸射出的銳利寒芒,雖然不懾人,卻也是學到了自家娘親的精髓。

蘇小陌瞪眼。

他也有些賭氣似的道:「那好好,你走走!外婆,你就派人送她走了好了!」

「呃……」周韻頭痛。

她忽然有些同情蘇雲沁,到底是怎麼帶兩個娃娃的?這兩個娃娃性格迥異,要是真的吵起來,那才是讓人頭痛的。

「好好好,你們不要吵了。小野,外婆這就派人送你去找娘。」

蘇小野猛地撇開了頭,不想看周韻的臉。

她其實心底有些動容。

可一想到娘親受過的苦,她就氣不過。

外婆太自私了!

因為外婆拋棄了娘親,讓娘親以前在蘇家處處遭受迫害,還差點死了,最後還在林子里被爹爹給強那啥了!

這麼嚴肅的事情,她不能原諒。

蘇小野板著臉的樣子,和蘇雲沁格外像。

蘇小陌都有些看呆了。

他甚至懷疑自己可能還不夠了解妹妹。

……

一個時辰后。

門外的金澤風風火火地沖入了屋中。

「爺兒!小公主……回來了!」

聽見這話,蘇雲沁驀地站起身。

她本來也想出門去尋找,但又被風千墨給拉住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陌生地方,萬一是仇敵把人給綁走了,她若是再出意外就不好。

門推開,蘇小野踏著小巧的步子入了屋中。

她朝著面前的蘇雲沁張開了小手臂,脆生生地喚了一聲:「娘親。」

蘇雲沁上前把她抱起,抱得緊緊的,「你想嚇死我啊!你這孩子!」

她的眼眶都要紅了。

孩子丟的時候,一顆心都是擔憂。往日自詡的冷靜瞬間崩塌,得知孩子丟掉的剎那腦子裡想到了無數種可能,孩子是她最大的軟肋。

風千墨走上前來,目光看向門外。

「小陌呢?」

蘇雲沁也頓了頓,「哥哥呢?」

「哥哥在外婆那裡。外婆把我們帶走,我就回來了。」

外婆?

蘇雲沁看向風千墨。

周韻?周韻在漠北?

男人的神情很平靜,他不了解情況,可也知道個中緣由。

「去見見?」他問。

「不,我不去。」蘇雲沁撇嘴,「你去。」

「好。」男人竟然絲毫不反對,坦然就答應了。

他這麼乾脆答應了,反而讓蘇雲沁有些懵。

她也沒想到風千墨竟然如此乾脆就同意了,她錯愕地問:「你確定?」

「見岳母,是應該的。」某男語氣很認真。

那模樣,倒是一副準備見家長的模樣。

蘇雲沁:「……」又不是去談婚論嫁。

風千墨見她爹的時候都沒有這麼認真過。

而且這廝應該早就見過周韻了,現在一副鄭重的樣子,她覺得是這廝演的。

……

風千墨走到酒樓時,正好聽見了裡面有歡樂的笑聲。

「哈哈哈……外婆,你又輸了!你的棋藝太差了吧!」蘇小陌那歡快的聲音自門後傳來,興奮不已。

身後的金澤金冥也聽見了。

金澤道:「爺兒……我們真的要進去……打擾嗎?」

看起來,他們相處得非常愉快。

風千墨橫了一眼金澤。

不把兒子帶回去,怎麼向媳婦交差?

金澤縮了縮脖子,感受到陛下那眼飛刀落過來,只覺得渾身上下都要被眼飛刀給戳出無數窟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