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喬御琛,你別碰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3:34
A+ A- 關燈 聽書

她望著他,眼底有傷。

喬御琛蹙眉,將視線移開。

安然笑:「既然是聊天,我也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吧。」

「你跟安心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開始什麼?」

「你們的關係。」

他想了片刻:「四年前。」

四年前……她討厭那一年,非常討厭。

「安心什麼地方吸引了你?」

「她的身體,」他挑眉,絲毫不避諱。

安然不屑,「果然,男人都是一樣的劣根性,因為身體愛上一個女人,理由還真夠簡單的。」

「你懂什麼,」他冷冷的睨了她一眼。

「我跟她開始,是因為心有愧疚。」

心有愧疚,安然似乎捕捉到了什麼非比尋常的味道。

「什麼愧疚?」

喬御琛冷眼看了她一記,走到沙發邊坐下,與她對視。

她被他看的有些心虛,聳了聳肩:「不想說就算了。」

「那年,因為太大意,我被人下了情葯,當時是安心把她的第一次給了我。」

安然的心一頓,原來如此。

所以,喬御琛對安心的愛,是源自於……負罪感。

她看了他片刻后,躺下。

「怎麼,聊天這就結束了?」

安然翻身看向他:「還有什麼好聊的嗎?」

「我問你,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可以救安心的。」

安然笑:「上次不是回答過你了嗎。」

「上次你不夠誠實,我要的是你的誠實。」

安然臉色冷了一些,口氣也凄楚不已:「我從記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我媽每天都告訴我,我是安家大小姐備用的血庫,備用的肝臟,只要安家大小姐需要,我就要無條件的為她輸血,割肝,如果她需要,命,我都要給她。」

「你小時候是在安家長大的這件事兒,是真的?」

安然點頭:「是真的。」

「那你四年前,為什麼要把安心從樓梯上推下去?什麼深仇大院,至於讓你對跟自己一起長大的姐姐下這樣的狠手。」

安然心一沉,她臉上的悲傷瞬間蔓延至全身。

良久后,她看向他,忽然就笑了起來:「事情過去了那麼多年,我早就忘記了,喬總,我有些困了,想休息了。」

喬御琛看著她滿臉的悲傷,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心疼。

看著她閉上眼睛,翻身背對著自己。

他沒有再執意要求她回答自己的問題。

比起從前,起碼今晚,她坦誠了許多。

她在醫院住了六晚,他陪了六晚。

安然真的有一瞬的恍惚,好像眼前這個男人,並不是跟安心一夥的混蛋。

可事實上,他的確是。

而且很快就得到了驗證。

她出院的那天,喬御琛沒有來,因為那天,也是安心出院的日子。

他去接安心出院了。

葉知秋幫他辦完出院手續,將她送回家,囑咐了一大通,就先離開了。

安然走到家門口,發現別墅四周多了很多監控。

從家門口通往海邊的路上,也安裝了很多路燈。

她不禁有些驚訝。

這是誰的傑作?

進門,曹阿姨給她做了很多補身體的菜。

安然笑道:「阿姨,門口的監控是誰裝的?」

「前天,工人來安裝的時候,說是譚秘書安排過來的。」

譚秘書?那就是喬御琛的意思了。

曹阿姨家裡有個上高三的兒子。

為了不影響那個孩子的學業,安然同意她晚上不用留在別墅值班。

做好晚飯,阿姨走後,別墅里立刻又變的空落落的。

安然洗完澡,一個人去了房間。

她趴在床上,打開筆記本電腦,找到了一部英文版的電影,戴著耳機看了起來。

喬御琛按門鈴,他明明看到樓上有燈光,卻沒人開門。

他自己打開門,一路找到了樓上。

輕推開房門,看到了趴在床上,咯咯笑的安然。

聽著她的笑聲,喬御琛抱懷,倚靠在門邊欣賞。

電影看完,她隨手將電腦關了。

她抱著電腦下床,本來要放到桌上的,結果一回身,就被站在門邊的人影嚇了一跳。

她尖叫一聲往後退步,手裡的電腦也掉在了地上。

看清楚門口的人是喬御琛時。

她鬱悶道:「你怎麼站在那裡也不出聲,嚇我一跳。」

她說完,就彎身去撿電腦,走到桌邊打開看了看。

還能開機,幸好,沒摔壞。

喬御琛雙手抄進口袋中走了進來。

「你戴著耳機,就算我出了聲,你也聽不到。」

安然瞥了他一眼:「你怎麼來了。」

喬御琛不爽的看著她:「每次都問我,怎麼來了,這是我家,我不能來嗎?」

「這是我的房子,」她一字一頓的看著他:「喬總別弄混淆了。」

「你都是我的,更何況這房子,」他說著,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安然跟了過去:「喬御琛,你能不能別總是打破契約,假的就是假……」

她正說著,他已經順手將衣服脫了下來回頭看向她:「我要洗澡,你是進來跟我一起洗?還是繼續忙你的?」

她咬牙:「你家沒水嗎?」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將她扯進了浴室:「既然你這麼喜歡跟我聊天,那就一起洗吧,咱們邊洗邊聊。」

她急忙一步跳出了他的控制,回身瞪了他一眼,「我洗過了。」

她走出了浴室,順帶將門咣的一聲摔上。

喬御琛勾唇,脾氣倒是不小。

她回頭怒氣沖沖的剜了浴室的門一眼,心裡滿是疑惑。

安心今天出院,他不是該陪著安心的嗎?

他的路數,真的太奇怪了。

她收拾完東西,直接去了隔壁的房間。

本來打算要睡了,門卻從外面被推開。

她沒養成鎖門的好習慣,這個毛病得改。

她坐起,看向他:「喬總,你還有什麼事嗎?」

「你覺得呢?」

他說著,已經幾步走到了床邊坐下。

安然凝眉:「你今晚要睡這裡?」

「當然,我們可是夫妻。」

「假夫妻。」

「我們既有夫妻之名,也有夫妻之實,真的假的,已經無所謂了,」

他將她的枕頭拉到自己身後:「一起睡。」

安然凝眉,嘆息一聲:「喬御琛,你這到底是在做什麼。」

「我做了什麼?」他挑眉,表情愜意。

安然往後坐了坐,表情凝重。

「你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招惹我?你也說了,你不會愛上我,正如我不會愛上你一樣,既然如此,我們這樣同床異夢,是為了什麼?」

「同床異夢?」喬御琛點頭:「這個詞兒用的還不錯,我說過很多次了,是你主動來招惹的我,我也提醒過你,讓你不要後悔,你當真以為,這遊戲,你還有主動權?」

安然咬唇望著他:「我跟你之間,除了假夫妻關係之外,還是仇人,你是真的沒有看出來,還是裝作不知道?我恨安家人,跟你假結婚,是為了報復安家。」

「你跟安家的恩怨我不管,招惹了我,你就別想全身而退,這是我對你的懲罰方式之一,當然,如果你覺得這個說法不好聽的話,也可以認為,我是在幫安心反擊你。」

安然呼口氣,滿肚子的怒氣。

算了,她懶得跟他計較這些無聊的事情。

她向後一躺,將被子扯到身上,背對著他,睡覺。

喬御琛勾唇:「你大概想不明白,我為什麼說自己要替安心反擊吧。」

安然凝眉,未語。

「安心今天問我,為什麼要娶你。」

安然的後背僵了一下,原來所謂的反擊,是這個意思。

她閉上眼睛,不回應。

「安然,你知道你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嗎?」

安然沒有應聲。

喬御琛道:「不夠坦誠,因為你的不坦誠,許多事情,會失去先機。」

見她完全沒有搭理自己的打算,他眼中的怒火依稀可見:「你不打算解釋一下,把這件事告訴安心的目的嗎?」

「沒有目的,就是看她不順眼。」

喬御琛冷笑,她似乎太不把他當回事了。

他身子一側,將她的身子扳過,跨壓到她身上。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你把這件事告訴安心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說過了,我看她不順眼,想要讓她痛,想讓她死。」

「毒婦,」他咬牙,最恨看到她這副了無生趣的樣子。

安然笑:「你今天是第一天認識我嗎?如果我不毒,四年前又為何將她從樓梯上推下去?」

「閉嘴。」

安然並沒有要閉嘴的打算,繼續道:「只可惜,我運氣不夠好,沒能一次性殺了她。」

「我讓你閉嘴。」

「如果她死了,安家的財產,就會成為我的,安展堂不是說我沒良心嗎?他不是覺得自己養虺成蛇嗎?沒錯,我就是在惦記著安家的財產,我巴不得安家立刻倒閉,讓他們安家人全都淪落街頭做乞丐。」

他眼神一狠,低頭就咬住她的唇。

她側身掙扎著想要起來反抗。

可是他將她控制的死死的。

她費力的將臉側開,躲避了他的吻。

他沒有糾結,吻一路蔓延。

「喬御琛,你別碰我。」

「不碰你?你以為,你的一夜值兩千萬?安然,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該知道自己的價值吧,從今天開始,我喬御琛說要,你就沒有資格拒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