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顧霆琛的糾纏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8:33
A+ A- 關燈 聽書

梧城的雨淅淅瀝瀝的,顧瀾之的杏色圍巾替我擋住了外面的雨色,他的溫柔令我心裡軟的一塌糊塗,同時也難過的不知所措。

我想開口問問他那日為何騙我……

可就在我喊了一個顧字的時候,顧霆琛不知從哪兒出現打斷了我,我錯愕的轉過身望過去看見他站在雨夜裡,身上已經淋的濕透。

我張了張口沒有說話,顧瀾之適時的解釋說:「落落犯錯了,時小姐送我們回來的。」

除了稱呼我為小姑娘之外他這是第一次喊我別的名字,還是一句客客套套的時小姐。

我不由的怔住,忽而想起一個致命性的問題,我在他的心裡已經是他弟弟的前妻。

弟弟的前妻……

弟弟明媒正娶並且睡過的女人。

我突然明白那天晚上他為什麼沒有承認他是顧瀾之,或許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我是誰。

所以一直跟我保持著距離。

我泛紅著眼圈望著他,想拉一拉他的衣袖,可顧霆琛在這兒我什麼動作都不敢做。

我真的好想拉一拉他的衣袖,像個小姑娘似的跟在他的身後,猶如回到年少時光。

可我清楚的明白,我已經長大了。

從小姑娘長成了一個成年女性。

察覺到這種變化讓我心裡酸楚不已,我默默的垂下腦袋打開車門上了車想要離開。

我發動著車子望著車窗外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男人。

一個眉目清朗,溫潤有加。

一個冷酷無情,滿眼冰冷。

我取下頭上的杏色圍巾放在一側,剛要松離合離開時,顧霆琛打開了副駕駛的門。

我不太歡迎的問:「你做什麼?」

雖然是夏天,但全身上下都濕透也不好受,顧霆琛毫無表情的坐在副駕駛上,冷冷的嗓音問道:「送你的前夫回家應該可以吧?」

我:「……」

我原本是不想的,但突然想起白天楚行打的電話,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順了他的意。

車子使過顧瀾之,從後視鏡里看見他一動不動,目光清色的望著我們離開的方向。

好不容易見到了顧瀾之,好多問題都沒有問出口,就被突然出現的顧霆琛打斷……

想到這,我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見我這個樣子,顧霆琛冷漠的語氣問了一句,「怎麼?捨不得?你真喜歡他?」

他的話透著諷刺,我沒有搭理他。

半途的時候季暖給我打了電話,我戴上藍牙接通聽見她問:「郁落落撈出來了沒?」

我答道:「嗯,她哥親自來撈的。」

聞言,季暖詫異道:「她還有哥哥?」

我反問:「你不知道她的情況嗎?」

「沒有,她就是我的一小學妹,大學那幾年大家在一起玩過一陣子,不過後來她出國在音樂學院深造,對了,她哥哥叫什麼?」

最後這個問題季暖就是隨口一問。

我想了想說:「顧瀾之。」

季暖怔住,忙給我說抱歉。

我笑說:「沒事。」

我正想見他呢。

雖然這次見面就認識了一下,但起碼知道他住哪兒了,等以後有機會再談談。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雖然我知道已經沒有談的必要了。

但心裡的那份執念真的難以割捨。

還有季暖問我的那個問題……

顧霆琛和顧瀾之我究竟愛誰?

我的愛硬生生的被劈成了兩半。

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掛了季暖的電話後顧霆琛的目光忽而盯著那條杏色的圍巾,嗓音低沉的問我道:「我們離婚究竟是不是因為他?你很愛他?」

那時我沒有聽出顧霆琛話里的忐忑,耐著性子給他解釋說:「幾個月前要離婚的一直都是你,那個時候我苦苦哀求你留下也不管用,你不用仗著自己失憶了就開始給我潑髒水。」

我偏過腦袋望過去,顧霆琛緊緊的抿著薄唇,臉色略有些蒼白,我眨了眨有些酸痛的眼睛,語氣平和道:「楚行說你在用時家攻擊楚家,時家是我的,我有收回來的權利,為了大家彼此的和諧我勸你最好收手。」

顧霆琛沒有搭理我,也不知道他聽進去了沒有,送他到顧家別墅后我快速的離開了。

隨後,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是我之前打過去沒有接通的電話。

他冰冷的嗓音透過電話冷冷的傳來道:「我不會放棄攻擊楚家,除非你親自來拿回時家。或者我給你一個選擇,我們復婚我就放過楚家,不然即使兩敗俱傷我也要搞垮楚家。」

我呵斥道:「顧霆琛,你蠻不講理。」

我可以拿回時家,但拿回時家我又要重新去經營它,我不想把我的時間再浪費在這兒。

因為醫生說我扛個一兩年或許能研究出新藥物治療我的癌症,先別說能不能研究出新藥物了,我要扛過這一年都是非常困難的事。

他冰冷的嗓音喊我,「時笙。」

我祈求的問:「放過我行嗎?」

他快速拒絕道:「我不可能放過你。」

梧城的雨越來越大了,我不解的問:「你為什麼不能放過我?我們都離婚了而且你都不記得我了,你非要拖著我做什麼?」

頓了頓,我試探問:「你非要跟我復婚難不成你是假裝的失憶?顧霆琛,你故意這樣來戲弄我的是不是?那你的溫如嫣呢?你不是堅持要給她一場婚禮嗎?」

顧霆琛猛的掛斷了我的電話。

我怔怔的望著手機心裡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像在這段關係里糾纏不清了。

我開車回到時家別墅,剛到門口就看見一個不請自來的女人,況且還是在這大雨天。

我將車停到路邊拿著那條杏色圍巾下了車,她過來替我撐著傘說:「我們聊聊好嗎?」

我躲過她的傘淋著雨快步的回到別墅,她厚著臉皮跟過來,失落的語氣對說:「我最終還是沒有跟他結婚,沒有成為顧太太。」

望著她這幅悲傷的模樣,我想起之前她還特意打電話給我炫耀,「我是顧太太溫如嫣。」

我抱著圍巾轉過身問:「然後呢?」

我像是閑的發慌想聽這些破事的人嗎?

可能是我太過冷漠,溫如嫣怔了一怔無措的解釋道:「我只想跟你聊聊他而已。」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