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能不能好好疼媳婦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18
A+ A- 關燈 聽書

「敲門。」風千墨沉聲吩咐了一句。

金澤連忙轉頭看向金冥,意思是讓金冥去敲門。

然而,金冥直接一掌推了上去。

金澤只好硬著頭皮敲門去了,敲了好幾下,打斷了屋內的歡笑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肯定是你娘。」是周韻的聲音。

蘇小陌的聲音連忙興奮地傳出來,「我來我來開門!」隱隱還能聽出他言語之中的喜悅之色。

門開了,蘇小陌一抬頭,發現站在面前的竟然是……爹爹!

蘇小陌驚呆了。

高大的男人正站在門口,一低頭看見兒子那一臉不解又驚愕的神情,還有些可愛。

「爹爹。」蘇小陌扯了扯唇角。

他覺得自己像個不聽話不歸家的小孩。

風千墨揚了揚眉梢,牽起他的小手往裡走。

「岳母。」

這兩個字出口,周韻有些哭笑不得。

周韻沒想到蘇雲沁如此不肯見自己,而是拍自己的男人而來。她在遠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風千墨的目光一下便落至了棋盤上。

她正與蘇小陌下棋。

「岳母,我是來接小陌。」

「過來陪我說說話,我便讓你帶走小陌。」周韻笑的無奈而苦澀。

她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就是一個外人,格格不入。

她拍了拍棋盤,示意他坐近。

風千墨無法,還是牽著兒子坐了過去,把兒子抱起。

剛剛入座,他的眼眸忽然一眯。

這種感覺……太奇怪了。

不,與其說是奇怪,不如說是熟悉。

這是蠱后的味道?

風千墨猛地抬起頭來,不可思議地看著周韻,眼中風雲變幻。

男人的眸光里映著懾人的暗芒,還夾雜著驚愕之意。

周韻不解他這眼中神色,小心翼翼地問道:「怎麼了嗎?」

「岳母……」風千墨想問什麼,可還是把話給戛然而止。

難道蠱后的母蠱……在周韻的身上?

之前在古周國的地牢里見過一次,只是當時他們並沒有如此近,他沒能察覺到周韻身上的蠱后味道。

蘇雲沁身上也是蠱后,子蠱是感受不到母蠱存在的,但母蠱卻能感受到子蠱的存在。

「你想說什麼嗎?」周韻發現他欲言又止。

風千墨抿唇,卻搖頭。

「晚輩該接孩子回去了。」

「爹爹!」蘇小陌拉住了他的大手,「讓我跟外婆睡一個晚上嘛!就一個晚上!明天再來接我好不好?」

他祈求似的拉著風千墨的手不斷搖晃著,帶著無盡的撒嬌之意。

他看得出來外婆很希望他能留下來。

風千墨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周韻。

他不放心。

周韻身上有蠱后,那誰的身上是蠱王?

既然他和蘇雲沁身上的都是子蠱,母蠱又在誰的身上?

男人的眉宇間凝著不悅和戾氣,沉肅地看著趴在他腿上撒嬌的孩子。

這個孩子真是該打,一點都不懂事!

「陛下,明日一早我就把孩子送回去,就讓孩子陪我一天吧。」周韻也輕柔地出聲,「我真的很久沒人陪了。」

哪怕是周茵茵那女兒,一點都不懂事,從小到大就跟著鳳族人跑,可從來沒有在她身邊多待超過兩個時辰。

她其實很孤寂。

她垂下眼帘,眼底涌動出了一分淚花。

她一直都很堅強,到現在才表現出了一絲軟弱。

風千墨扶額。

女人最喜歡用眼淚攻勢。

雖然眼前這位是岳母。

蘇小陌卻看得一臉動容,「爹爹!外婆都哭了,就讓我留下來吧!娘親要是怪你的話,你就說你已經打了我一頓,我屁屁都打開了花。」

「……」這小子,倒是知道怎麼安撫蘇雲沁。

金澤站在後面也有些擔憂地看著風千墨。

這要是答應下來,那就是……回去指不定要遭蘇姑娘的不悅。

風千墨卻起身,說道:「好。」

言罷,他轉身走了。

金澤愣怔了好一會兒,才慌忙追上風千墨的腳步。

倒是金冥,急匆匆地跟上了風千墨的腳步。

看著人走了,蘇小陌露出了一絲勝利的微笑,轉頭跟周韻道:「外婆,我爹爹是不是很好?」

「……是很好。」周韻看了一眼大步走出去的男人。

蘇雲沁能找到這麼好的男人,也是福分了。

而她,可惜沒有這個命。

而她的女兒周茵茵,不提也罷。

……

回到客棧后,風千墨向蘇雲沁親自解釋了蘇小陌在周韻那兒住一晚。

他本以為他家小女人應該會一臉不高興。

可相反,她不驚不怒,就是輕輕地哦了一聲。

「就讓他留著吧。」蘇雲沁道,「明天我親自去接。」

男人眸子微微眯細了幾分,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輕輕問道:「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啊。」蘇雲沁轉回目光,「我只是想著我娘也挺可憐的。」

男人:「……」

小女人的腦袋瓜里都裝的什麼?

……

夜色降臨,窗外的夜色似籠罩了一層迷霧般,白茫一片。

門外忽然傳來了動靜。

這絲絲動靜也將床榻上的人都驚醒了。

蘇小野更是歷來淺眠,連忙爬了起來,一臉莫名。

門外敲門的聲音是金澤的。

「爺兒,是小皇子。」

「娘,爹,救命!」果然是蘇小陌的聲音。

蘇雲沁轉頭看向風千墨。

「進來。」風千墨沉聲道,覺得蘇小陌這樣有些奇怪。

門忽然開了,蘇小陌猛地闖入了屋中,差點因為門檻而被拌了一跤。他撲到床邊,抓住了風千墨的衣袖。

「爹爹,娘親,外婆被抓走了。」

「什麼人抓走的?」蘇雲沁的眼神一凜,瞬間睡意全無。

清冷的夜色讓人發涼,也越發讓她清醒至極。

蘇雲沁問蘇小陌,語氣是嚴厲的。

蘇小陌咽了咽口水,小聲的道:「是鳳族人。一個男的!長得很壯,他把我推開,揪著外婆就走了。」

他在床邊又蹦又跳,說話手都舞動起來。

他真的是擔心。

可是又無法真的做什麼,只能跑回來尋求幫助。

風千墨目光沉凝。

「男的?他們說去哪裡了嗎?」蘇雲沁問。

蘇小陌歪著腦袋瓜,暗暗想了想,點頭說:「好像是要帶到什麼鳳族領地里去,還說什麼要懲罰外婆。外婆不驚不叫,也不反抗。」

「難道是……我娘的丈夫?」

真是可怕,那個男人這是要把周韻抓回鳳族懲罰。

「我們想個法子入鳳族看看。」她拉住風千墨的手。

「雲沁。」男人幽幽一嘆。

蘇雲沁覺得他好像有事要說,疑惑地問道:「怎麼了?」

「岳母身上是蠱后。」他凝重地說了一句,特彆強調了這一句。

這是母蠱。

但這四個字,他沒說出來。

他擔心蘇雲沁會因此崩潰。

蘇雲沁搖頭,「蠱后?怎麼……」

她簡直不敢相信這種事情。這事情還能再奇葩點嗎?

當年假死的事情,也是因為蠱后?

太多想不通。

「爹爹,別猶豫了,我外婆都要死了哇!」

「哥哥你別嚷嚷。」蘇小野坐在床沿邊,慢條斯理地穿起衣裳,瞪了一眼蘇小陌,「你打擾到爹爹娘親思考了。」

蘇小陌:「……」

他一定是有個假妹妹,沒事就愛懟他。

等了好一會兒,父母都沒有說話。

許久之後,風千墨才道:「邪風。」

這是呼喚隱匿在暗處的邪風。

今日將蘇小野送回來的也是邪風,邪風大概是看見抓走孩子的是周韻,所以沒有動手。難怪武功如此厲害的邪風也會失手。

邪風立時顯露。

「鳳族領地在何處?」

漠北也有鳳族領地?

鳳族人有這麼多?

風千墨眉宇間的戾氣也漸漸重了。

他倒是沒想到當年先帝的一個仁慈心軟就造成了這樣的禍端。

蘇雲沁也期待地看著邪風,等待著邪風給出回答。

邪風從懷中摸出了地圖,正是漠北的地圖。

不過那張地圖跟給蘇雲沁的那張不一樣,他的更為詳盡,這是邪風之前從漠北皇宮裡搜到的。

「回稟爺兒,這領地在西南方向,快靠近沙漠地帶。」

「我自己去,你幫我看著孩子。」蘇雲沁又拉住了風千墨。

風千墨臉黑了。

他家媳婦雖然彪悍,可是終究是媳婦。還能不能給他疼媳婦的機會了?

「別鬧,這事情你去的話被鳳族人看出來,你就死定了。」

「不行!」他嚴厲拒絕,「雲沁,你看不出來嗎?」

蘇雲沁愣了一下,「看出來什麼?」

「他們故意將你引過去。」

蘇雲沁赫然一怔。

蘇小陌也歪著頭,不解。他還是個孩子,聽不懂大人說話。

「蠱王和蠱后必然都在他們手中,我說的母蠱。你我身上是子蠱,他們想要控制你,亦或者控制我。」

「呃……」蘇雲沁眉皺了皺。

母蠱和子蠱之間確實危險。

「你去危險,我去不會有事。」他厲聲警告她,「你乖乖帶孩子。」

這種爭論,真是讓蘇雲沁無奈。

她轉頭看向蘇小陌,蘇小陌立刻站直了身子,一臉嚴肅的模樣。

「娘親,要不你們都去,我們乖乖在這等著你們。」

那更不行。

誰知道誰會想抓他們走呢?

不過憑風千墨的暗衛能力,護住兩個孩子倒是可以的。

「還有一個法子。」蘇雲沁雙眸放光。

「什麼法子呀?」蘇小陌好奇寶寶狀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