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想抱抱媳婦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56
A+ A- 關燈 聽書

換做是夜無寐,都說不定認不出……

這丫的黑漆漆的,跟個黑煤炭似的。

雲輕歌這下臉是更黑了。

沒辦法了,改變體質確實是件很危險的事情。

她抱著黑貓出了空間,發現屋子裡還保持著她之前入空間前的模樣。

她放下黑貓,打開門走了出去,發現北院里連個下人都沒有,四處看了看,在尋找吉祥的蹤影。

找了半晌,在走出北院的時候才看見了迎面而來的管家。

「劉管家,吉祥呢?」

管家劉凱被她的聲音喚住,驚了一下,「你是何人?」

雲輕歌:「……」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王府!」

雲輕歌面上劃過一絲無奈,扶了扶額,好半晌才說道:「管家,我是雲輕歌。」

「放肆,王妃的身份你也敢冒充——王,王,王妃?」

管家剛要呵斥出聲,發現眼前這五官確確實實是雲輕歌,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王妃離家出走八天,這會兒竟然回來了,而且還曬得黑漆漆得回來了?

雲輕歌乾咳了一聲,點點頭:「是我,我這……王爺呢?」

「你,你等等,老奴這就去通知王爺!」

管家點點頭,沖向了東院的書房。

看著管家那興奮的模樣,雲輕歌只能折回到自己的屋中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果然,她的消失會讓整個靖王府都發瘋了吧?

甚至這麼久之後,她都忘了自己當初和夜非墨是因為何事吵架了。

正喝茶喝到一半,從院門處傳來了匆忙的腳步聲,男人大步走來,神色冷凝和嚴肅。

雲輕歌正保持著端著茶盞的動作,微微抬起頭,就對上了男人那冷冽和焦灼的視線。

四目相對。

他盯著她的臉看,明顯怔了一下。

雲輕歌連忙揉了揉自己的臉頰,輕咳一聲:「阿墨……」

他走近她,雙手捧住了她的臉左右晃動著觀察著,以此確定她確確實實回來了。

「怎麼回事?」他沉聲問。

「額……這個說來話長。」

「你中毒了?」他皺眉,「還是你之前中的毒毒發了?」

所以,她才會躲起來?是怕他擔心?

夜非墨想到這種可能,眼神柔和了下來,但很快想到她的毒一顆心便揪起來了。他知道她不是真的要離開他,而是回到了他的身邊,這就足夠了。

雲輕歌舔了舔唇:「其實這事兒……我確實是中毒了,不過是因為我用了以毒攻毒的法子。我躲起來想解毒拉著……讓你擔心了。」

「以後不許這麼無緣無故離開了!」他嚴肅地警告,「你若是敢這麼走人,本王就殺了夜無寐。」

雲輕歌:「……」

老是拿夜無寐來威脅她,有意思么?

最重要的是,夜無寐殺了又能影響她什麼?

「阿墨,你真是……可愛。夜無寐死了還是活著,對我的意義很大嗎?你才是我男人哎。」

他因為她的話愣了一下,隨即也有些失笑。

他真是自從娶了這女人,還真是越來越幼稚了?

……

是夜。

雲輕歌一個人躺在塌上,她也不期待夜非墨會來與她一起睡,畢竟他們之前還鬧過了一場。

這次失蹤的事情雖然把這場矛盾極好的化解了,可日後呢?

她不知道日後還會有怎樣的困境要面對。

她剛剛翻了一個身,門忽然被推開了。

「還沒睡?」男人踏入屋中,瞧見她竟是坐起身來了,揚了揚眉梢。

雲輕歌輕輕點點頭,「你……你怎麼來了?」

倒是有些意外。

男人已經走到了她的身側,掀開了她的被褥躺下。

「想抱著媳婦。」

說罷這話,他主動將她抱進了懷中。

雲輕歌本來坐起身的,結果被他給扯進了懷裡,被他溫暖至極的懷抱熨燙著,竟是沒出息地臉頰發燙了。

他們都老夫老妻了,她還臉紅個什麼勁?

「外面的事情怎麼樣了?」為了不讓他注意到自己臉頰上的熱度,她只好轉移話題。

夜非墨垂眸看著她明顯紅的臉,沉了沉聲色說:「你爹……重病。」

「重病?」

「嗯,如今還在四處求醫。」

雲輕歌很詫異,「那……真的沒救了嗎?」

她問這個倒不是擔心侯爺,而是希望侯爺儘早死了。畢竟如今侯府的人已經沒有任何的阻礙了,侯府夫人這個女人相信哥哥也能夠很好處理了。

只要……哥哥能拿到侯爵之位。

二哥已經死了,侯爵之位落在哥哥的身上也會極其順利。

「嗯,即便是能救,也不可能救回來。」

這話,別有深意。

雲輕歌似是聽出了些許端倪。

「夜無寐在西玄還未回。」夜非墨故意說了夜無寐的事情。

他承認,他有點小肚雞腸,偏就是故意說這話。

雲輕歌抬起頭,「哦,這事兒若是談不妥,最後西玄又要打過來怎麼辦?」

「那就打。」

男人的語氣可真是無所謂。

「輕歌,你這毒,能解嗎?」

「能!」

夜非墨抿唇,不說話了。

他以為,她這麼斬釘截鐵說這話只是為了讓他不要擔心。

……

正如夜非墨的話,侯爺重病沒多久就走了。

侯爺喪禮當日,雲輕歌披麻戴孝回了侯府。

雲子淵看見她這黝黑的皮膚,很是錯愕。

就連祖母祖父都傻愣住了。

「輕歌,你這是……去哪兒遊玩了,竟然把這臉晒成這般模樣?」

雲輕歌尷尬地扯了扯唇角:「這樣也挺好,曬了后我這臉上瘢痕都不見了。」

實際上是根本不需要再用瘢痕遮擋自己的容貌了,這黝黑的皮膚就夠嗆了。

雲子淵和祖父祖母也滿是驚奇地看著她的臉,一聽這話,更是相信了。

若是沒有了瘢痕也好,日後再把皮膚養回來就行了。

「哥哥,你沒事吧?」她走到了雲子淵的身邊,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腰際,壓低聲音問道,「我聽說……最近侯爺夫人一直在找你麻煩。」

畢竟如今還是當家主母,更何況還懷著孕,找雲子淵的麻煩也是正常的。

倘若她生出來的是個兒子……

「不用擔心。」雲子淵拍了拍她的腦袋,「這種小事根本不值得你去擔心。」

雲輕歌還待說什麼,從靈堂里忽然發出了一陣「碰碰」地巨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