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有多大的仇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25
A+ A- 關燈 聽書

「你做姐姐,小寶做弟弟,讓邪風也裝成女人的模樣帶你們去別的安全地方。」

蘇雲沁的話,讓兩個小孩和一個大人頓時石化。

邪風嘴角一抽一抽的,抖得厲害。

他知道蘇雲沁的意思,讓他裝成兩個孩子的母親。

蘇小陌猛地抬起小手搖晃起來:「不要不要,我才不要,我不要做女生!我堂堂男子漢!」

「大寶,你怎麼這麼不懂事?」蘇雲沁的語氣也略微嚴厲起來,「你知道要讓我們救外婆,你和妹妹的安全就全靠你了。」

蘇小陌一聽,乖乖抿唇垂下了小腦袋瓜。

蘇小野用小手輕輕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狀作安慰。

「哥哥,忍一時,也是男子漢的表現。」

「……咳,邪風,你帶孩子到安全地。」沉默良久的風千墨終於出聲,他這言語之中竟然還掩著幾分笑意。

蘇小陌腮幫子鼓鼓的,真想說爹爹壞。

蘇雲沁點頭,「我去給兩個孩子準備準備。」

四個時辰后。

蘇雲沁的馬車便停在了鳳族領地外。

四周黃沙漫漫,唯一一點小小的綠地圍著一片窪地。

窪地里的水渾濁難看。

蘇雲沁剛準備下馬車,忽然手腕被男人給握住了。

「雲沁,知道你現在的身份。」

蘇雲沁的手一頓,鎮定地點點頭,不過點完又沒忍住想噴笑出來。

男人穿著一件漠北人最愛的商賈白袍,臉是易容過後的臉,不過蘇雲沁故意給他選了一張有鬍子的臉,下巴上一撮鬍子看上去有些可愛。

她真想伸手去揪一揪,但又怕這易容面具太劣質,鬍子會被自己給揪斷。所以最後她還是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乖巧地憋著笑。

風千墨眯了眯黑眸,看著小女人那揚起的笑容,狡獪得像個狐狸。

當時選這張易容人皮時,他其實是相當嫌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又想到小女人看著這人皮如此期待的模樣,他便同意了。

看她憋笑憋得痛苦的模樣,他只是伸手輕輕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奈何隔著一張易容面具,手感非常不好。

蘇雲沁倒也不惱,率先下了馬車,朝著馬車內的男人伸出了手。

「老爺,下馬車吧,妾身扶你。」

那嬌嗲的聲音,讓馬車外的金澤和金冥聽得渾身雞皮疙瘩頓起。

做戲就做戲吧,蘇姑娘還要秀一把恩愛就有些過分了。

風千墨倒也不客氣,握住了她纖細的小手下了馬車來。

所謂的鳳族領地也就是在沙漠上拉起了不少圓帳篷,這樣的帳篷看上去非常結實,帳篷的布料材質看上去更是相當堅硬,能抵抗住所有風沙。

此刻已經有人走了出來,迎接他們。

女子看上去年紀約莫四十的模樣,她大步走上前來,目光一下便落到了風千墨的身上。

「您就是莫老闆吧?」

這是化名。

之前他們在來之前,金澤和金冥便將消息傳給了鳳族,告訴他們可以與鳳族做一筆生意。這生意是專門給他們提供兵器火藥,對方一聽立刻同意見面。

蘇雲沁垂著頭跟隨在風千墨的身後。

風千墨點點頭,「正是在下。」

「那請進。」女子看了一眼蘇雲沁,見他們二人的神態如此親昵,她便知道他們應該是夫妻。

她領著二人往裡走,卻不允許金澤和金冥走入。

三人直直走向了最大的帳篷里。

帳簾被挑開,裡面只有一人端坐在屋內,還有茶盞碰撞的聲音。

賬內的人正在用茶,並且面前擺滿了無數杯盞,看上去應該是泡了不少茶。

蘇雲沁揚眉。

這是個美艷的女子。

難道……是鳳族族長?

年紀倒是不大,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成熟內斂的氣質。

她聽見動靜,抬起頭來看著他們。

「莫老闆?」

「正是。」

「請坐。」

她一出聲,讓蘇雲沁的眉驀地一蹙。

這女人的聲音很熟悉,卻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在何處聽過。

她低垂著頭,腦子裡瞬間閃過了那日在沙漠上遇害的情形。最後她因失血過多昏厥之時,明顯聽見了一個類似頭領的女人說話。

就是她!

這個女人是對自己有多大的仇恨,非得把她殺了?

「聽聞莫老闆是專做軍火生意的?我也是才聽見這事情。」倘若早點認識這老闆,說不定他們現在已經攻陷了整個天玄了!

風千墨不置可否地扯了扯唇角。

他不喜歡應酬,尤其是跟敵人或者女人。

他忽然伸手拉住了蘇雲沁,將蘇雲沁拉到了本該他坐的位置。

「夫人,一切交由你。」

蘇雲沁呆了一下,人已經被他給摁著坐下,雙眸直視著前方。

「夫人?」鳳雨彤眉眼間染上了不悅,直勾勾的目光落在蘇雲沁的臉上,帶著十足的探究之意。

「對,這是莫某的夫人,莫某懼內。」

「……」蘇雲沁嘴角一抽一抽。

而面前的鳳雨彤,嘴角同樣一抽一抽的。一個做軍火生意的男人,竟然會是懼內的男人,看來家中的財政大權也都是夫人管理吧?

一想到這裡,鳳雨彤對蘇雲沁的態度就格外和善了。

「原來是莫夫人。」

「呵呵……」蘇雲沁除了呵呵,心底也把某男給罵了一通。

這什麼軍火生意,讓她如何去談?最可怕的是,這個女人用一種慈愛而似笑非笑的目光看著自己,也不言語,她竟是無從出口說話。

風千墨雙手搭在她的肩上,沉沉的。

蘇雲沁終於恢復了些許沉靜,說道:「族長,您是需要什麼樣的武器和火藥?」

她的話語,成功吸引了鳳青彤的興趣。

「我需要的是暗器,能夠方便上手,能讓我的人都能極好的運用。」

蘇雲沁眼神一凜,知道機會來了。

「既然如此,我能否見見您的族人?我想看看他們的身形和手,這樣才好匹配設計相應的暗器。」

「當然可以。」鳳雨彤沒有懷疑蘇雲沁。

甚至在她的心底,她深覺這夫妻二人確實很像做生意的。

開口就端出了做生意的態度,不像之前所見的那些商人,一個勁地叫價,也不給她看成品。

蘇雲沁垂眸遮掩了眸底的厲芒,點點頭。

「來人,讓所有族人在帳外等我,我有事。」

「族長,那周韻夫人呢?」帳外負責看守帳簾的女子輕輕問道。

聽見周韻二字,蘇雲沁眼底的鋒芒更甚,她卻只是緊緊握住了手,不讓自己衝動。

「周韻?她又不是我鳳族人,她丈夫必須出來。」

「是。」侍女聽命離開。

蘇雲沁忽然抬起頭,一臉好奇地問道:「族長,容我多問一句,您說的這周韻夫人是哪位?」

「怎麼,你感興趣?」鳳雨彤那銳利的眸光瞬間落在蘇雲沁的臉上。

蘇雲沁承受著她眼底的銳利,卻面不改色,依舊裝成自己就是好奇八卦的模樣。

「倒也不是感興趣。只是想倘若族長日後真的要與誰打仗戰鬥之類,這周韻夫人總歸也是在鳳族,倘若她給你們拖後腿可怎麼辦?」

「哎呀!」鳳雨彤忽然一激動,一巴掌拍在了桌面。

蘇雲沁的心猛地跳了跳。

而放置在她肩上的手依舊無比堅定而平靜,他很安定,也給了她一分安心之處。

「你說的對!」隨即鳳雨彤讚賞地叫道,「你這麼一說倒也是提醒了我,若是讓她待在鳳族裡就是給我們鳳族拖後腿。可她又不能離開,確實也需要給她安置一些暗器。」

蘇雲沁扯了扯唇角笑。

這位族長還真是……智商堪憂。

她之前還想著這位鳳族族長是怎麼坐上族長之位的?

鳳雨彤立刻派人出去周韻也給接出來。

蘇雲沁抬起頭看了一眼風千墨,二人視線相望,不需要多餘的話語,便能默契十足。

風千墨抬起手輕輕摸了摸她順滑的長發,像是在安慰她不用太擔心。

他已經將人都埋伏好。

趁著今天這樣的機會,他也正好將這些人一同一網打盡!

本來鳳族的存在對如今的天玄其實沒有多大的威脅,可也會拖後腿。尤其是他們族裡有蠱王和蠱后的母蠱。

……

人都站在了帳簾外,站得整整齊齊,挺拔身姿。

這麼放眼望去,差不多有上百人。

鳳族人的隊伍一下便能這麼龐大了,該說女人真的能生,還是該說他們的生育政策執行得好?

大家都像是訓練有素之人,沉默站著,隊形非常筆直,沒有歪曲一分。

平日里沒少接受訓練吧。

蘇雲沁暗暗想著,目光又掃了一眼眾人,最後落至了最後被人攙扶著走出的周韻。

周茵茵和另一名壯碩的男人正攙扶著她走出,看得出來她的腿似乎不方便。

連夜被人給帶走,周韻是被打斷了腿還是怎麼了?

來鳳族,一來是來看看鳳族的情況,二來便是為了風千墨口中說的蠱王蠱后的母蠱而來,而最後一個原因才是為了周韻。

看周韻這般模樣,恐怕在鳳族過的也不怎麼好。

一個異族人在這樣的族群里,肯定會受到歧視和不公平對待。

她真想問問自己的娘親,是否後悔過。

鳳雨彤見她正直勾勾地盯著周韻看,忽然出聲:「莫夫人,您認得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