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來了就別想走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32
A+ A- 關燈 聽書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皆炯亮地落在了蘇雲沁的身上。

他們都在思索,這位莫夫人是何來頭,能讓他們族長如此在意。

「哦,沒什麼,我只是在看她腿腳不方便,是不是要另外設計暗器。」

「不必,她也不過是被她丈夫打斷了腿,早已接回去了,過幾個月便能恢復了。」鳳雨彤說得雲淡風輕,對周韻被家暴的事情一點都不覺得稀奇。

顯然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蘇雲沁隱在袖中的手緩緩捏成拳頭。

她想不明白,難道這就是周韻想要的所謂自由和大女人主義?

倘若這個男人足夠愛周韻,足夠疼愛她,能給她一切想要的東西,她完全可以祝福。

但顯然事實並非如此。

身邊的男人伸出手,隔著衣袖握住了她的手。

男人溫涼的掌心透衫而來,緊緊地裹住了她的手,給人無比地安定。

蘇雲沁轉頭,看著男人眼底寒芒瀲灧,她沉靜地點點頭,算是給他回應。

不管是怎樣的發展結果,她都有辦法化險為夷。

「莫夫人,不知道你要怎麼看?」鳳雨彤這時候聲音幽幽傳來。她明顯看出了夫妻兩的視線對望,那彼此之間的默契和堅定,讓她心中升起了一分羨慕。

倘若她也能尋到這樣的配偶,她也不枉此生。

可現在,一切都無法。

她肩上的責任太大了。

蘇雲沁看向鳳雨彤,端著友好微笑問道:「族長,可否我能再多嘴問一句,你們所用武器是要對付多少人呢?我們回去好準備。」

「一個族。」鳳雨彤看了一眼四周,竟是開始伸出雙手數起人來,「可能也有幾十人吧。」

蘇雲沁的眸光微斂。

倘若是用來對付天玄的話,不可能只有幾十人吧?要面對的可是一個國家的軍隊。

她說要對付一個族,那就證明是別人。

蘇雲沁輕輕點點頭,「那好,我們回去就準備。」

「嗯,我等你們。」

「我們回去設計了暗器后,明日便會親自來送圖紙,您看如何?」

「如此再好不過了!」沒想到這位莫夫人如此用心,還要暗器設計,這對鳳雨彤來說那簡直如同驚喜。

竟然有人主動願意設計,無疑讓她覺得自己撿了一個大便宜。

蘇雲沁點點頭,「那好,我們先走吧。」

她挽住了風千墨的手臂。

男人輕輕點頭。

「來人,送一下莫老闆和莫夫人。」

「不用了,不必如此客氣。」蘇雲沁連忙笑著拒絕,「我們也是合伙人,不用如此客氣。」

言罷,她拉著風千墨往外走。

周韻被周茵茵攙扶著本就站在最後,這時候蘇雲沁經過時特地看了她一眼。周韻垂斂著眼眸,根本沒有心思看向他們,更不知道蘇雲沁到來過。

……

走出領地,二人等了許久。

待確定簾帳外的人可能散開了去,蘇雲沁才道:「我們分頭走,在我娘的營帳外匯合。」

風千墨沒有拒絕。

他頓了頓,驀地問道:「要帶走她嗎?」

「帶走。」蘇雲沁的語氣很堅定。

不管是怎樣的事情,周韻終歸還是她娘親。她若是就這麼把人給放棄了,就顯得自己有些薄情寡義。

風千墨眼神深邃了幾分,輕輕頷首。

……

周韻被攙扶著入了簾帳,隨即攙扶著她的男人手驀地一松,她身子踉蹌了一番摔坐在地上。

「娘!」周茵茵慌忙上前扶起周韻,狠狠咬了咬下唇。

她明明知道爹是個怎樣的人,可又不能放棄。

她想要繼續在鳳族待著,就必須把這個男人叫成爹。

男人冷嗤了一聲,一臉鄙夷地道:「兩個賤人!」

罵完,他轉身就走。

隨著他的離開,帳中的戾氣也因此消散了去。

周茵茵連忙將周韻給扶起來,眼眶紅通通,說道:「娘親,我們這樣的生活何時是個頭啊?」

要不是因為她娘親身上的蠱后,她也不願意待在這樣的爹身邊。

一喝醉就會打人。

可關鍵是整個鳳族人無人會來阻止,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娘被打,她以前還小甚至都不敢反抗保護娘親。

周韻輕嘆了一聲。

她想,如果這個孩子的性子像蘇雲沁的話,絕對不會像這般處理。

母女兩沉默了許久,簾帳忽然又被掀開,一股酒氣拂近,整個屋中都彌散出了這股刺鼻的酒氣。

男人去而復返,拎著酒罈坐在了帳篷里,抬起酒壺就喝。

那醉生夢死的樣子,頹廢地讓人厭惡至極。

這時候蘇雲沁已經停在了簾帳外。

帳篷與帳篷之間並沒有侍衛巡邏,蘇雲沁站在門邊,仔細聽著帳中的對話,她忙看向四周。

忽然帳中就傳來了驚呼聲。

「你個賤女人!還敢瞪老子!」

這句話說完就是一陣毒打的聲音,還有周茵茵哀嚎的叫聲。

「爹,你別打了!求你了!」

那邊哭邊叫的聲音,聽上去格外凄慘。

蘇雲沁的唇微微抿了抿,抬起手要掀開帳簾,這時候一人率先走來,先一步走入。

她定睛一看,竟是風千墨。

「哎?千墨!」她想喚住他拉住他,可已經來不及。

簾帳后,正鞭打著周韻的男人忽然受了一掌,整個人飛出了帳篷,壯碩的身子更是將帳篷裝破了洞。

蘇雲沁無奈,連忙跟上去看,發現周茵茵正撲在周韻的身上,衣裳被鞭笞地散亂不堪,

「謝謝……謝謝老闆。」周茵茵拍起來,虛弱無力地道謝著。

蘇雲沁的眼神凌厲至極,卻隱隱涌動著一絲複雜和惱意。

她上前一把推開了周茵茵,一把揪住了周韻的衣襟。

「這就是你愛的男人?拋棄我爹的原因?」

周韻猛地抬起頭來,聽見了蘇雲沁那熟悉的聲音,怔了一下。

「你……」

「你是誰?」周茵茵忍著後背的疼,緩慢爬起來,指著蘇雲沁。

蘇雲沁根本沒有呢理她,只是銳利地看著眼前的母親。

真是不可理喻!

若是周韻身上真的有蠱后的話,蘇雲沁寧願相信這個女人其實是有難言之隱所以才會將她和爹拋棄。

她爹為了這個女人至今未娶,恐怕以後也絕對不會再娶。

而她呢,壓根看不到蘇鵬的真心吧?

蘇鵬再有錯,可最後到底是誰的錯,孰是孰非,誰也說不清楚。

周韻狠狠咳嗽了起來,一雙腿本來就斷了,一動就疼,剛剛經過牽扯就更泛疼了。

「雲沁……你不應該來。」

「來都來了,還有什麼不應該。」蘇雲沁鬆開了她的衣襟,轉頭對風千墨道,「千墨,派人把我娘帶走。」

「不行,你們不能帶走!」周韻神情一震,爬了過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對周茵茵的吼叫聲置若罔聞。

現在單雲還關押著,而她也在皇宮裡尋到了九曲靈蛇。

只是不過一隻空有軀殼的蛇,她需要的是九曲靈蛇的蛇膽,那空有蛇身並不能做什麼。

「金澤。」聽見蘇雲沁的吩咐,風千墨沒有絲毫猶豫,轉頭喚了一聲門外的金澤。

金澤連忙入帳中道:「爺兒,我們動靜好像引起了注意,趕緊離開。」

「把岳母帶走。」

周茵茵則是最為不解的一人,她瞪著他們,怒道:「你們要是敢,我就暴露你們,大叫……額!」

話戛然而止,蘇雲沁一根銀針驀地插在了她的啞穴上。

周茵茵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聒噪。」蘇雲沁懶懶地說罷。

金澤此刻已經上前將周韻背起。

「能行嗎?」蘇雲沁忽然倒。

「蘇姑娘,屬下會在漠北城中等您和爺兒回來。」

蘇雲沁點點頭,終於是不再多說,目送著金澤將周韻背起瞬間消失在了簾帳外。

她走至周茵茵的身邊,一把揪住了她的頭髮。

「周茵茵,告訴我,九曲靈蛇最容易出現的地方是在哪裡?」顧不得外面刀光劍影,她只要能夠和風千墨全身而退便可以了。

周茵茵被她揪住頭髮,泛疼,絲了一聲。

「你找九曲靈蛇?蘇雲沁,你該擔心一下自己,娘身上有蠱后,你難不成想要殺了娘?」

蘇雲沁揪她頭髮的手更重了幾分。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

周茵茵抿唇。

「你若是不說,我現在可以卸下你的兩條腿,再不說,就卸下你兩隻手。」

蘇雲沁的眼眸凌厲而殺氣騰騰。

周茵茵迎視著她的眼,知道她是絕對做得出來這樣的事情,狠狠咬住下唇。

「若是不說,她就死定了?」

「說不說?」蘇雲沁又問了一句。

「好,我告訴你,九曲靈蛇一般會在什麼地方出現。有個人,養了很多這樣的蛇。我們雖然自稱是鳳族,可其實鳳族分開了好幾支。鳳雨彤的死敵,她那兒就養了很多。」

「當真?」蘇雲沁眯眸。

「我不騙你。」周茵茵撇開頭,「我娘在你手上。你不要殺她。」

「呵?」蘇雲沁冷冷笑了一聲,沒再多言。

她鬆開了周茵茵的頭髮,轉身走了。

風千墨站在賬簾處等待著蘇雲沁過來,見她大步走來,眸色深凝。

「雲沁?」

「我沒事,我們先離開。」

剛剛走到外面,卻不料四周瞬間湧出了無數人阻擋住他們的去路,全是這兒的鳳族人。

「怎麼,來都來了,還在我這兒攪事,就想走?」鳳雨彤自眾人的身後走出,臉色陰鬱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