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都著魔了似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03
A+ A- 關燈 聽書

這聲音把靈堂外的人都驚住了,所有人都沖入了靈堂里去看。

侯府夫人忽然尖銳叫著:「你幹什麼?」

只見一個身穿藍衣的丫鬟手持匕首朝著她的肚子刺過去。

這情況令所有人都錯愕不已。

祖母率先叫起來:「來人,把這丫鬟給拉住!」

丫鬟彷彿丟失了靈魂,一雙眸子毫無焦距,嘴上念念有詞,一副勢要殺了侯府當家主母的模樣。

雲輕歌還沒有動,雲子淵疾步過去劈手奪走了丫鬟手中的匕首。

雲輕歌眯眸。

黑貓站在她的肩上,正慢條斯理地梳理著自己的貓毛。

「那是催眠術?」雲輕歌輕輕道。

可是這兒根本沒有雲挽月的蹤影,這丫鬟是怎麼被催眠的?

梳理著毛的黑貓倏然抬起頭,看向那名被雲子淵打暈在地的丫鬟,暗暗叫了一聲:「不會是……雲挽月的催眠術升級了吧?」

「還能升級?」

「是呀,本來她就是主角,這是她的外掛呀,她要升級的話,肯定很容易。」

雲輕歌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會還有遠程催眠這種坑爹的東西吧?」

黑貓露出了一副「不然呢」的表情。

它可以肯定,這絕對是催眠術,而且不是中的瞳術催眠。

之前這丫鬟還好好的,這麼一晃神,這丫鬟就被催眠了,它也感受不到雲挽月在這附近。

「雲挽月不可能從西玄回來,現在的情況,難道……她現在的催眠術已經升級到不需要再用到實物或者瞳術來催眠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就覺得手腳發涼。

黑貓蹲在她的肩膀上點點頭,非常認真的解釋:「而且據總部能給出的消息,雲挽月的眼睛已經被大反派毒瞎了,所以……這大概是作者故意為之,給她開的外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心情頓時跌入了谷底。

雖然知道要對付一本書里的男女主很困難,可以這種不斷給女主加外掛的情況下,要弄死她豈不更難?

黑貓用爪子拍了拍她的肩膀:「主人,現在不是擔心這些的時候呀。」

雲輕歌目光落回至眼前的一片混亂,眸光多了一分深沉的光。

那名丫鬟此刻已經被下人綁縛住拖拉了出去,而侯爺夫人則是捂著臉哭泣起來,不知是真的傷心還是被嚇到了。

雲子淵面無表情地掃了一眼她,抬步走向了雲輕歌,說:「剛剛……」

他之所以想問妹妹,也是因為從剛才到現在,只有雲輕歌一人最淡定。

「我也不確定,我猜測著可能是雲挽月的催眠術。」

雲子淵愣了一下。

說實話,這雲挽月的催眠術他沒有領略過,但之前也聽妹妹說過,甚至上次打仗之事也在天焱這兒傳開了,在兩軍對壘時她一人用催眠術催眠了敵軍,這事兒當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雲輕歌沒有再說話。

侯爺夫人哭夠了,忽然就不再哭,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搶過一旁掉落在地的匕首捅向了自己。

她拿過匕首的舉動太快,以至於所有人都還在晃神時,她已經捅向了腹部。

「夫人!」

丫鬟驚恐叫道。

雲輕歌看了過去,疾步過去探了女人的脈搏,但……一切都來不及。

這女人竟然一刀捅到自己的心臟部位,當場斷氣,她根本沒有辦法挽救。

「輕歌,小心些,別再靠近她了。」雲子淵在一旁把她拉起,害怕這詭異的催眠術再使用在他人身上,導致雲輕歌也中了。

雲輕歌搖搖頭。

她一點都不擔心,因為雲挽月根本不可能催眠她。

「只是可惜了。」她低低地說,「她的腹中可還有一個未出生的孩子。」

竟然就這麼被雲挽月給害死了。

祖父拄著拐杖踉蹌走來,聲音都帶著顫音:「這是怎麼回事?這些人是著魔了?難道……」

畢竟祖父年紀大了,已經開始胡思亂想,甚至覺得是棺材里的侯爺故意顯靈。

雲輕歌上前幾步扶住了他的手臂說:「祖父,您別擔心,這兒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們來處理,您先回去休息吧。」

雲挽月這女人!

真是無藥可救了。

雲子淵深沉的眸子里已經映著幾分難看的凜冽殺氣,以現在的情況,等於雲挽月在暗處,他們在明處。

「輕歌,你也先去歇會兒。」

他說罷,已經命人過來把屍體處理了。

這事情若是傳出去,怕是大家都會說他們侯府鬧鬼。

……

雲輕歌坐在一旁歇息,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況,擰了擰眉。

「如果雲挽月哪日突然用催眠術對付我家大反派,我豈不是……」

畢竟在這裡,所有人都可能被雲挽月催眠。

「主人,你沒發現嗎?這些被催眠的人都有一個共性。」

雲輕歌眯了眯眸。

她仔細想了想這些被催眠的人有哪些共性。

「前面那個刺殺侯府夫人的丫鬟,她其實心底就已經存在了想殺人的念頭,之前那侯府夫人虐待她多次。再加上侯爺這個年紀了,卻屢次幫這小丫鬟,如今死了,小丫鬟心頭對侯府夫人心懷怨恨。」

「再看侯府夫人,她想到自己是個寡婦,還有一個孩子要撫養,心頭只是閃過一抹想自我了斷的心思。」

「我懂你的意思了,被催眠的可行性,就是人的心理最脆弱之時?」

黑貓點點頭。

只要找到一個弱點,那麼催眠起來就很容易了。

雲挽月雖然是隔空催眠,但她其實根本不知道催眠了誰,是誰中了自己的催眠術,她只要把自己的想法催眠給被催眠人,達到目的就行。

雲輕歌握拳。

所以……

只要大家的心理足夠強大,便沒有雲挽月有機可趁的機會。

「王爺來了。」正在她心思深沉時,吉祥的聲音倏然響起,將雲輕歌給驚得抬起頭來。

所有人都看向了門口,表情皆是震驚的。

只因為……

走入侯府的男人並沒有坐在輪椅上,而是正兒八經走入的。

雲輕歌驚愕地起身。

「你……」她只說了一個字,男人已經走近了她,握住了她的肩膀,讓她坐下。

「你怎麼……」雲輕歌瞥了一眼他的腿。

其實她是想說,為什麼夜非墨沒有坐輪椅突然自己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