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皇帝身子日漸不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09
A+ A- 關燈 聽書

難道今天上朝的時候,他也是沒有用輪椅?

「輕歌你這記性不好,本王有墨大夫,毒已經解了。」他淡淡地說了一句,卻滿帶深意。

四周還兀自驚愕的人連連點頭,明白過來,原來是王爺的毒解了,所以能正常走路了?

大家並不懷疑這些。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暗自在心底罵了一聲:大忽悠。

「你怎麼來了?」

「想你。」雖然男人用面具遮著臉,可這二字,卻讓原本僵硬的靈堂多了一份暖意。

雲輕歌卻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嗆了一下。

這男人簡直顛覆了她的認知。

大反派什麼時候這麼不矜持了?竟然會在這麼多人面前說情話。

雲子淵都看不下去了,只得說:「王爺,請坐,今日為爹守孝之事,您也不必親自來……」

「侯爺客氣了。」夜非墨淡淡打斷雲子淵的話,唇角微微勾了勾。

這侯爺二字,讓雲子淵怔了一下。

是啊,從今日起,他就是這鎮國侯,從此之後將會踏入朝堂成為輔佐靖王的人。

雲子淵好半晌才笑了一下,點點頭。

……

喪禮舉行完畢,雲輕歌被男人塞進馬車裡后,迫不及待地將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夜非墨。

她實在需要告訴他,讓他一定要防著點。

男人點點頭:「我今日已經聽說了。」

「我也不確定雲挽月這隔空催眠是否真的如此,如果真的是這樣,你一定不能有任何脆弱軟弱的心思讓她找到空子鑽。」

雖然說出來有點令人匪夷所思。

夜非墨將她的小手執起,唇在她的手背上擦過,輕聲說:「不用擔心,除了你,沒人能催眠我。」

雲輕歌:「……」

這猝不及防的情話是怎麼回事!

她以前怎麼都沒有察覺到這男人原來嘴巴這麼甜,隨時隨地都能說情話的?

回到王府後,夜非墨便去了書房。

天色有些晚了,雲輕歌本來打算回北院休息,但在去北院前忽然折身去了書房。

夜非墨前腳剛踏入書房,發現身後就跟了一個小尾巴,揚了揚眉梢。

「你不去休息?」

雲輕歌站在門口絞了絞衣角,小聲說:「阿墨,我想陪著你。」

大概是今日靈堂的事情震驚到她,令她不安,她實在不放心他一個人。

夜非墨並不反對,朝著她招了招手。

她立刻屁顛屁顛過去,下一瞬就被他鎖在了腿上。

「你念奏摺,我聽。」

「額?」這是明目張胆地偷懶啊!

雲輕歌無法,拾起桌上的一本摺子,正兒八經地念起來,剛念了幾句,耳邊忽然傳來了夜非墨低沉的聲音。

「父皇最近身子似乎越來越不好了。」

她捏著奏摺的手一頓,在他的懷中轉了個方向,目光目光對上他。

「皇后那邊呢?」其實她還有些受寵若驚呢,以往這些朝堂的事情,男人根本不肯跟她提及。今日難得願意說起,她自然想讓他多說一些。

男人抬起眼帘,深沉的黑眸中始終漾盪著一抹妖冶的波光。

雲輕歌覺得,那眼神像是……一隻蟄伏的狂獸,等待著吞噬一切敵人。

她暗暗想著,他這是想要干大的?

「自然會對付,不過我怕她會想對付你,最近小心皇后那邊的人。」

「好,我會小心的。你需不需要我給皇上看看?」

最近她也沒有時間去醫館,如今她這會醫術的事情也不必再去隱瞞,即便是敵人知道也無妨。走到如今,她什麼都不怕了。

夜非墨目光注視著她這黑漆漆的臉,目光依舊柔情。

「我本來也是如此與父皇說的,只是,父皇拒絕了。他說……他累了。」

雲輕歌一怔。

這是多累,才想要放棄自己的命。

她其實也想問問,他的母妃……可是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今天這樣氣氛下,似乎非常不妥。

胡思亂想著,他粗糲的指尖摩挲在她的臉頰上,一下又一下,力道不輕但又有些重。

雲輕歌好幾次被他的手指捏的有些疼,她便說:「你想說什麼?幹嘛一直盯著我看,還摸我臉沒完了。」

他不回答,依舊手指在她的臉蛋上把玩著,不知是不是有意而為,更是將她的臉蛋捏成各種形狀。

「夜非墨!」終於,她惱了。

夜非墨倏然鬆開了她,才道:「我在想,我們可以,提前生個孩子。」

自從前些日子她的失蹤,讓他心慌之餘,心底更肯定了一分想要儘快讓她懷上孩子的心思。

他想,有孩子了,這死丫頭是跑不掉的……

但云輕歌不知道他的心思,一聽這話,雙眼都亮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確定?」

之前可是一直不肯答應,這會兒竟然就主動提出這事了。

男人微微湊近了她幾分,聲音裡帶著一分蠱惑的意味:「是,確定。」

很誠懇的三個字,帶著他的斬釘截鐵。

雲輕歌瞥了一眼桌上的奏摺,很是感嘆般說:「可桌上的奏摺還有這麼多……啊呀!」

她話都沒有說完,人就被他打橫抱起往外走。

「阿墨,你……不改奏摺了?」

「嗯,若是父皇問起,便告訴他,生孩子更重要。」

雲輕歌:「……」

……

所以不出意外的,第二日夜非墨沒有去上朝。

別人都是曠課曠工,他倒好,直接就曠朝。

雲輕歌沒有被吉祥服侍,而是被夜非墨服侍的,此刻男人修長的手指替她整理著衣裳,一切都打點得妥當。

「身體沒有不適?」他低啞問。

雲輕歌撇嘴:「你多此一問,哼!」

夫妻之實都坐實了,現在問這個有啥用,壞蛋。

看她似惱帶嗔的模樣,他失笑,在她的頰上親了一口。

「我可是為了你朝都沒上。」

「去去去,你自己偷懶,非得拉上我來做理由。」

雲輕歌內心憤懣地想罷,抬頭瞥了一眼他,大概是因為他們之間跨越了最後一步后,彼此之間似乎更加有默契和親昵了。

她手覆在腹部上,希望能儘快有孩子吧。

不過不知道夜無寐在西玄如何了?

「餓不餓,要不要去用膳?」

她回神來,微笑著點點頭。

其實要說餓,倒也不餓。

正要坐下,躲在床榻底下的黑貓忽然叫了一聲,惹來雲輕歌的注意。

夜非墨原本挽著雲輕歌的肩膀往外走,聽見黑貓的聲音,腳步倏然一頓,深沉的目光落在從床榻底下竄出的黑不溜秋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