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雲沁,她罵你男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39
A+ A- 關燈 聽書

她的樣貌端正又帶著股子妖艷,此刻因為陰鬱之色整張臉都顯得格外猙獰難看。

她瞪著蘇雲沁,氣炸了。

大概是很少這樣被人騙了,而蘇雲沁是第一個膽敢如此騙她的女人!

「族長,你這樣就不對了,咱們的生意可還談呀?」蘇雲沁恢復了冷靜。

「你打傷了我的族人,竟然還敢問我生意談不談?」

鳳雨彤氣的要吐血。

她沒想到這兩個人是個騙子!

蘇雲沁無辜地眨眼,依舊抓著風千墨的手,語氣很誠懇地解釋著:「族長你一定是誤會了,剛剛看見他們在打架,我處於好心保護兩個弱女子,怎麼就是打傷了呢?」

「呵?蘇雲沁,你還裝?」終於,鳳雨彤不耐煩地打斷了蘇雲沁的話,冷笑出聲。

這個蘇雲沁真有種,竟然當著她的面跟她玩把戲!

最可惡的是,她竟然還被玩耍地團團轉!

蘇雲沁面色不改,依舊笑意瀲灧。

風千墨也是神色平靜,對這些鳳族人,於他而言根本沒有任何的威脅之意。

「把周韻交出來,我便放你們走。」鳳雨彤見蘇雲沁不但不惱,還一臉笑意盈盈的樣子,強壓住心底的那股怒意,沉聲再次威脅道。

她也沒想到蘇雲沁這女人竟然如此大膽,帶著自己的男人就闖進了她的領地。

「哦,不給又怎麼樣呢?我娘身上有蠱后的母蠱,所以你想要用我娘控制我嗎?」蘇雲沁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才幽幽道,「再用我來束縛我男人的手腳?」

真是異想天開。

一個小小的族群,還敢如此。

蘇雲沁的話,讓鳳雨彤額際上青筋暴起,她幾乎快要忍不住了。

她真的要對蘇雲沁下殺令了!

「該死!把他們兩個給我抓起來,抓不住活口就殺了!」最後,這股怒意終於爆發,鳳雨彤猛地呵斥道,指著蘇雲沁,爆喝出聲。

鳳族人都是從小受過訓練的。

並且來到漠北的都是些年紀尚小的人,他們整齊劃一地從懷中摸出了匕首,朝著他們逼近。

蘇雲沁看得出來,他們武器有限,只有匕首。

難怪要買暗器。

蘇雲沁忽然道:「我本來挺想跟你做生意的,可你既然不想,那我就只好把暗器賣給你的死對頭了咯。信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的暗器的威力。」

言罷,她忽然抬起了衣袖。

衣袖拂動。

讓所有人俱是一震,猛地紛紛讓開,生怕那暗器襲來。

鳳雨彤瞳孔更是一縮,被嚇得連連後退數步,最為怕死的便是她。

可沒想到,半晌都沒有動靜。

四周鳳族人沒有一個倒下。

蘇雲沁含笑看著他們剛剛還氣勢洶洶的樣子,此刻卻一臉慫樣,覺得好笑。

她袖中藏了不少暗器,但她並不想現在就對付這些人。

當然,如果這些人不知好歹的話……

她只是擔心蠱王的母蠱也在這兒,倘若鳳雨彤這女人一個腦子發熱用來控制風千墨。

她轉頭看向風千墨,仔細看著他的眼睛。很好,沒有異樣。

風千墨見她看過來,輕輕搖頭。

這般小小的細節,便是告訴她,這兒沒有蠱王的母蠱。

蘇雲沁這下就放心了。

「蘇雲沁,你耍我?」鳳雨彤就像是一隻炸毛的紙老虎,跳了起來,尖利的聲音叫道,「抓了蘇雲沁,把她給我剝皮拆骨!」

這時候所有人再次逼近。

事情轉機也就在一瞬間。

從四面八方突然湧入了無數黑衣人,動作狠厲而快速地將他們全數包圍,瞬間擊殺所有鳳族人,獨獨留下了鳳雨彤。

倒地的人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血洗沙地。

鳳雨彤一臉驚駭,但很快便是悲愴,眼淚眼看著奪眶而出可她還是忍住了。

「你……你們……」

「孤不像雲沁,這麼好說話。」沉默良久的男人終於出聲。

他的聲音低醇磁性,卻透著無盡的殺意。

寒冽之氣瞬間能蓋過天空落下的烈日,讓人即便被烈陽高照,也覺得渾身膽寒。

「你你你……」鳳雨彤已經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風千墨撕下了臉上的易容面具,一張絕世無雙的俊顏瞬間顯露。他直視著鳳雨彤,眸底甚至無波無瀾,但無形的威壓而來,也把鳳雨彤給驚到了。

鳳雨彤剛開始只注意到了蘇雲沁。

畢竟這個男人易容還沉默著,誰會料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埋伏了這麼多的殺手,一下便將她的族人殺了!

「你!暴君!」她手指顫著大罵男人。

風千墨表情坦然地接受了這麼一句指責,轉頭看向蘇雲沁,微笑道:「雲沁,她罵你男人。」

蘇雲沁:「……」

暴君算罵嗎?

在她的心底,他就是暴君呀。

她握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說道:「千墨,這個女人先留著。」

「好,帶走。」男人一聲令下,侍衛們當即將鳳雨彤給抓走。

鳳雨彤再次爆喝:「想都別想,我哪怕死,也不會跟你們走!周茵茵,你還愣著做什麼,現在是你立功的時候!」

這時候她看見了周茵茵,赫然罵道。

周茵茵正從後方的帳簾步履蹣跚地走出,她渾身鞭傷,卻一雙眼睛緊緊凝視著鳳雨彤。

滿地的屍體,黃沙掩埋血跡。

此情此刻的場景,讓她心中一陣發顫。

差點,她也會送命於此。

她轉頭看向蘇雲沁,求助似的說道:「姐姐,你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姐姐!」

瞬間叫出的姐姐,讓鳳雨彤露出不可置信,還有更多的絕望。

她的娘親苦心壯大的鳳族,卻全部毀在了她的手上。

她腿下一軟,重重摔在地面上,怔怔的,像是被人給抽走了靈魂一般。

風千墨毫無同情之心。

蘇雲沁更是無波無瀾。

鳳族人對待外人時的傲慢和刻薄,總是要遭受報應。

她轉頭看向周茵茵。

周茵茵瑟縮了一下脖子。

「我要跟我的族人一同死,我絕不屈服!」她喃喃著,雙眸空洞。

風千墨看著她,眼眸一沉,吩咐:「看緊她!」

她已經咬斷了舌頭,血順著嘴角邊溢出,她在笑,笑的一臉陰森森。

侍衛想上去阻止她,卻已經來不及。

她頭朝地,埋沒在了黃沙上。

「陛下……」侍衛跪下,請罪。

蘇雲沁蹙著眉,目光更加銳利地盯著周茵茵。

「你之前說,九曲靈蛇,在另一鳳族人的手中養著。她是鳳雨彤的死敵?」

「是的……你們要找的蠱王也在那裡。他們把鳳族名字改成了凰族,大有皇族之意,想要替代……」周茵茵說著說著停頓下來了,看了一眼風千墨。

她知道這是天玄陛下,她不敢說下去。

這意思就是替代天玄皇族的意思。

這些人沒什麼能力,倒是很有大志向。

「住在哪?」蘇雲沁又問。

「在漠北西邊,他們常年都居住那處。」周茵茵現在為了保命,什麼都能說出口。

蘇雲沁的臉色陰沉了些許。

為了給女兒找葯,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不但如此,還太過曲折。

好像每次眼看就要拿到,老天偏要跟她開個玩笑。

周茵茵發現她的臉色,心中起了幾分害怕。

她當初可是讓人捅「死」了蘇雲沁,這個女人應該極度睚眥必報,所以她必須小心翼翼。

風千墨沒有再給周茵茵說話的機會,「將活口都押走。」

男人的薄唇輕啟,威懾力極強。

蘇雲沁唇抿得很緊。

越是曲折,她心底越是沉不住氣。

……

「爹爹和娘親回來了!」蘇小陌立刻從板凳上跳下來迎上去。

他們已經換了一家客棧。

此刻蘇小陌穿著女裝,還梳著兩個髮髻,看上去可愛極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尤其是他還端著一張極像風千墨的臉。

蘇雲沁一進來,差點以為這是風千墨的另一個女兒。

雖然這個裝扮是她乾的。

之前無心去觀察,現在再看,發現這小傢伙還真是扮成女裝可愛極了。

她轉頭看向緊隨其後的風千墨,又看了一眼蘇小陌,在大人和小孩之間來回看著。

「看什麼?」風千墨不解。

「大寶是不是太像你了?」蘇雲沁指著蘇小陌。

風千墨看向蘇小陌,輕輕點點頭。

這是他兒子,不像他像誰?

「你看看大寶這個小模樣,是不是格外漂亮。你若是扮成女人,也一定非常漂亮。」蘇雲沁眼底漾開了一抹狡黠盈盈的光亮,她湊到了風千墨的身邊,笑得腹黑。

蘇雲沁這模樣,像是狐狸。

風千墨的眼神一深,也不惱,揚起一抹笑,「可以,晚上,你要是有本事給我打扮成女人的話。」

「喂喂,注意點影響!」蘇雲沁瞪他。

又開車,還是在孩子的面前。

蘇小陌歪著頭看他們。

蘇小野也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問:「娘,葯找到了嗎?」

「呃……」蘇雲沁臉上笑容頓時一斂。

她不知道該如何跟孩子解釋,每次找葯落空時都會自責。

風千墨卻走到了女兒的面前,蹲下身來輕輕摸了摸女兒的小臉蛋。

「會找到。」

蘇小野不驚也不失望,只是平靜無波地看著蹲在面前的高大男人,她輕輕點頭。

其實她想說,找不到也沒關係。

她看著娘親這麼辛辛苦苦找葯,她的心底一陣難過。

都是她自己身子沒用,否則又怎麼拖累爹爹和娘親。

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葯,爹爹和娘親都可以回天玄正式成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