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萬一哪日戴了綠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46
A+ A- 關燈 聽書

蘇小野垂著小腦袋,似乎在心底醞釀著說辭。

等了好一會兒,她才低低地說道:「爹爹,娘親,要不……我們別找了。」

「為什麼?」風千墨看著女兒,鳳眸一眯。

他發現女兒的情緒很失落。

蘇雲沁也在蘇小野的面前蹲下身來,把女兒的小手握住。

「不行,快要找齊了,怎麼能夠放棄?」

蘇雲沁帶著嚴厲的語氣,反倒是安慰了蘇小野,給了蘇小野心底一點小小的堅定。

蘇小陌也連忙湊上前來叫嚷道:「就是啊,有哥哥在,肯定會沒事的!」

一時間,整個屋子裡都彌散開了一分暖意。

這股暖意輕輕柔柔地融入蘇小野的心底。

她抬起小臉蛋,輕輕點了點頭。

其實她找不找到葯,治不治得好這個病,她都無所謂。她最大的願望是希望跟爹娘和哥哥在一起過最幸福的一家四口生活。

這是她最大的願望。

蘇雲沁見女兒點頭的乖巧可愛模樣,伸手輕輕揉了揉她柔軟的髮絲。

風千墨站直身,深凝著母女兩,心底卻有了一絲沉甸甸。

沒有品嘗過親情滋味的男人,此時此刻感覺到這樣的親情極容易能讓人滿足,暖而沉。

……

「千墨,你將周茵茵關押在了何處?」蘇雲沁哄好了兩個娃娃,把風千墨拉出了屋子。

還有單雲。

「怎麼?」他知道她要去見他們。

見周茵茵倒無所謂,可若是去見單雲……

男人不會讓她去見。

單雲必須死。

單雲是君明輝的朋友,這一點來說,他其實擔心蘇雲沁會給君明輝面子。

蘇雲沁舔了舔唇瓣,說:「我想讓周茵茵帶我去那凰族的領地。我需要跟她談條件。」

「要放她走?」男人沉聲問。

蘇雲沁點點頭,「她也成不了多大的氣候,除非她真的把我惹毛了。」

「想好了嗎?」

「我不是善良之輩。」她強調了一句。

她當然不會讓周茵茵這麼乾脆離開,她可不會忘記當初周茵茵差點要殺了她要殺了她爹的事情。

有時候報仇算賬,並非是要取對方性命,而是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把人折磨到痛苦不堪的地步。

「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金澤,你帶路。」

金澤莫名被點到名字,有些慌張地看向風千墨。

他這個做下屬的明顯感覺到自家陛下是不希望蘇雲沁去見,可這會兒燙手山芋就扔在了自己的手上,他莫名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但風千墨卻點了點頭。

這點頭無疑等同於是默許。

金澤暗暗嘆息了一聲,只好帶路走。

蘇雲沁察覺到他們主僕之間的視線交流,倒也不說什麼。

待他們離開后,金冥迎上前來,說道:「爺兒,有件事……」

「什麼事?」

「周韻夫人跑了。」

風千墨驀地抬眸,幽邃懾人的眸光直視著金冥。

金冥只覺得頭皮發麻,這極具威懾力的眼神,讓他心驚。他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解釋說道:「那位周韻夫人一聽說鳳族被滅,她執意要走,還用自殺作為威脅。」

要不是看在那是岳母的份上,他也真的忍夠了。

不過這次先將鳳族殘留的餘黨解決了,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

……

漠北的天牢修建之地比較隱蔽,因為地質關係,無法修在地下。

如今漠北所有的軍隊皆在風千墨的手中,他能隨意調動整個漠北的軍隊——雖然不是很多。

不過至今漠北尚無君王,大臣們怎麼進行抉擇也是漠北的事情。

蘇雲沁走入牢房,牢中乾燥乾淨,比古周國的地牢要環境好許多。

金澤走在前,蘇雲沁走在後。

她忽然問道:「我能去見單雲嗎?」

「額……蘇姑娘,爺兒吩咐過,不行。」

「哦。」蘇雲沁撇撇嘴,在心底暗暗想著某男真是小氣鬼。

她不過去見個犯人,像防賊似的。

金澤不由得小心翼翼看一眼蘇雲沁,見她面露不虞,暗暗咽口水,不敢多言。

蘇雲沁又道:「你們家爺兒,就是小心眼。你回頭記得告訴他,他越是這麼防著,我說不定哪天就真的會給他戴個綠帽。」

金澤:「……」

這話,他可不敢告訴風千墨。

「記得告訴他,要原封不動地告訴他。」蘇雲沁又拍了拍金澤的肩膀,她盯著金澤的眼神里還帶著威脅之意。

金澤後背默默發寒,呆愣愣地點了點頭。

蘇姑娘果然是不怕死。

走至周茵茵牢房前,牢房內的周茵茵聽見了動靜,立刻撲了上來。

「姐姐。」她抓住了牢房的鐵欄,雙眸迸射出了期待的光。

她分明都表現出誠意了,他們怎麼還要關押她?

蘇雲沁漠然看著她。

「姐姐,你是不是要放我出去了。」

「我不是你姐姐。」蘇雲沁冷漠回道。

周茵茵身子一僵,臉上的表情也僵硬了好久,才弱弱地說:「蘇姑娘,我是真的……真的想幫你。」

「想幫我?」蘇雲沁似笑非笑看著她。

周茵茵忙不迭地點頭。

「那好,我跟你談一個條件。」蘇雲沁往牢房更靠近了幾分,語氣幽幽,面容更是隱匿在了暗處,「你若是想出去,我可以放你走。但相應的,你要領我們去凰族。」

還凰族,對於這個稱呼,她是真的無力吐槽。

不管這些人要做什麼,她確定風千墨肯定是要徹底除掉他們。

而她,要的是葯。

周茵茵猛地抬頭,囁嚅了一下唇:「可凰族的人都認得我,覺得我是敵人。」

「不會,你主動示好,按照我的吩咐做。」蘇雲沁邊說邊從袖中取出了一粒藥丸,遞給了她,「吃掉,否則我不會放你出去。」

周茵茵一心想著要出去,其他的事情也不想了,便在鐵欄處伸出手接過了她遞來的葯,一口塞進嘴裡。

吞入腹部,她才想起要問蘇雲沁,這到底是個什麼葯。

不過一抬頭看著蘇雲沁臉上漾開的笑容,她的心底咯噔了一下。

該不會是……劇毒吧?

「放心,不是害你的葯。」蘇雲沁忽然道。

周茵茵暗暗鬆了一口氣。

「就是折磨你的葯。」

「你!」周茵茵連忙要用手摳住舌頭,想將葯吐出去。

蘇雲沁淡漠地說:「摳出來你也別想出去,一輩子在牢房中待著。外面的世界這麼好,看來你並不想出去看看?」

周茵茵的動作一頓。

她瞪著蘇雲沁。

「你幫我完成這件事,我就給你解藥。」

當然,她怎麼可能真的給周茵茵解藥。

她也說的很清楚,自己不是什麼善良之輩,她不過是要將周茵茵玩弄在掌心中罷了。

周茵茵卻信以為真,忙點頭,說道:「好。」

解決了周茵茵后,蘇雲沁才吩咐道:「明日天亮之前,我會過來接你。」

她說完這話,便走出了牢房。

金澤跟隨在後,問:「蘇姑娘,那姑娘……真的信得過?」

「當然信不過。」蘇雲沁揚唇,「可就是信不過,所以才要利用她。那葯,每隔七日發作一次,周茵茵是個怕死怕痛之人,以她的性子敢不聽?」

金澤點點頭。

這種陰毒的招數,果然跟他家陛下如出一轍。

這二人日後真的在一起,那日後這天玄的天下,肯定非常安定。

走到牢房門口,蘇雲沁的腳步忽然一頓。

不遠處靜靜停駐著一輛馬車。

這輛熟悉的馬車,蘇雲沁立刻認出了。

「君大哥?」她蹙了蹙眉。

在牢房門口見到這輛馬車,並不高興。

君明輝得到消息相當快速,竟然這麼快就趕來了,即便是天焱與漠北本就是鄰國。

車簾被人挑開,君明輝下了馬車,看見她,微微一笑。

「雲沁。」

亦如往常雲淡風輕的微笑,亦如往常的謫仙之姿。

可蘇雲沁依然覺得他有些不同了。

她走上前,問道:「你怎麼來了?」

君明輝確實不同了。

他四周的侍衛多了許多,穿著沒變,看他的舉手投足之間都多了帝王的氣勢。

最近忙著漠北的事情,天焱發生了什麼她壓根不知道。

「不如換個地方說說?」

「不必了,就在這裡吧。」她不想走遠。

尤其是她家還有一壇醋缸。

金澤在後方也正緊緊盯著他們,可沒有一點要放鬆的意思。這個君明輝總是莫名其妙出現,這個人是他家陛下最大的敵人,他必須要盯緊了。

蘇雲沁也回頭看了一眼金澤,暗嘆:「好吧,換個地方吧。」

「蘇姑娘。」

「你回去跟你家爺兒交差。」

金澤:「……」

蘇姑娘真是要他的命,回去就是找死啊。

他若是跟風千墨說她跟著其他男人離開了,他會死得相當難看。

「或者你跟著我一起去。」

蘇雲沁知道他心底擔憂什麼,也只能暗暗嘆息了一聲。

……

酒樓熱鬧之地,夕陽餘暉落下,斜斜灑進酒樓里。

蘇雲沁選了一個靠窗能曬到夕陽之地。

「君大哥,你若是來為了單雲的事情,還是免了。單雲的事情都是千墨在處理,我無權過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開門見山說。

說完這話,她發現她越來越學會某男的套路了。

這種說法,倒顯得她有些故意推卸責任。

她倒也神色平靜。

君明輝抬起頭來,有些失笑:「你真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