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近乎瘋狂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16
A+ A- 關燈 聽書

男人黑了臉。

這隻貓竟然一直躲在床底下,不知道躲了多久。

雲輕歌沒有注意到男人略帶深意的眼神,走向了黑貓。

「你咋了?」

黑貓:「主人,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西玄一趟哦。」

雲輕歌眯眸。

這個時候去西玄?

不行吧,她可是不能去的,畢竟多事之秋,而且夜非墨就在身邊,在即將奪位的前提下,要去西玄把大反派拋棄,她不可能做得出來這種事情。

黑貓搖了搖尾巴,還想解釋,貓身就被一隻大手給提起,扔遠了。

「逗貓重要,還是本王重要?」

雲輕歌看向此刻正跟一隻貓兒吃醋的男人,暗暗感嘆了一句,幸好這死系統沒有變成男人,不然遲早要死在大反派的手中。

「你怎麼這麼小氣,我擔心它是不是不舒服嘛。」

她和黑貓說話,其他人自然是聽不懂的,但外人眼中所看見的場景大抵就會是她在這兒逗貓罷了。

男人冷著臉直視著她的眼,「本王重要還是貓重要?」

非得在這個問題上糾結。

雲輕歌嘴角抽了抽,乾脆撲進他的懷裡蹭了蹭:「當然你重要,這種問題你還問出來,真是的!」

她邊說邊踮起腳尖在他的微綳著的下頜上吧唧了一下。

「阿墨,你真幼稚。」

男人:「……」

不過看在她在懷裡撒嬌的份上,他也不計較她這麼多。

「我餓了,帶我去用膳吧。」

雲輕歌話剛落,他就將她抱起往外走。

黑貓蹲在角落裡,弱弱在地上畫著圈圈,當真是無比怨念中。

別人是虐單身狗,這對倒好,完全就是在虐單身貓。

……

用過膳后,男人才沒有再抱著雲輕歌,鬆開她去了書房。

雲輕歌才一把揪起黑貓,目光沉凝中帶著不滿:「剛剛你想跟我說什麼?」

黑貓舔著自己身上的毛,輕哼了一聲。

它這可憐的單身貓……

「快說!」

雲輕歌的語氣一沉,也驚得黑貓立刻坐正了身子,連忙解釋說:「主人,我讓你去西玄也是因為雲挽月還在西玄,儘早把雲挽月解決了,也可以增加咱們的任務值,對吧?」

還「咱們」。

雲輕歌瞥了它一眼,很想說它丫的在她增加任務值期間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還好幾次坑了她。

「現在我過去,殺不了雲挽月不說,而且還會跟我家阿墨分別,這事兒不妥。」

在這樣關鍵時刻,她要陪著她家男人登基。

黑貓攤了攤貓爪子,忽然不說話了。

她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在殺了這女書中女主和幫助大反派登基之間,誰重誰輕。

它覺得,只有殺了雲挽月,大反派遲早會拿到帝位。

「等等。」雲輕歌半眯起眸子,詭異地看著這隻貓兒,「你是故意把我弄過去,跟夜無寐見面吧?什麼解決雲挽月,都是你的鬼扯!」

黑貓:「……」

雖然它確實想讓她去見夜無寐。

雲輕歌捏了捏下顎:「想都別想。」

更何況如果把雲挽月殺了,到時候大反派再登基了,她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再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她可不傻。

「你難道為了留下來,寧願留著雲挽月?」

「你說得倒是輕巧。」她撇了撇嘴,「雲挽月送到西玄皇帝手中能否活下來都是個未知數。即便是真的能夠活下來,我現在趕過去她估計早就逃跑了。」

黑貓很訝然。

「哎呀,主人,我忽然覺得你分析得很有道理。」

雲輕歌懶得理它,只是翻了一個白眼。

而且憑雲挽月那種女人的心思,她會忍下這口氣?必然會重返回來,找她和夜非墨報復。

她就靜等著那女人出現好了——

又過了幾日,雲輕歌也發現了夜非墨最近非常忙,只有晚上就寢時才能見到他。

即便是這麼忙碌的幾日,男人每日晚上回到她身邊還要跟她耳鬢廝磨,就不肯放過她。

直到她聽說了關於南方爆發瘟疫的事情。

而今日,隔壁的書房確實不見男人的聲音,她聽說了男人在宮中,便決定去宮裡。

「王妃要入宮?」

吉祥被雲輕歌勒令準備宮裝入宮,有些懵,但迎視著雲輕歌那雙十分堅毅的眼,她還是乖巧地轉身去準備了入宮的衣著。

吉祥替她穿戴時,不由得看了一眼鏡中皮膚有些發黑的女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王妃這皮膚不知何時能夠變回去。

「吉祥,你就不必跟著我入宮了,我自己入宮。」

吉祥略帶幾分擔憂,不過也不敢多問。

雲輕歌打扮妥當自己便入了宮,打聽到夜非墨在御書房,正要去書房,忽然迎面走來了一隊人。而她,正好與為首的男人目光相撞。

她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見過夜天珏了,今日一見,才看見男人憔悴了許多,甚至不修邊幅。

他下巴上已經長出了許多青色的鬍渣,和以前她印象里的夜天珏相差甚遠。

她頓住腳步。

夜天珏看見她也怔了一下,不知是因為這黑沉的皮膚還是因為沒有了那半張紫色的瘢痕。

「輕歌?」他率先出聲喚了她一聲。

雲輕歌禮貌性地朝著他略微頷首:「殿下。」

如今還能尊稱他一聲太子殿下,再過不久,大概就是……他被廢的消息了。

其實書里也有皇帝病重的事情,書中寫到皇帝重病是因為心病導致,整個太醫院的太醫們束手無策。最後皇帝在遺詔里寫了讓太子繼承皇位,夜天珏因此而順利登上了皇位。

如今,這位太子已經過了他最輝煌的時代了。

夜天珏見她要繞過自己離開,連忙大步過去攔住了她的去路。

「我有話與你說。」

他的聲音聽著有些嘶啞。

雲輕歌淡淡看著他,「殿下如若有話說就直說,畢竟當著這麼多人面,你攔住我的去路多少不妥。」

夜天珏一怔,看著她冰冷的模樣,腦子裡浮現起以前還未嫁作人婦時的她,總是纏著他,總是在他的面前出現。

而他呢?

如何對她的?

不是厭惡地皺眉就是生氣地讓下屬把她扔開。

如今的他丟失了太子妃,丟失了他心頭的白月光秦暮雪,唯一能夠得到的……

他看著雲輕歌,眼中掠過了一抹近乎瘋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