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他如何甘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23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依舊還是冷冷清清地掃弄著他,正好捕捉到他眼底那濃郁而不加掩飾的偏執目光,頓時臉色一黑。

「你想幹什麼?」

「輕歌,你誤會了。」夜天珏被她那冷漠而疏遠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回過神來才放緩了語調,「本宮只是想來有些話想與你說罷了。」

雲輕歌:「……」

她並不覺得她有什麼話好說的。

男人往前了一步,像是要逼近她。

雲輕歌並不懼怕,自然也不會退後,站在原地不動。

「我之前負了你太多,你讓我補償你,你……」

「殿下不必了。」雲輕歌聽著他這故意惹人遐想的話,聽得額際上青筋暴跳,冷淡打斷他的話,「我現在急著去找我家王爺,殿下若是無事就別擋著我的路了。」

她說罷,繞過他就要走。

忽然,手臂一緊。

雲輕歌皺眉驀地瞪向拉扯著自己手臂的男人,真想送他兩個大巴掌。

這男人到底想幹什麼?

「放手!」

夜天珏即便是被她凜冽的目光注視著,也不肯放手。

這感覺便像是,一個個他視為最重要的女人全都離他而去,他不想看見這些女人決絕離開的背影。

雲輕歌是,雲挽月也是,秦暮雪亦是。

雲輕歌又掙了幾下,沒掙脫。畢竟這男人的力道很重,她根本掙不開。

「在做什麼?」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也正是這道熟悉至極的聲音,雲輕歌察覺到了夜天珏的分神,手臂上的力道也鬆了幾分,她連忙甩開走向了不遠處的男人。

夜非墨立在不遠處,面容掩在面具之後,不知他的表情。但,隱在面具后的眸子卻沉斂著無數寒芒,似是極其不悅。

她跑過去,直接挽住了他的手,極其坦然地說:「阿墨,太子欺負我!」

夜非墨眸一眯,危險而寒涼地剜著夜天珏。

他看看清楚了這男人剛剛是怎麼拉拽著他媳婦的。

夜天珏抿唇,只是輕輕說了一句:「不過是誤會。」

這般解釋實在太蒼白了。

夜非墨反手握住了雲輕歌的手,將她帶回御書房。

二人走遠了,夜天珏還隱約聽見他們夫妻二人的對話。

「你怎麼來了?」

「想你了。」

這麼簡單的兩句對話,卻十分扎心,扎得他心底發疼。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不行!

他如何甘心?

如今其他女人都得不到,那隻能得到雲輕歌。

……

入了御書房,雲輕歌才發現皇帝並不在。

「我怎麼瞧著這兒成了你的地盤?」

夜非墨將她牽到了御案前坐下。

原本只顧著說話的雲輕歌察覺到自己坐了一個燙人的位置,猛地站起身來,「這個位置怎麼能給我……」

「坐下。」他摁著她的肩膀,讓她原本要起身又給按回了椅子里。

雲輕歌抿唇,只能乖巧地坐回位置里。

「瘟疫的事情我都聽說了,那個……」她剛要開口,書房門被敲響了。

雲輕歌彷彿被嚇到了一般,猛地站起身來離開了椅子。

這可是皇帝的位置,若是讓其他的宮人看到她這麼大逆不道,豈不是毀了夜非墨這麼久的策劃謀略。

夜非墨側頭看向門外。

一名小太監小心翼翼出聲說:「王爺,皇上聽說靖王妃來了,想見王妃。」

雲輕歌立馬要站起來,激動地說:「我這就去……」

這一個字還沒有落下,男人再次伸出手把她拉回來。

「幹嘛?」

「我與你一同。」

雲輕歌詫異看著他,甚至覺得他是知道皇上讓她過去幹什麼。

只不過,這冰冷的面具令他的神色看不真切。

雲輕歌沒有反對,由著他牽著手去往皇帝的寢宮。

「現在皇上都已經將御書房交給你了?」

他淡淡嗯了一聲,才平靜解釋:「奏摺太多,搬來搬去並不方便,索性便直接在御書房幫他批改。」

這話,讓雲輕歌都驚了好久。

畢竟之前可不曾想過這種事,她一直以為皇帝對夜非墨並沒有多麼喜愛,畢竟她剛剛穿越來的時候可是親眼看見男人被皇帝冷落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大手落在她的腦袋上,竟是揉了揉說:「你還在想什麼?」

「唔,也沒什麼,別揉,把我髮型都揉亂了。」她抓過他的大手,用小手握著,似埋怨似嬌嗔地說了一句。

拉著男人去了皇帝的寢殿。

……

「陛下,靖王與靖王妃正在殿門口候著了。」

「快讓他們進來。」皇帝掙扎著起身,奈何身體虛弱無力,掙扎著半天也起不來。

一旁的宮女匆忙著急地去將人攙扶起。

雲輕歌踏入殿內便瞧見了皇帝這一副彷彿要奄奄一息的模樣,她略帶深意地看了一眼夜非墨。

很顯然,皇帝如今這身子怕是撐不住多久了。

「靖王妃,你且過來。」皇帝推開了宮女的手。

雲輕歌走近到床畔前行了一禮:「皇上?」

「你會醫術是么?」

雲輕歌抿唇,不太確定地看了一眼夜非墨。

她還真的不知道皇帝這番問題是何意。

夜非墨只是朝著她輕輕點了點頭,似乎在用眼神告訴她放心下來。

雲輕歌才道:「是。」

「這次瘟疫之事,若是再不阻攔恐要傳到帝都,這事兒,你去處置吧。」

聽見這道吩咐,雲輕歌的眉心狠狠一跳。

原來是讓她去治瘟疫。

「我……」

「若是這次事情做好了,朕即便是死之前也會答應你一個要求。」

雲輕歌:「……」

她覺得她還真沒有什麼能讓皇帝答應的事情,不過經這麼一說,她倒是坦然接受了。

「皇上放心,我自然會好好治瘟疫。」

這事兒在書中也有寫到,按照書中的劇情走向,走到瘟疫這兒,距離夜天珏登基的時間就更近了。她不確定經過這次變數,是否還會按照原小說里的劇情走下去。

她偏頭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墨衣男人,他這張冰冷的面具始終讓她琢磨不透他的神情。

雲輕歌收回目光,看向皇帝。

「非墨要代朕處理國務,但你一介弱女子,朕相信非墨也不放心,你且與丞相一同去吧。」

雲輕歌:「……哦。」

她又看了一眼夜非墨。

她發現男人的唇角緊抿,雖然只是一個細微的小表情也已經昭示著不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