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看緊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3:54
A+ A- 關燈 聽書

他也不生氣不責備,目光依舊溫和地看著她。

蘇雲沁身子往椅背上靠,抱著手臂,直視他。

「君大哥,單雲……」

「把他交給我,漠北任由你們處置。」君明輝終於說出了目的。

他知道鳳千墨必然不會同意,所以直接找她。

蘇雲沁發現男人的改變,不單單隻是氣質上的改變,更是做事上的風格改變。

他已經不再是以前她所認識的君明輝了。

她微微頷首:「君大哥,一個漠北,對我家男人來說隨時都能打下來,並沒有多大的用處。你給的這個籌碼,他恐怕不會同意。」

原本溫和的男人忽然攥住了拳頭。

每次從蘇雲沁的嘴裡聽到「她的男人」四個字時,就格外地難受。

「單雲沒法給你,這是你們男人之間的事情。」蘇雲沁道,「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君明輝抿唇。

他垂眸。

他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錯了,為什麼他和蘇雲沁的關係會變成如此僵硬。

蘇雲沁也沒有直視著他的眼,心底也有些不舒服。

以前,她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她會和君明輝站在對立的一面。以前的五年,瞬間就被斬斷的感情抹平了。

她站起身來,「若是無事,我先走了。」

君明輝沒有阻攔她,目光落在眼前的杯盞中,那一顆心久久無法平靜。

他的雲沁,也變得陌生到讓他覺得可怕。

……

回到客棧后,蘇雲沁一入屋,發現屋中似乎有些冷。

風千墨坐在桌案邊正在看信件,聽見動靜正好抬起頭來,眯起幽深的黑眸看向她。

男人的瞳孔里閃爍著深邃而危險的光。

蘇雲沁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將門給闔上。

「大寶小寶呢?」

「睡了。」他的語調很平靜。

蘇雲沁低低地哦了一聲,便走了過去。

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下,沙漠上的夜空總是格外明亮,漫天星空照耀。

幾縷月光傾灑入屋,落下一地清輝。

蘇雲沁看了看夜色,又看了看坐在桌案邊擰著眉的男人。

「你這麼瞪著我幹什麼?」她忽然問。

男人忽然起身,逼近她。

蘇雲沁站在原地,眨著眼眸看著他的臉。

男人俊臉上好像暈滿了不悅,只是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裡惹到了他?

「出去了這麼久?」沉默許久的男人忽然問道。

蘇雲沁嘴抽了抽,輕輕點點頭,「那個……確實,有點事情……啊,你幹嘛?」

她話還沒有說完,他忽然將她攔腰抱起走向了床榻。

……

第二日,蘇雲沁成功起不來。

而風千墨天色微亮便走出了屋門。

「爺兒,單雲死了。」金冥上前復命,「這事情讓君明輝知道了,他現在……」

風千墨看向外面的朝陽。

「岳母的消息可有了?」

「並沒有,她受了傷,應該去不了多遠之地。屬下猜測,恐怕是被人給救了。」

男人蹙了蹙眉,收斂起眸色。

他想不明白周韻的心思。

畢竟周韻身上有蠱後母蠱,為了保住蘇雲沁的命,絕對不能讓周韻落在敵人之手。

他眼神驟然一沉,沉聲吩咐:「派人找,倘若能尋到,必須寸步不離看著。」

「是。」金冥點點頭,又頓了頓,「爺兒,那鳳族這邊事情解決了后,是否要回天玄?」

這個問題,讓男人的眼眸閃爍出了一分柔色。

若是能解決了鳳族,等同於將蠱王和蠱后的事情也一同解決了。

既然如此,他便能與蘇雲沁好好在一起。

如此是最好的。

蘇雲沁迷迷糊糊的似乎在屋中聽見屋外有談話聲,但昨晚上被某男折騰地太累,最後又沉沉地睡去了,根本沒有察覺到。

不知睡了多久,鼻子痒痒的。

她閉著眼睛,不耐煩地用手揮了揮。

總覺得有東西在撓她的鼻頭。

等她揮走,那柔軟的東西又撓了上來,終於讓她不耐煩地睜開眸子。

只見兩個粉雕玉琢的小臉在自己的面前放大了幾倍。

「大寶小寶!」蘇雲沁坐起身來,差點要罵人。

這兩個臭傢伙,竟然用一根羽毛撓著她鼻子。

被她突然坐起身的呵斥聲給嚇到,蘇小陌手中羽毛立刻塞到了妹妹的手中,連連往後退去。

「娘親,是妹妹讓我乾的。」蘇小陌立刻把鍋甩給了蘇小野。

蘇小野瞪圓了眼睛,指著蘇小陌,「哥哥,你怎麼能嫁禍給我。」

蘇雲沁伸手揉了揉額際。

兩個活寶。

「你們爹呢?」蘇雲沁低下頭才發現自盡沒穿衣裳,她連忙扯過衣裳邊穿邊問。

這兩個小破孩還真是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蘇小野咬著手指,歪著頭回答:「爹爹說,他去找什麼凰族了,我們千萬不要吵醒娘親。可是哥哥把娘親給吵醒了。」

「……」她看他們就是故意的。

蘇小陌也很是同意地點點頭。

蘇雲沁揉了揉眉心,猛地揉著眉心的動作一頓,她抬起頭。

「去凰族?他自己去?」

「是哇!」

「靠!」蘇雲沁連忙跳起來。

不是說好他們今天一起行動的嗎?他倒好,自己跑去了凰族。

「娘親,那個壞叔叔今天死了。」蘇小陌那清脆的聲音讓蘇雲沁匆忙穿衣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蘇雲沁不可思議地轉頭看向兒子。

「你聽誰說的?」

「就是金澤蜀黍哇!他說,單雲自己在牢中自殺了,不知道是因為什麼。」

蘇雲沁蹙眉。

她想起昨天見到君明輝,他讓她將人交出。

難道風千墨是知道她去見了君明輝,知道君明輝的要求,所以……

她沉斂了眸色。

她穿戴整齊后,喚了一聲:「邪風!」

因為時間關係,她現在也要去凰族看看,所以兩個孩子只能再次給邪風看著了。

她知道,即便風千墨離開也必然會留下邪風在她的身邊。

邪風閃身掠入屋中,站定在她的面前。

「幫我帶著孩子,我要去天牢裡帶走周茵茵。」

邪風無奈地點點頭。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像是帶孩子的「奶娘」了,沒事就得帶孩子。

蘇小陌和蘇小野眨巴著晶亮的眼睛,看著蘇雲沁。

蘇雲沁在兩個娃娃臉上一人親了一口。

……

一個半時辰后。

馬車停在了漠北一座小鎮上。

因為漠北領土本就小,從皇都走到這處,費不了多少時間。

周茵茵挑開車窗往外看,點點頭說:「就是這裡,這個小鎮上幾乎都是他們的人。這些鳳族人,哦不,這些凰族人在這兒做生意為主。」

「維持生計?」蘇雲沁問。

周茵茵點點頭。

蘇雲沁的目光落下,看著她似乎有些緊張,雙手交疊,一雙眼睛里映著不安。

看來這裡面有她不想見的人。

「下馬車。」她抬了抬下頜,示意周茵茵先下馬車。

周茵茵為了活命,自然也只能下馬車去。

蘇雲沁隨後跟上,抬頭看著這座鎮子,眸輕輕眯了眯。

凰族的人看來也還是比鳳族人活得滋潤,至少還在綠洲上,還有像樣的房子。

她將面紗扯上,只留下了一雙美眸在外,一次遮掩風沙入口鼻。

今日風沙較大,整個天空萬里無雲。

周茵茵深吸了一口氣,往鎮上走。

鎮上也有小攤販,不過星星零零並不多。

人數不多,來來往往的人看見鎮子口突然出現了馬車,大家的視線都落了過來,皆是銳利十足。

蘇雲沁跟在周茵茵身後,問道:「這些人也都是平常受過訓練的嗎?」

周茵茵點點頭,「他們不但受過訓練,而且還一直研習蠱毒。」

「蠱王在他們誰的身上。」

「在族長身上。」

蘇雲沁相信周茵茵此刻不敢說謊,抿了抿唇,輕嗯了一聲。

走了幾步后,原本裝作在街道上逛街的眾人忽然皆從懷中抽出了武器,將她們兩個女子給團團圍住,不讓她們再往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