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我要這個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02
A+ A- 關燈 聽書

轉瞬間,她們便被重重包圍住。

蘇雲沁神情沒有一絲波瀾,卻推了一把周茵茵。

這突然一推,周茵茵一個猝不及防就踉蹌往前了好幾步,整個人都懵住了。

她轉頭不可思議地看著蘇雲沁。

蘇雲沁只是抬了抬下顎,示意她自己跟人解釋。

「茵茵?」忽然,在眾人的身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她看見周茵茵,竟帶著些微訝然。

人群散開,留出了一條道路讓身後的男人走出。

男人身材碩長,髮絲梳的一絲不苟,身著青色布衣,樸素中反而也多了一分仙氣。

他樣貌算上乘,此刻看著周茵茵的眼中竟是複雜的情緒。

有驚喜有難過還有不可思議。

周茵茵咬了咬下唇,才說:「我是……我是來投降的。」

這是蘇雲沁教她說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卻依舊不敢直視眼前的男人。

蘇雲沁是用面紗遮了臉,也裝錯謙卑的樣子低下頭來。

男人走上前來,目光先是掃了一眼蘇雲沁,最後落在周茵茵的臉上。

他逼近周茵茵,伸手鉗住周茵茵的下巴,逼迫她對視著自己。

「你可確定,你是真的要投降?」

這話問的有些多餘。

周茵茵有些無語。

而蘇雲沁更是暗暗翻白眼。

這鳳族都被滅了,不投降還有假?

「染哥哥,我……我已經無家可歸了。鳳族被滅了,我真的……沒地方去了。」周茵茵連忙放低了些許聲音,一副柔弱的模樣。

她本就生得美艷,隨便一個示弱便能讓男人動心。

面前這位叫做「染哥哥」的男人也是如此。

他一見到周茵茵放軟了態度,心情赫然湧起一絲激動之色,也鬆開了周茵茵的下巴。

「你若是早些嫁給我,也不至於到現在這個地步。這位是?」

他目光一轉,看向蘇雲沁。

周茵茵連忙笑著說:「這是我侍女。」

蘇雲沁的眼眸一深。

之前分明教她的是「姐妹」,可她卻說成了「侍女」。

這女人看來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周茵茵又道:「染哥哥,你喜歡這個侍女嗎?你若是喜歡,我就把她送給你。」

「……」蘇雲沁倒也不急。

她就知道,周茵茵這女人是不見棺材不會掉淚的。光是給她服毒,她一點都不害怕,看來她是確定眼前的男人會給她解毒?

可惜的是,她不知道的是這種毒是自己特製的。

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調製出解藥的。

蘇雲沁似笑非笑地看著周茵茵,眼神犀利。

周茵茵不懼怕,又道:「不過就是這侍女脾氣不怎麼好。」

她現在人已經在這裡了,她可不會再被蘇雲沁牽著走。她周茵茵有自己的人生,她不信蘇雲沁給她服用的毒沒有人能解!

眼前這位鳳玉染在這兒可是出了名的醫術好。

鳳玉染倒也是驚奇地看著周茵茵,又看了一眼蘇雲沁,眉眼一皺,一臉的不耐煩和不喜歡。

「不要。茵茵,我只要你。」

蘇雲沁站在一旁,聽得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這種話說出口,還真是讓她無語凝噎。

拜託,注意點影響好不好,這裡還有外人在這裡!

更何況,周茵茵看起來就不喜歡這個男人,可惜了這男人的一片痴心。

「不要啊,那就罷了。倘若其他男人看上她,不如就把人送出去吧?」周茵茵又道。

鳳玉染不滿她一直替侍女,說道:「這都是小事。你與我說說,這鳳族被滅一事。還有,你說你知道天玄皇帝的弱點,是真的嗎?」

周茵茵笑了,特地轉頭看了一眼蘇雲沁。

那模樣好似在向蘇雲沁挑釁。

「知道呀,天玄帝的弱點,就在我的手中。」

鳳玉染一聽,高興極了,忍不住抱住周茵茵親了一口。

周茵茵明顯是反感的,可現在為了活命她必須忍受這個男人的肌膚之親。

蘇雲沁默默跟隨在後,看著他們如此模樣,頓覺有些好笑。

看周茵茵這模樣顯然是反感的,又是憋屈的。

想要整周茵茵,很簡單。

她一點都不急,會慢慢整死周茵茵。

「走吧,我帶你去見族長,今日我們凰族來了貴客。這位貴客說了,他可以與我們做兵器生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們現在缺的不止兵器,還有人。

要對付天玄,光是這麼點人很難辦到。

憑藉他們這點力量,輕易扳倒一個國家,可不簡單。

周茵茵點點頭,眼神閃爍了一下。

「染哥哥!」

她突然想提醒眼前的男人,做兵器生意只是一個幌子罷了,遲早會死。

可話剛剛出口,腰際驀地一痛。

蘇雲沁不知何時走到了她的身側,也不見動手,她便感覺到整個後背疼得她要飆淚。

怎麼會這樣?

鳳玉染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問道:「怎麼了?」

「沒……沒什麼。」周茵茵深覺自己現在還不能太過囂張,否則被蘇雲沁給弄死的可能性更大。

她不想死,她還想要嫁人生子,過個正常人的生活!

好不容易熬到鳳族被滅族了,可是哪裡會想到這個蘇雲沁竟然把她給抓走了。

「走吧。」鳳玉染不再懷疑,握著周茵茵的手往裡走。

……

鎮子不大,可也足夠整個鎮上的人居住。

鎮子的百姓們因為突然有客人到訪,紛紛走出來看熱鬧。

蘇雲沁默默跟隨在後,只要周茵茵在路上說出一丁點不對的話,她便從懷中摸出了小石子,狠狠擊打在她的腰際穴位上。

這個穴位會讓她的毒發生反應。

石頭很小,只有指甲蓋的三分之一。

正是如此,周茵茵根本無從探究蘇雲沁到底是用什麼暗算自己的,畢竟沒有動手。

走入族長的樓宇前停下,鳳玉染說道:「你在這此等候,我進去與族長稟報。」

周茵茵微笑地點點頭,算是回應。

只是小容兒在臉上綻開地有些久,反而顯得僵硬了。

等人走後,蘇雲沁才不動聲色地提醒她:「你的毒,這些人是不可能給你解的,他們根本察覺不出你中了什麼毒。周茵茵,你最好給我老實點,否則……」

周茵茵才不信蘇雲沁的話,狠狠咬住下唇說:「你少唬我,我是絕對不會相信你說的。」

蘇雲沁不置可否地笑了。

「信不信由你,等會兒你便知道了。」

她懶得與這個女人多廢話。

有時候人都喜歡自欺欺人,尤其是像周茵茵這種女人,自以為是地厲害。

不得不說,周茵茵真是把周雲的所有缺點都繼承了,倒是這優點一個都沒有占。

不過一會兒,屋內有人走了出來,請她們二位入屋。

周茵茵看了一眼蘇雲沁,心底正在猶豫是否要按照蘇雲沁的話照做,還是一切根據自己的想法做?可若是……蘇雲沁說的都是真的,她豈不是等死?

心中衡量了一番,周茵茵只能咬牙承受,「算你狠。」

她走入。

整個廳堂里坐了不少人,其中一位坐於高位上,凰族族長也是個女子。

年紀應該比周韻大兩歲的模樣,面容稍顯老態,但依舊美艷。

自蘇雲沁踏入屋中,她便感覺到一道視線落過來。

她抬起頭看過去,猝不及防跟那人的視線相撞。

男人坐在族長的左下方,鬼面面具遮了臉,但她還是一眼認出了那是她的男人——風千墨。

她對視了一瞬,又不動聲色地低下頭裝作不認識的樣子。

她知道,風千墨肯定認出她來了。

這臉上的面紗對風千墨來說等於是隱形的。

男人輕輕眯了眯眼眸,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族長嚴厲地目光看向周茵茵問道:「你說你投降?」

「對。」周茵茵點點頭。

她現在好像除了倚靠凰族之外,別無選擇。

蘇雲沁垂眸斂盡眸底鋒芒。

「你也說了你知道天玄帝的弱點,弱點是什麼?」族長不像鳳族族長好忽悠,一雙眼睛精明銳利。

她看著周茵茵的那一瞬間,彷彿能把周茵茵給看穿了去。

周茵茵輕輕咬了咬下唇,心中早已有了衡量額,點頭說:「是啊,天玄帝的弱點只有我知道。他的弱點是……」

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看著她,等待著她給出激動人心的答案。

蘇雲沁觀察著周茵茵的表情變化,只是一眼便能看出她的心思如何。

這個女人還真是不怕死。

「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我認得,就是我的姐姐。」周茵茵還是說出了口,她看向蘇雲沁,臉上露出了陰狠的笑容來,彷彿一切都不怕了。

她真的不擔心,即便蘇雲沁用毒威脅她,她也不怕。

她有人撐腰了!

「你姐姐此刻在何處?」族長一聽,視線依舊銳利,語氣卻也溫和了些許。

她知道鳳族被滅了,周茵茵會投降也在情理之中。

她暫且信她周茵茵一次又何妨?

「我姐姐現在……」周茵茵瞥了一眼蘇雲沁。

「族長,剛剛談生意時,你給的價我不是很滿意。」

「對,不知道墨公子是否改變主意了?」

「我確實改變主意了。」風千墨幽幽說著,目光落向蘇雲沁,「我要這個女人。」

他指著蘇雲沁,語氣霸凜強勢。

這種無形之中而來的壓迫感,讓人甚至連一丁點的反對機會都沒有。

周茵茵則是心底狠狠咯噔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