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可疑夫婦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38
A+ A- 關燈 聽書

吉祥連忙說道:「王妃,奴婢覺得這丞相大人看王妃的眼神有些不對,您還是與他保持遠些距離。」

雲輕歌但笑不語,只是搖了搖頭。

左逸軒跟夜無寐是好友,所以她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左逸軒不會對她不利。

大概是因為雲輕歌這番模樣太淡然太無所謂,吉祥那叫一個憤慨,語氣就更加著急了。

「王妃,奴婢可是認真的!您可千萬別……」

「知道了。」雲輕歌扶了扶額,暗想這丫頭死活要跟著她來大概是因為幫夜非墨看住她的吧?

這死丫頭。

她心底低低地罵了一聲。

馬車又在半路趔趄了一下,差點栽倒側翻在地,外面有人叫道:「是何人這般不長眼睛衝撞大人的馬車?」

因為前方的左逸軒的馬車倏然停下來,以至於後方的雲輕歌馬車也跟這急剎車,險些兩駕馬車相撞在一起。

雲輕歌掀開車簾看向外面。

遠處一名婦人跪在前方,不斷朝著左逸軒的馬車磕頭。

「求求大人救救我吧——」

雲輕歌眯了眯眸子。

女子依舊還在磕頭,磕得額際上紅腫一塊,再加上一雙眼睛也因為哭泣而紅腫,整個人狼狽不已。

這時候左逸軒終於還是掀開了車簾,瞥了一眼這女子,轉而對後方的雲輕歌說:「靖王妃,還勞煩你給這位夫人看病。」

雲輕歌輕輕哦了一聲,起身走向了女子。

此刻女人抬頭看了她一眼,二人目光相對,雙方眸子里都極快地閃過了一抹驚愕之色。

雲輕歌驚愕是因為,這女人雖然是一張陌生的臉,而且臉上還有許多臟污,可那雙眼睛……妖媚至極。這般眼眸,跟雲挽月的雙眸像極了。

她甚至有那麼剎那懷疑這女人就是雲挽月。

而女子的驚愕之色大抵是看見了她黝黑的皮膚?

「王妃,您是王妃吧?還請王妃救救我和我家夫君……」

說著她一手拽著雲輕歌的衣袖,一手指著不遠處躺在地上的男人,一雙眼睛期期艾艾地看著雲輕歌,說著說著兩行清淚便順著眼角滑落下來。

雲輕歌倏然拽回了衣袖,平靜說:「好,我去看看。」

不知是不是這女人的雙眼實在跟雲挽月的太像了,所以下意識的,被這女人拉著衣著時就感覺到不舒服。

她走向那方躺在地面上的男人,蹲下查看了一番。

左逸軒忽然道:「將他們帶到客棧再說,天色越來越黑,你我行路都不便。」

丞相的話確實沒錯。

雲輕歌收回了手,輕輕頷首。

而此刻,那名婦人一臉感激地朝著左逸軒磕頭,感恩似的說:「丞相大人真是個好人。」

左逸軒沒什麼反應,甚至連眼神都懶得給這個女人一下。他轉身上了馬車,隨即吩咐了兩名下屬把夫妻難民帶走,才啟程。

雲輕歌抿了抿唇,上車。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衣袖上,眼神滯了一下。

這衣袖上剛剛被那女人抓過的地方留下了一灘發黑的血跡。

黑貓湊過來嗅了嗅,很是不滿地說:「這是死人血,主人,你今日恐怕要倒霉……」

「咚」地一聲悶響,雲輕歌一拳頭砸在了黑貓的腦袋上。

這死貓,就不會說些吉利話。

「不過……你如何知道這是死人血?」不得不說,這坑爹系統這麼多次都沒說過什麼好話,每次都把她坑了,這次卻說她要倒霉了,可信?

黑貓委屈地叫了一聲,用貓爪子抱住了腦袋,那叫一個可憐兮兮。

「主人,你不信我?我雖然是系統,可我現在可是一隻貓,一隻與普通貓不同的貓!」

雲輕歌:「……」

除了會說話之外,她還真沒有看出它有什麼不同。

黑貓又說:「這個女人不簡單,主人小心哦。」

不用它提醒,她也會小心的。

況且,就淡淡憑那女人一雙極其相似雲挽月的眸子,她就知道不能大意。

雲挽月說不定想要殺她,千辛萬苦逃回來……

……

入了客棧后,因為瘟疫爆發的緣故,這兒住店的人幾乎沒有。

夫妻兩人不知是不是因為長途跋涉,所以雙雙暈厥了過去,只能讓左逸軒的下屬把他們二人抬進了屋中。

雲輕歌跟隨著入屋給他們二人診脈。

只是,很快,她就皺起了眉頭。

左逸軒站在另一側,神色也多了一分不解問道:「怎麼了?」

「他們這不是生病染了瘟疫,而是中毒了。」

「哦?」左逸軒揚了揚眉梢。

「咳咳咳……」女子率先咳嗽出聲,不知是不是因為聽見了雲輕歌扥話,連忙坐起身來,輕咳著說,「是,我們是在半路被人追殺的。我相公……為了救我,差點喪命。」

她說著抓過了身邊男人的褲腳,一個用力把褲腳撈起,雲輕歌才看見男人這腿上有很深的一道刀痕,血肉模糊,不知力道用了多少成,皮開肉綻的模樣著實令人害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慢慢轉回目光打量男人的模樣。

這男人臉上的污垢已經清洗乾淨,面容極其白凈,看上去可不像是一個難民……

五官深邃,甚至像是異族人。

黑貓忽然跳上了她的肩頭。

這突然竄上來的黑貓,驚得一旁的女人驚叫了一聲,聲音也尖利了幾分問道:「這兒怎麼會有貓?」

那語調,好像是在控訴似的。

雲輕歌淡淡睨她一眼,才回答:「這是我的貓。」

「你?」女子一怔。

「好了,你丈夫這腿上的是皮外傷,我可以給他上藥包紮,至於你身上的毒,就看夫人願不願意解了。」

女子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緊張而激動地看著雲輕歌,隨即道:「我的毒怎麼解?」

「呵呵。」雲輕歌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笑。

不知是不是錯覺,女子總覺得雲輕歌的笑容特別陰森詭異,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皓齒。

她抿唇。

「要解毒,需要您生食十種毒物,這十種毒物單說南尋,更加嚇人的是劇毒很容易一個不慎身子受不住就會死。」

女子倒吸了一口涼氣,「您……您是在嚇唬我吧?王妃還有這種奇怪的喜好?」

「呵呵,我是在騙你?夫人若是不信就罷了,不過你丈夫這腿,還是你給你丈夫包紮吧,跌打葯在此。」

說罷,她把藥瓶塞進了女子的手中,也不顧女子那茫然的目光,起身走了。

雲輕歌因為背轉過身,也不曾瞧見身後的女人眼中閃過的濃烈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