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這麼做作的表演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09
A+ A- 關燈 聽書

她剛要張口拒絕,卻被族長坦然點頭答應了。

「這個女人嗎?周茵茵,這個女人就送給墨公子吧。」

「可……」周茵茵話還沒有說完再次被族長給打斷。

「一個侍女都不捨得給,讓本族長怎麼相信你?你還說什麼你姐姐就是天玄帝的弱點,你真的以為我們很好糊弄?信不信本族長立刻派人趕你出去!」

族長突然發怒,所有人都能噤聲。

饒是平日里再是喜歡周茵茵的鳳玉染也只能抿唇不語。

周茵茵心底委屈,她娘親都沒有這麼罵過自己。她忍著心底的那點委屈感,只好點頭說:「好,這侍女就給這位墨公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早已看得出來那是風千墨了,既然是風千墨,肯定是故意要走蘇雲沁的。

該死的!

蘇雲沁輕飄飄地掃了她一眼,看著她懊惱的樣子,眼底閃爍出了一絲笑意。

「侍女,還不過來?」風千墨出聲,語氣轉而嚴厲了幾許。

蘇雲沁無法,踩著細碎的小步子一點點靠近男人。

走了許久,這步伐慢到讓周圍的人產生反感之時,她才走到了男人的身邊。

「公子,奴家……奴家會害羞的。」她嗲著聲說,噁心死周圍的人。

聽著這嬌嗲到讓人犯噁心的語氣,不少人都已經反感到了極點。

族長更是狠狠咳嗽起來,以此來穩住自己的情緒。

倒是男人最為淡定,面具后的鳳眸染著一分似笑非笑。

他似是看明白了蘇雲沁的那點小心思,但什麼也不說。

蘇雲沁則是垂著頭,一臉羞赧。

「那麼,墨公子,這事情算是成了?」族長見風千墨似乎當真喜歡的模樣,心底湧起一絲喜悅,連忙問道。

風千墨唇角揚起一絲弧度。

「自然。」

蘇雲沁暗暗翻白眼。

哼,就知道把她當成侍女。

「看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今日不如墨公子就暫住我們鎮上吧?鎮子也非常安全,只要墨公子能夠在三日內將兵器送上,我就派人送墨公子離開小鎮,如何?」

這話無疑是威脅。

意思是倘若風千墨這三日內不把他們所要的兵器數量交出,他們就絕對不會放他們走。

蘇雲沁眼底凜光閃爍,抿唇。

風千墨卻應了一聲:「好,族長放心便可。」

「嗯,玉染,帶著周茵茵離開,回頭再見她。本族長累了。」說罷,她站起身,在另外兩人的攙扶下終於離開了。

周茵茵不可思議地看著離去的族長,慌忙看向鳳玉染,想出聲叫住族長。

鳳玉染拉住了她的手。

「茵茵,今天到我家住吧。我家很乾凈。」

周茵茵跺了跺腳,人卻已經被鳳玉染給拉著往外走,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她想告訴所有人,這兩個是騙子。

可是她又不敢大聲喊出來。

蘇雲沁終究還是拿捏著她的把柄。

現在倒好,她真的一點反擊餘地都沒有!

人退了出去,風千墨才慢悠悠站起身來,看向蘇雲沁吩咐道:「走吧,侍女。」

蘇雲沁輕輕哦了一聲,裝作害羞的模樣垂著頭,踩著小碎步跟上他的腳步。

她如此模樣,在外人面前那簡直是做作。

可落在風千墨的眼中,卻是可愛。

男人很喜歡她此刻小女人的模樣,沒有了往常的霸道內斂。

不管他的小女人什麼樣,他都喜歡。

但……

走得太慢了。

他停下腳步,不耐煩地看向她,見她瞬間離自己太遠。男人眉蹙了蹙,大步走向蘇雲沁。

「公子……奴家……奴家腿腳不方便。」她抬起頭來,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眼底閃爍著狡黠的笑意。

男人眼神一深,乾脆將她打橫抱起就走。

蘇雲沁驚呼了一聲,下意識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四周無數人都看著。

大家或多或少都投來了一抹曖昧至極的目光。

她輕輕捶了捶他的胸膛。

「幹嘛,你這樣太誇張。」

「演戲,不要鬧。」他低聲吩咐。

蘇雲沁連忙收回手,一對認真演戲的模樣。

確實,現在四處都有人監視,可不能露了馬腳出來。

走在前方的一人忽然停下腳步,轉頭對風千墨道:「墨公子,給您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請這邊來。」

「嗯。」他淡漠地嗯了一聲,抱著蘇雲沁跟隨著此人一路七拐八彎,終於在一處樓宇前停下了。

房間的環境也是極好,看上去讓人相當滿意。

風千墨把蘇雲沁抱入屋中,蘇雲沁動了動。

「公子,放奴家下來吧,公子累了吧?」

「公子,這個人一直盯著奴家看。」

她覺得她是把這輩子的演技都用完了吧?

這麼噁心人的語氣和做作表演,也真虧得風千墨還能配合。

風千墨凜然的目光掃向那人。

對方一怔,連忙替他們闔上屋門,卻沒有立刻走。

蘇雲沁見門闔上,連忙要從風千墨的懷中掙脫出來,要去把門鎖上,但男人的手臂卻把她困在了懷裡。

「幹嘛……」

「有人在外面,繼續演。」他勾著她的腰,一字一頓地提醒。

蘇雲沁差點要吐血。

這麼做作的表演,她演不出來了。

「演不出來了?」

蘇雲沁瞪他一眼。

「我幫你。」他啞著聲說。

門口的人還在偷聽。

蘇雲沁的眼角餘光瞥向門,這門上糊的紙很簡陋,清晰可見那人正用臉頰貼著門,甚至更過分的是還伸出兩根手指在門上戳出了兩個洞,將屋內的情況偷窺地一清二楚。

這樣,讓蘇雲沁幾乎要吐血。

門外的人又怕自己會長針眼,連忙不看了。

門外偷聽負責看守的人終於是臉色爆紅地離開了。

族長雖然說讓他好好看著他們,可是看他們如此樣子,他可想而知。

再看下去,他會真的遭報應的吧?

不道德。

屋內的二人察覺到外面的人離開了,蘇雲沁才一把推開了還在啃她嘴的男人。

「接下來,你要怎麼做?咱們的九曲靈蛇,可要抓緊時間。」

「你要先將周茵茵解決了,否則,會礙事。」

他們彼此之間都格外默契,知道四周可能有監聽的人,所以,都將聲音壓低了很多。

蘇雲沁點點頭。

「周茵茵肯定會解決的,她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嗯,我可有利用價值?」他忽然問。

「你?」蘇雲沁無語看他。

這個玩笑開得可不好笑。

「你滾,你滾,我要睡覺。」她推了推他,然而男人的身子猶如一座大山一般壓著,她掙扎不開。

「墨公子。」

正巧這時候門被敲響了。

剛剛準備離開的人去而復返。

靠,這是搞突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