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他還真是沒羞恥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45
A+ A- 關燈 聽書

走出屋門后,雲輕歌看向左逸軒。

「這二人不要馬上放走。」

左逸軒頷首:「王妃放心,此二人畢竟不是普通人。」

「你如何知道?」雲輕歌很訝然。

男人俊逸的面容上揚起一抹微弧,只是這唇邊的弧度稍稍有些邪氣。

雲輕歌自然注意到他唇邊的那抹與他溫文爾雅氣質完全不符的笑意,眯了眯眸子,微微揚唇:「看來丞相大人也是個深藏不露的人。」

在帝王身前為官,誰都是要留著點,萬一倘若鋒芒太盛會惹來皇帝的殺念也確實不好。

「他們衣著雖然染了臟污狼狽不堪,不過衣著卻是……西秦的。」

雲輕歌一怔。

西秦?

她不由得將眼前的左逸軒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王妃為何這般看著左某?」

「丞相大人對這西秦之事似乎頗為了解,甚至連衣著都能看的如此仔細,難不成丞相大人之前是……西秦人?」

她不適空口說白話,因為左逸軒這男人在書里介紹就是西秦人。

更何況因為他從來不站隊,在夜天珏登基后,他便主動辭官離開了天焱。

正是這件事情,左逸軒也等於在小說中徹底謝幕,沒有之後他的人物結局。

而面前這男人,因為雲輕歌的話並沒有太多的慌張失措,反而只是輕笑了一聲:「王妃不知道人有時候太聰明會招來殺身之禍?」

雲輕歌不以為意,反而聳了聳肩膀。

「若是丞相大人當真想殺我,豈不是易如反掌之事?不過我瞧著我家王爺應該不會放過你。」

「恐怕不止靖王……」他說這句話時聲音變成了低聲喃喃,「如若無寐知道,定然也不會放過我。」

雲輕歌總覺得他和夜無寐之間的兄弟情簡直要勝過親兄弟。

看看皇家這幾兄弟之間的鬥爭,可真是一點都不覺得他們是親兄弟。

相反,夜無寐和左逸軒之間倒也真的挺好。

正如夜非墨和風涯之間。

「罷了,我有些累了,我不與你說了。」

左逸軒點點頭,目送著她離開回了房間。

「這附近的事情都查得如何了?」他收回目光,看向身邊的小廝。

「大人,按照您的吩咐也已經在每個爆發瘟疫的地點安排了大夫和救助的官兵,只是現在要解決瘟疫之事,還是缺葯。」

葯?

左逸軒的眉心一跳,想到了雲輕歌之前憑空取出的葯。

不知道她手上是否還有多餘的葯。

如果不夠也無妨,只要能夠再調製出來,怕就怕在短時間內無法調製葯。

……

就在雲輕歌他們入住客棧沒多久,便有另外一輛馬車停在了客棧門口。

下屬打開了車門,輕輕喚道:「殿下,到了。」

夜天珏順著下屬掀開的車簾走出,看向了眼前的客棧,目光一深,輕輕說道:「她在裡面?」

下屬點頭。

「屬下一直暗中跟隨著他們,肯定是在這裡。」

他上了樓,眼中是一抹陰鷙的光。

如今已經追到這裡了,那就……沒有回頭路了。

……

雲輕歌在空間里點著自己的藥材。

黑貓跳到她的腿邊說:「主人,我瞧著那夫妻有些不對勁。」

「嗯,所以我才說不讓左逸軒放走。」

「我怎麼瞧著放走更好?」留在身邊不是更麻煩?

正想著,雲輕歌忽然抬起頭來。

「有人來了。」她眯了眯眸。

因為人在空間里,不知道外面是誰,更何況對方沒有敲門就入了她的屋,這是想要幹什麼?

「不知道來者是劫財還是劫色呢?」黑貓還不怕死地嘟囔了一句。

雲輕歌無語地伸手把它扔開去。

「你這死貓,就不會說點好聽的?」

黑貓:「……」

劫財和劫色不是挺好的?一來誇她有姿色,二來誇她是個富婆,這還不好?

哎呀呀,主人真是越來越難伺候了。

雲輕歌起身,又等了一會,聽見了一道男音從空間外傳來。

「輕歌?你在嗎?」

夜、天、珏?!

這王八蛋為什麼也來了?靠!難道夜天珏是一直暗中跟隨她而來,他到底想幹什麼?

「主人,看來這男人現在是回心轉意了呀,想得到你。」

「滾,你再說風涼話,我就把你身上的黑貓全部拔光!」

黑貓一聽,渾身打了一個寒顫。

最近它發現主人越來越殘暴了,簡直像個女暴君——

「輕歌,本宮想見你,你快出來,別躲了。本宮知道之前負了你,但是你還為本宮守身如玉,本宮都知道,你還等著本宮。」

聽著這令人噁心的話,雲輕歌險些要吐了。

他說她為他守身如玉?

拜託,這男人到底有沒有一點羞恥心,竟然可以大言不慚說出這種話!

「嘖嘖,主人,出去揍他。」

「噓,看他還能說出什麼。」

她現在出去,就是讓夜天珏看見自己憑空出現,察覺到她還有這種能力的話,那才是得不償失。

黑貓點點頭,也同意了雲輕歌的話。

這時候夜天珏已經在雲輕歌屋中四處翻找起來,似是想看看雲輕歌是不是為了躲他而藏在了某個角落裡。

只不過這客棧里的布置一切都很簡單,他一眼望過去便能知道到底有沒有人,確確實實無人。

雲輕歌去哪了?

他正急著要出門喚人去尋,一出門差點要跟站在門口的男人撞了一個正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有人,驚得他連連往後退。

左逸軒揚了揚眉梢,看見他,顯然很驚訝。

他本是想來問雲輕歌解決瘟疫的事情,竟是沒想到會看見太子?

「太子殿下?」

夜天珏有一種被人發現了秘密狼狽感,臉上漾著怒容,才說:「你何時來的?」

這句話,差點要吼出來。

左逸軒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失態,好一會兒才緩緩說:「下官剛來,看來王妃不在屋中。」

「……」夜天珏捏拳。

「殿下來此也是解決瘟疫而來?」

夜天珏抿唇,此刻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也沒有辦法說不是,只能硬著頭皮承認:「是,本宮也是擔心這瘟疫之事,親自來看看。」

他當然不可能跟左逸軒說自己想要得到雲輕歌這樣的骯髒心思,所以才會跟蹤他們。

左逸軒淡淡點頭:「既然如此,殿下還是早些歇息,明日還要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