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丞相救了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2:53
A+ A- 關燈 聽書

他什麼都沒有問,甚至面上沒有一點懷疑他為何出現在此。

雲輕歌不見了,他也不問,反而淡淡轉身走了。

夜天珏捏住拳頭,看著左逸軒那雲淡風輕地轉身離開,有些氣惱尷尬地伸手一拳擊在身邊的柱子上。

「殿下?」下屬跟上來問,「要不要去歇息?」

男人因為情緒起伏,呼吸都急促的,胸口起伏,此刻更是有些難以平復心底的那抹不甘心。

他深深吸一口氣,才點點頭說:「嗯,你去定一間房。」

既然如此,與雲輕歌一道去南方治理瘟疫,他便有的是機會。

他想定了主意,再看了一眼身後的房間,便退了出去。

……

空間里的雲輕歌聽著外面的人離開,才從空間里走出,暗暗咂舌。

這個夜天珏特地追上來,肯定不是念蒼生苦,而是——想從她身上得到什麼吧?

黑貓也跟著她跳出了空間,喵喵喵地叫了幾聲。

「別叫了,人都走了。」

黑貓搖頭:「那個夜天珏,他現在是心理最脆弱的時候,很可能……會被催眠。」

雲輕歌瞳孔一縮。

她有些懷疑黑貓說的話。

夜天珏心理最脆弱的時候?真的假的?

她上前將門關上上鎖,才折回塌上休息。

但系統的提醒一直讓她無法入眠,輾轉反側地睡不著。

她只是擔心夜天珏會對她起殺念,畢竟夜天珏這男人這麼渣,什麼事兒做不出來?秦暮雪被送回西秦這事兒,雖然明面上皇帝的旨意,實則是夜非墨的授意。

秦暮雪對夜天珏來說,也極其重要。

畢竟那女人的武功極其強,上次雖然救過她一命,但這次把人送回到西秦皇帝身邊,指不定會惹來秦暮雪的憎恨。

夜天珏和秦暮雪若是都想殺了她,她還真是處處危機。

直到五更天時,雲輕歌在半睡半醒間聽見細微的聲響而驚醒。

本就是淺眠,這道聲響把她驚醒時,她發現了一件驚悚的事情,四周瀰漫著黑色的煙霧,嗆人至極,這黑煙有毒!

她立刻捏住了鼻尖,點了自己身上的幾處穴位。

倏然站起身,剛走了兩步,從門口突然冒出了無數管子,只見黑煙便是從這些管子里冒出。

她眯著眼睛,透過這濃濃的黑煙看見竟是數十根管子在門上,乍然一看還真的密密麻麻的。

她捂著口鼻衝到窗邊,剛要跳下去,但因為吸了些許這樣的毒煙,腦子昏昏沉沉,眼前一花,身子更是直接往下面墜……

人剛掉下來就被人給接住了。

「輕歌?」

雖然這道聲音實在令她反感,偏生此刻她還沒有力氣推開。

娘的又是夜天珏。

她甚至懷疑那些黑煙也是這男人故意為之的。

「你怎麼樣?沒事吧?」

雲輕歌:「……」

「先去本宮房間休息吧。」

他說著,直接抱起她走。

雲輕歌渾身一個激靈,立刻叫道:「丞相!左逸軒!」

難道這麼大的動靜,左逸軒聽不見?她分明記得左逸軒這男人也是個武功高強之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天珏一聽她喚丞相就有些急了,急忙呵斥道:「你瞎嚷什麼?」

「咳咳咳!你想幹什麼?」雲輕歌被黑煙嗆過的嗓子此刻更是嘶啞干癢,她瞪著夜天珏,要不是身上沒力氣,她會直接甩開他的手。

雖然葯浴那會兒改變體質,但因為在空間里連續泡了七天的毒藥水,她的身體無法超負荷繼續葯浴改變體質,所以最近都沒有進行葯浴。

若是體質改變了,她也不逼你怕那些毒煙了。

她心底憤恨地想,等她恢復,第一件事就是閹了這混蛋。

渣男!

「輕歌,別鬧了,你現在身子不好,先回去休息,等歇息好了,再說。」

「那是你做的?」她冷聲問。

「你在胡說什麼?本宮不過是睡不著在院中散步,竟是瞧見你屋中冒出了黑煙。」

男人說著,面上還露出了一抹被質疑的難過模樣。

雲輕歌差點沒作嘔。

「你放開我!」

「輕歌,你別逞能。」縱然她掙扎著,但力氣肯定敵不過夜天珏。

更何況她還中了毒煙。

「夜天珏,你是有病還是缺女人,你東宮裡女人如此多,何必非得纏著我!」

他盯著她憤慨的臉,因為皮膚黑了不少,但沒有紫色瘢痕的臉能清晰看見五官。

原來,雲輕歌的五官這般好看。

他真是太傻了!

「輕歌,我知道你心裡還有我。我們一起遠走高飛,尋找一片好的沒有紛爭的地方過一輩子,好不好?」

什麼鬼?!

雲輕歌內心幾乎崩潰。

她真的狠不能現在一把毒撒出來毒死他,奈何她現在手都沒有力氣抬起來。

「夜天珏,我告訴你,我沒有等你,我心裡也沒有你!我的心裡只有我家阿墨一人,沒你什麼事!」

她氣憤地吼完,夜天珏整個人都僵了一下。

突然耳邊一切嘈雜彷彿都靜止了,只餘下夜天珏那越發沉重的呼吸。

雲輕歌見他一副受打擊的模樣,卻還是鬆了一口氣。打擊到他他應該不會想做蠢事的吧?

但,她想錯了。

男人不過是僵硬了一會兒,立刻雙手抓住了她的肩膀,「輕歌,就算如此,我也要得到你!」

他的一雙眼睛已經赤紅了一片,眼神可怕至極。

雲輕歌低咒了一聲。

這麼關鍵時刻,那隻死黑貓去哪裡了?

腦子正閃過這想法,人就被夜天珏摁倒在地上。

「夜天珏,你想找死?放開我!」

夜天珏的臉在這暗淡的光線下已經再也沒有謫仙氣質,妥妥的都是俗氣。不但如此,更是表情猙獰得可怕!

眼看著他的臉要俯下,雲輕歌尖叫了一聲時,忽然「砰」地一聲悶響,人就栽倒下去。

「靖王妃,你可有事?」

這道清朗的聲音此刻在雲輕歌耳朵里聽著實在太悅耳了。

她想把栽倒在身上的夜天珏揮開,但沒有力氣,只能抱歉地看著出現救她的左逸軒說:「麻煩丞相幫我把他弄開,我中了毒,身上沒力氣。」

左逸軒很訝然,但還是聽從了雲輕歌的話,將夜天珏弄開,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雲輕歌扶起。

「你這房間恐怕不能住了,我再給你安排其他的房間——」

「你們在做什麼?」突然,一道突兀的聲音打斷了左逸軒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