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夫君是用來做什麼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24
A+ A- 關燈 聽書

他的臉雖然隱在面具之下,但眼底確實愕然的情緒浮動。

只是,無人看見他面具之下的陰沉暗殺的臉色。

「周茵茵說這姑娘是她姐姐,墨公子可知道?」

「這位姑娘,本公子不認得。」風千墨瞥了一眼周茵茵,毫無波瀾地收回了目光。

周茵茵咬下唇,「若是不信的話,就讓她把面紗取下啊,這麼遮遮掩掩的,大家當然都看不出來了!」

蘇雲沁被困在風千墨的懷中,面紗外的美目一臉不解茫然。

「公子,既然他們都想看,不如就給他們看了吧?」

她邊說邊作勢扯下了臉上的面紗。

可很快就被男人的大手握住。

「我的女人還由不得其他人指手畫腳。」男人聲線轉冷,看向族長。

族長蹙著眉。

倒是周茵茵見他們如此,更加得意了,指著蘇雲沁叫道:「族長,我說得沒錯吧,他們一定是心裡有鬼所以不敢拿下面紗!」

族長也心生疑竇,對風千墨說道:「墨公子,不如就讓這姑娘將面紗摘下,以證清白。」

風千墨蹙了蹙眉,一臉不悅。

蘇雲沁卻期期艾艾地將他的大手扯下,順便把臉上的面紗也扯落下來。

她眨著眸子,一臉哀嘆地說道:「公子,奴婢不想公子被人懷疑。」

看著他們兩人的演技,周茵茵心底其實是佩服的。

這兩人不去做戲子真是可惜了。

可當面紗落地,周茵茵再也得意不出來了。

她瞪大眼睛,指著蘇雲沁驚叫道:「怎麼可能?」

竟然換了一張臉!

族長也拿起畫像對比了一番,發現完全不像。她蹙著眉頭看著周茵茵。

「周茵茵,你這是戲耍本族長?」

「不不不……族長,一定不是。她她她……」

「族長,您此舉恐怕有些不太友好。如若這樣,我們生意就到此結束。」風千墨立刻打斷了周茵茵的話,語氣更加威脅了。

周茵茵的心狠狠咯噔了一下。

她知道,族長肯定會怪她。

果不其然,族長連忙對風千墨討好說道:「墨公子,本族長這就懲罰這個女人。你萬萬不可因為一個女人的誤會就把如此好的生意推了去。」

風千墨揚唇。

蘇雲沁更是想鄙視一番這位族長。

這位族長還真是勢利眼。

不過也好,這樣可以消除懷疑。

周茵茵咬唇。

「玉染,你這個周茵茵,趕出凰族去。我不想再見到她了。」

「族長!求族長給茵茵一次機會吧!」鳳玉染連忙求情,「她一個姑娘家無家可依……」

族長皺眉。

她是很尊重鳳玉染這個年輕男人,畢竟整個凰族裡只有鳳玉染醫術最為高明。

雖然他們善用蠱,可蠱毒並不能解決一切。人都是會生病亦或者中毒,而他們卻從來不會服用蠱毒。

能夠給人們帶來百毒不侵功效的蠱毒只有蠱王和蠱后。

但這世上蠱王和蠱后只有唯一的兩隻,還在不同的二人身上。至於蠱王和蠱后的子蠱,也皆在其他人身上。

其他蠱毒,只有害人之處,沒有有用之處。

族長沉聲道:「玉染,你若是不趕她走,就關押到牢中去。你自己看著辦吧!不論如何,本族長都不想見到她。」

鳳玉染抿唇。

「我與她一同離開凰族!」

周茵茵一聽,整個人都慌了。

她不能離開,她什麼都沒有。至於這個鳳玉染更是無權無勢,根本不能給她帶來任何的好處,她日後即便是跟這個男人在一起也是過苦日子。

她絕不!

她雙膝一軟,驀地跪了下來。

「族長,不要,求你不要。染哥哥是個好人,不要趕他走!我願意在牢中。」

她相信憑鳳玉染,一定能夠放她出來。

鳳玉染瞪眼,不可思議地看著周茵茵。

而一旁蘇雲沁倚靠在風千墨的懷中,看著他們這一對「苦命鴛鴦」不由得覺得好笑。

還真是不怕死。

「行了,既然是她親口要求的,來人,把人給拖到牢里關押!」

周茵茵整個人木訥著。

她想不通自己為什麼屢次都輸?蘇雲沁看起來並不是多麼厲害,可到頭來都是自己錯了,都被人給惡整了一番。

說到底也是因為護著她的男人毫無用處。

她再也不看鳳玉染,跟隨著兩名侍衛大步往外走。

她把自己的所有不幸遭遇都怪罪在了鳳玉染身上,此刻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希望蘇雲沁死。

鳳玉染瞪了一眼族長,急忙追上了周茵茵的腳步。

然而,剛剛追出去,他就發出了一聲驚叫聲。

「茵茵,你這是怎麼回事?」

蘇雲沁裝作好奇的模樣探出了一個頭去往外看。

族長也站起身來看。

只見周茵茵忽然癱軟在了地上,倒在了血泊之中。一地的血水皆是從她的十根手指上汩汩留下。

那原本該是纖細的十根手指,此刻已經腫脹地厲害,很快就化成了一灘鮮血。

押著她的兩名侍衛被嚇到了,紛紛後退。

可怕的是周茵茵的身子正以可怕的速度化成了血水,讓人心生恐懼!

鳳玉染也是又驚又駭。

「救……救……救我……」周茵茵癱軟在地上,無力地抬起手,卻已經沒有了力氣。

瞬間,成了血水,以及森森白骨。

鳳玉染被驚得連連後退跌坐在地面上,整個人都像是被嚇傻了。

風千墨神色平靜,蘇雲沁雖然心底平靜,臉上還要故作地驚愕。

「這是什麼……好可怕?公子。」她又一個勁地縮進風千墨的懷中。

她還真像是戲精上身了。

族長的眼神一深,走至鳳玉染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節哀。」

「茵茵……」鳳玉染喃喃著,一把揮開了族長的手,奔了出去。

侍衛們也因為眼前的場景給噁心到了,一副作嘔的樣子。

院子里靜的駭人。

「派人把這裡都處理了,一塊土都不許留!」族長冷硬著出聲。

她果然不應該讓周茵茵入凰族,簡直晦氣!

言罷這話,她甩袖就走。

風千墨也抱著蘇雲沁往外走,經過周茵茵時,二人都沒看那一灘血水和白骨。

這毒,便是蘇雲沁特別調製的。

蘇雲沁沒想到藥效這麼厲害,雖然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

「九曲靈蛇在什麼地方,我恐怕要四處走走才知道。」走出了族長的院落,她倚靠在風千墨的懷中,用二人才聽得見的聲音提醒。

風千墨輕輕嗯了一聲。

「我已經派金澤和金冥去查,今日之內必須給答覆。」

蘇雲沁抿唇。

他們現在只有明天一天時間了,若是不抓緊時間的話……

現在擺在面前的難題還不止這一個。

九曲靈蛇的下落沒有就罷了,還有蠱王的母蠱在誰的身上還不確定。

蠱后的母蠱在周韻身上,蘇雲沁相信周韻不會想要傷她。

可若是蠱王的母后在敵人的身上,對風千墨必然是威脅。

至此,二人再無說話。

一直隱藏在暗處默默跟隨著他們的侍從也沒有聽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只當他們這般說話是情人間的呢喃。

是夜。

窗戶被敲響了。

蘇雲沁特地用布將紙糊的門給遮上,不讓外面的人看見屋內的動靜。

「查的如何?」風千墨出聲。

金澤從窗戶處躍入,輕聲道:「爺兒,九曲靈蛇在他們的密室里。密室好像是通向牢房的,牢房裡全是這樣的蛇。」

「當真?」蘇雲沁眼眸微亮。

「千真萬確。牢房裡全是沙土,九曲靈蛇最喜歡那樣的環境。」

蘇雲沁抿了抿唇,「我先去準備準備就去。」

「我與你一同去。」男人立刻拉住她。

他看得出來,這小女人又想一個人單獨行動。

她到底明不明白夫君是用來做什麼的?

他絕對護短,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威脅到她。

蘇雲沁則是疑惑看他,「這點小事,我自己能搞定。」

「你能搞定,我相信,但我只是不放心。」

「喂……」

「夫君就是要護你安全。」某男義正言辭地說著。

蘇雲沁愣了一下,不得不說這話還真是說服了她。

雖然他們八字還沒有一撇。

……

牢房並非在地下,畢竟流沙下很難進行建造。

牢房在鎮子的最後端。

夜色寧靜。

蘇雲沁將監視的侍從打暈后,去往了牢房。

牢房外有看守,看守的侍衛們嗅到了一股奇怪的氣味拂來,瞬間暈厥了過去。

蘇雲沁與風千墨踏入牢中。

剛踩入,差點身子要陷入沙土中。

地面是軟軟的沙子,沙子下似乎還埋沒著東西。

「往裡走。」風千墨提醒她一句。

蘇雲沁點點頭。

她也不想在這裡就隨便捉一條回去。

九曲靈蛇這東西,入葯價值極大,最好多抓幾條。

她的腰際上別著裝蛇的簍子,簍子里只鋪了幾片葉子。這種葉子的氣味一旦散發出來,便能讓九曲靈蛇嗅到而暫時休克,像死了一般。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需要將這些蛇好好保存,才能將它們安然無恙帶回去。

只是在沙地上走了許久,除了地面上有些洞之外,並不見任何的蛇影子。

她從身後背著的包袱里取出了一些肉排,扔在了地上。

很快,蛇聞到了氣味,立刻從沙土下方竄了出來,一把咬住了那塊肉排。

蘇雲沁手法快速地抓過蛇,將它往簍子里塞。

「雲沁?」突然,從牢中深處傳來了一聲熟悉的驚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