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夫妻間的義務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6:55
A+ A- 關燈 聽書

今晚的事鬧的非常不愉快,但我從未想過譚央能如此剛硬,不懼陳深的懟著默兒。

那個小姑娘真是敢愛敢恨吶!

她打心底拿季暖當朋友。

快回到別墅時談溫給我發了消息,「抱歉家主,我剛剛在浴室里洗澡沒有看見你的消息,席家肯定有這方面的資源,家主想做什麼?」

我是很想替季暖報仇的。

我將默兒做的事給他解釋了一遭,他快速回我道:「嗯,我會按照家主的心意處理。」

席家和顧瀾之的這兩座大山同時壓在默兒的頭上,雖然有陳深撐著無法給她判刑,但等他處理完了他養母的事再解決默兒這邊已經為時已晚,她在監獄里的這段時間會吃些苦頭!

我心疼的說道:「暖兒很可憐。」

與當年的我別無二致。

可有些事必須要自己沉澱。

而且我瞧她今天的狀態很強大,除了被陳深看見滿臉疤痕的那一刻有點慌亂以外,其餘的時間都很鎮定,甚至當著陳深的面控訴默兒,這要是以前的她肯定會給陳深留有餘地。

席湛見我滿臉惆悵,問我,「你說她和陳深離婚的事嗎?這件事陳深的確是另有隱情的。」

聽席湛得意思是他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我特別疑惑的問他,「陳深究竟是怎麼想的?他對暖兒是不是就僅僅短暫的愛了一下?」

窗外正下著微雨,席湛緩緩的關上車窗,音色清透的解釋道:「周默是從小陪在陳深身邊的女人,在她十五歲那年她為了救被抓的陳深勇敢的將自己送給了骯髒的一群人,那時的陳深沒什麼權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默被那些男人侮辱……後來周默差點死掉,還因為精神狀態太差昏迷了三個月,醒來后得了抑鬱症以及喜歡自殘,陳深心懷愧疚,為了避免她傷害自己便給她做了催眠,醒來后的周默忘記了曾經的那些回憶,以為自己是陳深的未婚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未曾想過其中還有這麼一段。

周默對陳深的確是好。

好到願意給出自己的身體。

席湛抬手握住我的手心,冰涼的觸感瀰漫全身,我聽見他溫和的嗓音又道:「周默是可憐的,比季暖更為可憐,但這並不是她傷害季暖的借口,也並不是陳深離開她的理由。所以在季暖這兒陳深終究是虧欠她了,但他在周默和季暖的中間無法做一個正確的選擇,因為他的命是周默救的,所以這一生他都得為她負責。」

陳深的確也是兩難的境地。

我好奇的問席湛,「那你呢?」

男人抬眸看向我,「嗯?」

「倘若是你會如何選擇?」

席湛沉默了半晌,就在我以為他不會搭理我的時候,他聲音淺淺的傳來道:「允兒,我比他更為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即使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除非是面臨生與死的絕境,不然我不會做對不起我女人的事!而陳深在周默和季暖之間其實是有餘地的,但他不僅推開了季暖還包庇了周默,讓自己心愛的人情傷。」

席湛在任何方面一向都看的很通透,所以至今為止他都未曾誤會過我,責怪過我。

他待我寬容大度,寵溺縱容。

他的愛情觀真的是完美無瑕。

是世界上所有女人的嚮往。

而陳深呢?

與當年的顧霆琛有什麼區別?

當年的顧霆琛明知道是溫如嫣自導自演的一場強姦戲,他都沒有戳破選擇包庇她!

那時的我有多委屈可笑,現在的季暖就有多委屈可笑,我們都是有一樣經歷的人!

我將腦袋依偎在席湛的肩膀上,堅定不移的說著,「無論以後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第一時間選擇二哥,不會因為任何人和困難而離開你。」

席湛嗯道:「望你記得。」

……

回到別墅不算晚,我問席湛要不要時家別墅看望孩子們,他拒絕了我,「早點休息,我明日要到S市處理點事情,等回來再探望他們。」

席湛是從不會說累的人。

我突然覺得他對兩個孩子不怎麼上心!

貌似他除了我對誰都不太上心!

他對孩子似乎有點薄涼。

我乖順的點點頭,但心裡仍舊有點不舒服,我去浴室洗漱簡單的看了眼腹部上的傷口,癒合的差不多了,不過抗癌藥還是得吃。

做過手術之後的我精神狀態好了不少,沒有再動不動的暈倒,不過我清楚我並沒有被根治,癌症這個東西應該沒有那麼輕易被根治。

現在這樣的狀態我已滿足。

我從浴室里出來看見席湛正倚靠在床頭看書,我過去依偎在他的懷裡,他伸著胳膊熟稔的擁上了我的肩膀,我摟著他的腰刻意的對他說道:「我想孩子們了,不知道他們睡了沒。」

席湛回應我,「很晚了,睡了。」

我哦了一聲,席湛冰涼的掌心揉了揉我的臉頰,哄著我的語氣道:「明天我會儘快回梧城,到時跟你一起去看他們,怎麼樣?」

見他承諾我這才放下心。

我抱著他的腰閉著眼睛,鼻尖聞著他的氣息很快就睡著了,半夜身邊突然有了動靜。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席湛正在系著黑色領帶,我睏覺的問他,「現在幾點了?」

「五點鐘,還早。」

席湛彎下腰親了親我的臉頰,嗓音里略有些抱歉的問,「寶寶,我吵醒你了嗎?」

他的聲音溫柔似水。

我迷糊的回著說:「沒有。」

說完就偏過腦袋繼續睡了。

「呵,沒醒呢。」

席湛好似離開了房間,我再次清醒時已經很晚了,譚央那邊給我發了消息,「昨晚我向他認錯了,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

我回譚央,「什麼意思?」

譚央發消息問我,「夫妻間該怎麼相處?」

我有過三年婚姻,但我和顧霆琛之間的那三年不提也罷,所以我不太懂夫妻之間是怎麼相處的,我回她說:「你可以問問落落。」

郁落落結婚後再也沒給我發過消息,應該過的很幸福,遇見那個醫生是遇見了對的人。

譚央苦惱的問道:「夫妻之間必須要有性生活嗎?這種行為是不是屬於必須履行的義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