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很耀眼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8:53
A+ A- 關燈 聽書

眼前的溫如嫣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我突然想起自己曾經嫉妒她還嫉妒的發狂。

因為顧霆琛所有的溫柔全都給了她。

那時我不知我九年前追隨的那個男人與之後遇見的是兩個男人,我將自己滿心滿意的情意全部放到了顧霆琛的身上,並卑微的以為,即使這段婚姻關係沒有愛也有相敬如賓。

更以為他會像個合格的丈夫照顧我。

想起那些年的暗戀情緒,此刻竟覺得異常得諷刺,我蹲下身問:「你想聊什麼?」

我站在台階上,蹲下時視線與溫如嫣正好平視,不知怎麼的她腳步猛的後退了一步。

我疑惑的笑問:「你怕我?」

她閉了閉眼睛說:「你太耀眼。」

「嗯?這像一個情敵該說的話嗎?」

溫如嫣是被顧霆琛看上的女人,長的定然漂亮,身材也是一級棒,自己更特會打扮。

此刻的溫如嫣穿著一身月白色連衣裙顯得她面容清純人畜無害,雖然她做過的壞事罄竹難書。

不過即使她美,但我仍舊高她幾個層次。

我不是在誇大其詞,我的臉蛋和身材是絕佳的,一出場就是吸引眾人眼球的那種。

利用這種優勢,在嫁給顧霆琛之前我在商界如魚得水,嫁給他之後時家才逐漸蕭條的。

蕭條的原因也是因為他私下在針對。

但即使這樣,如今的時家也是家大業大,不然顧董事長不會一直想要我和顧霆琛復婚。

他想要時家,這足以讓顧家傲視同儕。

「我說真的,你特別耀眼。」

溫如嫣撐著一把精緻的花傘,雨滴急促的落在她的傘上,又順勢而下落到了庭院里。

我抿唇一笑,對她的話不做回應,溫如嫣垂下眼眸說:「時笙,三年前你出現在顧霆琛世界里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會輸得一敗塗地,因為你是那麼的耀眼。對於那時的你來說,嫁給他是下嫁,因為那時的顧家還不足以匹配時家,可你願意……你的身份與你這個人一樣都是那麼的耀眼,沒有人能夠比你更完美。」

我不耐煩的問:「所以你今天來見我只為誇我?如果是這樣的話你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溫如嫣著急的語氣說:「你完美,可是你仍舊求而不得,而且還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緩緩的站起身冷漠的望著她,提醒她說:「再多說一句,我會讓你永遠求而不得。」

「送我離開梧城嗎?」溫如嫣問。

我默然,她笑說:「不在意了,他永遠都不會娶我了,你送我離開梧城也沒所謂的。」

我又沒說要送她離開……

她倒是挺會自己想的。

溫如嫣一副看開的模樣令人有點厭惡,我不耐煩的皺著眉頭,聽見她艱難的說:「我不得不承認顧霆琛喜歡你,所以我願意退出。」

我詫異問:「你瘋了?」

我認識的溫如嫣雖然三年前迫於壓力暫時離開了梧城,但她不像是一個容易放棄的女人,不然三年後她也不會專門回梧城了。

我望著遠處的夜色沒有說話,說到底心裡是不屑的,懶得跟她說些什麼爭論的話。

見我沒有搭話,溫如嫣的臉色有點難看,她猶豫了一會兒道:「他真的很愛你。」

我直問:「你在以退為進嗎?跑過來到我這兒示弱,回去又給顧霆琛說我對你沒有好臉色,裝作自己柔弱可欺需要人安慰的角色?」

溫如嫣氣急,「你!」

她的臉色在雨夜中顯得特別蒼白,我冷笑著說:「你這人向來都不懂看人臉色,不然幾個月前也不會被楚行當著所有人的面侮辱了。」

我頓了頓糾正道:「我說錯了,你之前不過是仗著顧霆琛任性妄為而已!現在顧霆琛不娶你了,你又跑到我這兒低聲下氣……我能不清楚你的心思嗎?讓我猜猜,附近可能藏著你什麼人錄著你我對峙的視頻,電視劇里這樣的戲碼多的是,你示弱想激怒我讓我打你或者做什麼過分的事然後拿去發在網上對嗎?」

溫如嫣她真把我當成了一張白紙。

一張什麼都不知道的白紙!

一張任由她欺負的白紙!!

可我這人向來有仇報仇!!!

可能被猜中了心思,溫如嫣臉色氣的發紅,口無遮攔的辱罵我道:「時笙,你別痴心妄想了,你就是一個要死的人,顧霆琛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你的!對,顧瀾之也不會喜歡你的!這輩子你就是一個沒人愛的蠢女人!!」

我錯愕的走下台階,抓住她的手腕問:「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顧瀾之?誰告訴你的?!」

溫如嫣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盯著我,她突然鬆開了手中的傘,我們兩人都露在暴雨之下,身上瞬間濕透,模樣狼狽的要命。

可是我不在意,我只想知道她為什麼知道我喜歡顧瀾之的事,而且從我回梧城後顧霆琛就知道,到底是誰泄露了這個秘密!!

溫如嫣一個勁的從我的手掌里掙扎,當然我沒用多大的勁禁錮她,她也沒用多大的勁掙脫,我心裡清楚她在演戲,在算計我。

可我壓根不把她的這些手段放在眼裡。

「在你的葬禮上,律師讓顧霆琛給你彈奏鋼琴,可我了解他,顧霆琛從沒學過鋼琴!」

溫如嫣陰冷的笑說:「顧霆琛不會,可是顧瀾之會,他們兩個是雙胞胎,是你一開始就愛錯了人,是你一開始就搶走了我的男人!」

我發怔的鬆開了她,溫如嫣馬上倒在了地上哭泣,我沒有管她,轉身回了房間。

我顫抖著手拿著手機給季暖發消息,「知道我認錯了人喜歡顧瀾之的人還有誰?」

這原本是我自己的秘密。

怎麼就弄得人盡皆知了呢?

季暖發簡訊解釋說:「笙兒,那天在葬禮上演奏鋼琴的是顧瀾之,其餘的賓客不清楚你們之間的糾紛所以不會知道這事,但了解顧霆琛的人會清楚……律師是當著所有弔唁的人讀的你的遺囑,所以知道這事的肯定有顧董事長以及溫如嫣,我當時還比較懵,因為我是挨著顧瀾之的,所以聽見了他那天對顧霆琛說的一句話……」

我發消息問,「什麼話?」

「嗯,小姑娘喜歡的人是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