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這些傷疤,是怎麼來的?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3:42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你這個瘋子,你滾開,」她拼勁全力,卻絲毫也撼動不了他分毫。

他的雙手扯住她睡衣的領口。

眼看著自己的衣服要被他扯碎。

她立刻按住他的雙手,雙眸近乎哀求的道:「你會後悔的。」

「我說過,我喬御琛從來不做令自己後悔的事情。」

「喬御琛,你記住,我會恨你的,你跟安家人一樣,都不值得被原諒。」

他拉下她身上的衣服。

那一瞬,她的手快速的扯過被子蓋到身上。

他剛要去將被子掀開,她立刻尖聲喊道:「關燈。」

他冷笑,一把將她身上的被子扯開。

看到她的身體那一瞬,喬御琛本能的蹙了蹙眉。

動作也停住了。

她的皮膚很白,所以,她身上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疤痕和沒有完全恢復的淤青顯的格外的刺眼。

除了那些有了歲月積澱的疤痕,她右側胸口下,還有一道十幾厘米長的新疤。

他知道,那道疤痕,是那次手術的時候落下的。

看到他審視的目光,她死命的閉上眼睛。

兩人都是一陣靜默。

他凝眉,望著她滿身的傷痕,心裡覺得一陣戰慄。

是什麼樣的折磨……會把她變成這副樣子。

他的手指輕輕的在她的傷疤上撫摸去。

她睜開眼,怒吼:「不許碰。」

他的手頓了一下,就好像會碰疼她一般。

她眼神中滿是恨,嘶啞著聲音道,「你第一次碰我的時候,我就告訴過你,不要開燈,因為很臟。現在你即便被噁心到,也是你活該。」

「這些傷疤,是怎麼來的?」

她冷笑:「跟你有什麼關係。」

「安然,」他不喜歡她現在的態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挑眉:「想知道是嗎?好,我告訴你,這每一道傷痕,每一道,都是拜你所賜。」

「我?」

她咬牙:「你不會以為,你把我送進監獄里,是讓我去享福的吧。」

他心痛了幾分,「你在監獄里,被人虐待了?」

她笑,笑的美極了:「你猜。」

「我不知道你在監獄里經歷了什麼。」

「是啊,不知道,就可以撇清楚所有的干係了,可是喬御琛,這不影響我恨你。」

她說著,將被子扯到身上,掩蓋住重要的部位:「你是要繼續還是滾開?」

他垂眸望著她,他一直覺得,她就像是個始終豎著刺的刺蝟,隨時準備攻擊別人。

他以為,她這副跋扈的樣子,是她性格裡帶的劣根性。

卻不曾想,原來……

這每一道疤痕,對一個女人來說,都是致命的傷害。

「你已經掩藏不了你眼底對我的厭惡了,立刻從我身上滾開吧。」

喬御琛回神,看著她未動。

她剛要撐著身子坐起。

他卻忽然重新覆上了她的唇,溫柔的吻住了她。

安然緊張了一下,死死的閉上了雙眼。

他吻過她多少次,她都已經不記得了。

可只有這一次,是溫柔的。

她被他的吻幾乎攻陷,卻忽然想起兩人剛剛的劍拔弩張。

她側開頭,他的唇滑到了她臉頰上。

她用力的呼吸著:「喬御琛,我不需要你可憐我。」

「誰告訴你我是在可憐你,我剛剛不是說了嗎,只要我說要,你就不能反對。」

她側頭,看向他的雙眸,眼波間帶著懵懂。

喬御琛在她唇上嘬了一下,「你以為你自己很可憐?」

安然沒有做聲。

他笑:「比你可憐的人多了去了,我不會用這種方式可憐別人,要你,是因為你招惹了我,與你的過去無關,與你身上的疤痕更沒有關係。」

他說完,繼續。

他自己也想不明白,這樣一具渾身被醜陋的疤痕遮蓋的身體,到底哪裡吸引人了。

可他莫名的,就是對她有反應。

本來剛剛他的確打算喊停,可若今晚喊了停,她一定以為,他在嫌棄她。

可事實上,他並沒有。

所以,他沒有猶豫的要了她。

結束后,兩人都靜靜的躺在那裡,誰也沒有開口。

她有些累,喘息聲很重。

過了好久,她才慢悠悠的爬起身。

睡衣扣子已經壞掉了,她索性就捏著衣領,要下床。

喬御琛拉住她手腕,聲音魅惑:「去哪兒。」

她沒搭理,一把將自己的手腕扯出離開了房間。

回了自己房間,她找到一件新的睡衣換上,走到牆頭柜上拿出糖罐子,掏出一把糖,剝皮,一粒一粒的送進了口中。

喬御琛見她半天都沒有回來,索性也起身來到她房門口。

他將門推開一個細縫,就看到她遺世獨立的側身坐在落地窗邊,腳下放著很多糖紙。

他心一沉,說不出的滋味。

安然的視線始終望著遠處嶄新的路燈燈光下的海。

她後悔了。

真的後悔了,從牢里出來的時候,她太急了。

不該招惹這個撒旦的,不該。

安然清晨醒來下樓的時候,喬御琛竟然還在。

正坐在餐桌邊吃曹阿姨做的早餐。

看到她下樓,曹阿姨笑眯眯的道:「安小姐,快來吃早餐吧,先生也剛下來。」

安然看了喬御琛一眼,走過去坐下,對曹阿姨笑了笑道謝。

曹阿姨幫她準備好早餐,就先回了廚房。

安然沒有看喬御琛。

喬御琛將杯中的牛奶喝了兩口,放到了桌上。

「今天有事嗎?」

安然沒有應聲。

「你是打算以後都不再跟我說話了?」

安然沉聲,還是不說話。

「看來,你是打算過河拆橋,湊足了建設孤兒院的錢,就不用再理會我這個出資人了。」

她握著麵包的手頓了一下,看向他:「你怎麼會知道……」

「怎麼,終於肯開口了?」

她想到什麼似的,將麵包隨手重新丟進了碟子里。

「喬御琛,你調查我。」

「我只是調查了那筆錢的去向,是你的好朋友做事太不小心,泄露了你的秘密。」

安然狠狠的瞪著他。

喬御琛勾唇:「你不必這樣仇視我,你該慶幸,我調查到了那筆錢的去向,如果是花在別的地方,後續這兩千萬,我不見得會幫你買單。」

安然憤然起身要走。

喬御琛冷聲:「坐下。」

安然不理,繼續走。

「我既然可以出資,讓你的孤兒院建成,就有的是辦法,讓它一夜之間化為烏有,反正只有幾千萬的投入,對我來說只是小case。」

「你……」安然回頭瞪他。

「坐下,吃早餐。」

安然呼口氣,重新坐在座位上,看向他。

「喬御琛,你最好不要動我的項目,不然,我就算是死,也會拉著你墊背。」

「建孤兒院這種事情本來是好事,你為什麼要躲躲藏藏的?」

安然表情沉靜了片刻:「做好事就一定要放肆張揚嗎?」

「可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理由。」

安然重新拿起麵包,塞進口中:「我不想將來有一天,別人說這所孤兒院是一個坐過牢的女人建的,我不想讓那些孩子因此而被人詬病,我想讓這些失去了愛的孩子,能夠在我為他們打造的世界里,快樂的成長,被愛被呵護,這個理由,足夠嗎?」

他聽著她的話震驚了一下。

她苦笑:「喬御琛,你逼我說出自己的秘密,就那麼爽嗎?」

「是你的秘密太多,會讓人好奇,我昨晚就說過了,你不夠坦誠,所以許多事情失去了先機,你若從一開始就告訴我,你需要錢,是為了建造孤兒院,後面也不必多費那麼多腦子。」

安然咬唇,說的好像她做什麼,他都會支持一樣。

「你今天有沒有什麼別的安排,或者你還有沒有什麼想做卻沒能做的事情。」

她看他:「你到底要說什麼?」

「之前不是說過了嗎,要讓你去公司工作。」

安然有些驚訝:「這麼快就可以去了嗎?」

「只是一個普通的職位,你以為要安排上年半載嗎?」

「我今天沒什麼事。」

「那一會兒跟我一起去公司吧。」

安然點頭,吃過早飯後,她上樓去換衣服。

從樓上下來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了門鈴聲。

曹阿姨走過去,看了一眼監視器,回頭對安然道:「安小姐,又是前幾天那位先生。」

安然緊張了一下,是喬御仁,她連忙道:「曹阿姨,勞煩你出去讓他走,就說我不在。」

「我這幾天每天都告訴他你不在,可他還是每天來。」

「再繼續吧。」

「好,」曹阿姨開門出去。

客廳里的喬御琛挑了挑眉,斜向她:「男人?追求者?」

安然表情閃過一絲亂:「或許吧,我們等一下再走行嗎?」

喬御琛沒反對。

不過三分鐘,曹阿姨就回來了。

她笑道:「這小夥子是真執著,我好說歹說,他總算是離開了。」

安然笑:「謝謝你啊,曹阿姨,喬總,我們可以走了。」

她說著,人也已經從樓梯旁往門口走去。

喬御琛沉聲,臉上有幾分不悅,也往門口行去。

這個女人還真是招風,這才從獄里出來幾天,竟然就有了追求者。

他心裡覺得很是不愉快。

安然先一步出門,可她才剛走出玄關的門,就被門旁伸出的手拉了一把,直接被壁咚到了牆上:「然然,你為什麼要躲著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