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奈何葯不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00
A+ A- 關燈 聽書

這道男音實在太熟悉了,令雲輕歌的心咯噔了一下。

相較於雲輕歌露出的驚悚模樣,左逸軒卻極其淡定,扶著雲輕歌的手沒有鬆開,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遠處幾乎要與暗夜融為一體的男人。

他自夜色中闊步走來,面上罩著森冷的面具。

左逸軒揚了揚眉梢,剛要說話,誰知一陣涼風刮過面頰,手中扶著的雲輕歌便在下一刻落在了夜非墨的懷裡。

「靖王。」左逸軒慢悠悠地出聲打招呼,微微一笑,「王爺的王妃險些要被玷污。」

他說罷,瞥了一眼倒在一側的夜天珏。

此話,令夜非墨的臉色越發陰沉,奈何這面具擋住了他的神色。

雲輕歌靠在他懷裡,也微微鬆了一口氣。

只有在熟悉的懷抱里,她才彷彿身心安穩了下來。

左逸軒又道:「太子殿下我帶走了,我先走了。」

「你帶去哪?」夜非墨盯著左逸軒的臉看,沉聲問道。

畢竟這太子差點污了他媳婦,他如何能就這麼放任!

左逸軒淡淡扯了扯唇角:「知道靖王咽不下這口氣,只是現在這情況,恐怕我還需要太子一用,還請靖王晚些再找太子算賬。」

夜非墨面具后眉心快要隆成一個小山丘。

「……好。」罷了,夜天珏這筆賬,遲早要算。

雲輕歌靠在他懷中,聲音相較之前弱了些道:「帶我回去休息吧,我真的很累。」

而且那毒煙吸進去后,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改變體質的事情,還真不是一蹴而就的。

他垂眸凝視著她這黑沉沉的小臉許久之後,將她大橫抱起離開。

左逸軒看著男人挺拔的身軀,唇也只是輕輕扯了扯,並無阻攔。

「大人,太子殿下要如何處置?」

「先帶上去,有用。」他話落,眼神輕飄飄地落向二樓的窗戶。

那處窗戶,是之前他們救下的一對男女。

……

彼時。

女人正透過緊閉的窗戶縫隙看著下方的情況,雙手狠狠捏成了拳頭。

她目睹了剛剛的一切。

畢竟樓下動靜這麼大,想讓她忽略都難。

夜天珏……這渣男,連雲輕歌都能下口了。枉費她之前對他掏心掏肺,倒沒想到他竟是這般薄情寡義之人,她去了西玄,他絲毫沒有想念她的?

「挽月,你在看什麼?」倏地,原本躺在身邊的男人輕輕柔柔開口。

她一怔,收回目光看向男人,做出羞赧模樣,扶起了他說:「恩公,我就是看看熱鬧。」

男人一張清秀的面容上沒什麼表情,目光環顧在雲挽月的臉上。

「你真的願意跟我去西秦國成親?」

雲挽月猛地點頭。

現在她也是換了一個身份之人,即便是去西秦再成親也無妨。

更何況,她可以猜測夜天珏很快會把她這太子妃給廢了。

如今她對夜天珏,哪裡還有什麼愛情,唯一有的就是恨意。她甚至此刻有一瞬希望夜天珏死在夜非墨的手中,她恐怕連一滴淚都不會落,甚至會歡欣鼓舞。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挽月,我們明日就走,可好?」

男人的聲音喚回她的思緒,她轉回目光看著男人,忙不迭地點頭:「好好好。」

比起弄死雲輕歌和夜非墨,她更願意弄死夜天珏——

想到此處,她的面容上都罩上了殺氣。

背叛她的,遲早該付出代價!

……

夜非墨在客棧里重新選了一間房,將雲輕歌抱入屋中,把她放在塌上。

「你怎麼會在這?」雲輕歌邊問邊從空間里取了解藥服用。

因為每次都是從袖中取出葯,她在夜非墨的面前做這番動作也早已習慣了,並不覺得有何不妥。

而夜非墨,自然也已經習慣了。

他猜測,可能雲輕歌袖中有個類似乾坤袋之類的東西,裡面能塞各種各樣東西。

「我擔心你,所以跟來了。」

雲輕歌一怔,很快眼底氤氳開了柔和的光,「你擔心我,那朝中之事怎麼辦?」

「無所謂。」

雲輕歌:「……」

好一個無所謂,如果皇帝在場恐怕會被氣傻了。

男人在她的床沿邊坐下,將她的小手握住:「我若再晚些來,你豈不是……」

一想到左逸軒說的話,他完全相信左逸軒的話,甚至相信左逸軒絕對是個君子。

而夜天珏……確實該死。

雲輕歌抬起頭看向他,反握住他的手:「我大不了就咬舌自盡!」

「不許!」他狠狠瞪了她一眼,恨不能咬死她,「你不許做這麼傻的事!」

雲輕歌暗暗嘆了一聲。

她逗他的,看他這麼緊張,她也不好再開玩笑了。

「阿墨,放心,我不會的。你這麼跑出來多不好,以後你可是要做國君的人,難道也要為了我一個人丟下整個天焱國?這樣可就不好了,百姓會有怨言。」

他眸光閃了閃:「你乖乖待我身邊,我也不至於為此捨棄整個天焱。」

她笑嘻嘻地靠近他的懷裡,「我會乖乖的。」

當然,除了她的任務這件事。

「瘟疫的事,想好如何處置了嗎?」

她點點頭:「我有葯,不過是葯恐怕不夠,要重新製作。」

畢竟空間里針對治瘟疫的葯是有限的,她的任務值太少,無法源源不斷提供葯。

他側頭看她。

男人盯著她的臉看,不言不語。

雲輕歌滿頭問號,不由得問:「你這麼盯著我幹什麼?」

「藥方寫出來,我著手命人去辦。」

雲輕歌搖搖頭。

只是熬制中藥當然簡單,可她那些葯都是西藥配方,她需要入空間跟系統交涉。

「怎麼,不行?」

「是無法調配,只能我來配此葯,所以我只能盡量。現在有幾個城染了瘟疫了?」

夜非墨並不阻攔她,因為他知道這是她喜愛的事情,他從來不會阻攔她。

「武城和青城,葯可夠?」

「這兩座城池比較小,我應該可以。」她點點頭。

只要把葯分配好,分給百姓。

據她所知,如今這兩座城已經封城了,不許任何人進出,她手上有皇上給的欽差大臣的牌子,能順利入城。

她明白,事情一旦做完,皇帝必然會給一個保證。

這次讓她來解決瘟疫,其實就是為了試探她,不但要看夜非墨處理朝政能力,還要看她有沒有資格輔佐好夜非墨做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