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是不是準備放大招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3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連忙站直身來,不可置信地看著牢中深處。

那不是她娘的聲音嗎?

周韻怎麼會在這裡?

她幾乎是下意識地看向了風千墨,好似在用眼神詢問男人,為什麼周韻出現在這裡?

風千墨也是神色冷凝了幾分。

「雲沁,真的是你?」甬道的深處周韻的聲音就沒有斷過。

蘇雲沁終於抬步,大步走了過去。

在最後一間牢房前看見了周韻正盤膝坐在牢房中,目光正透過鐵欄往外看。她見蘇雲沁走近,連忙起身走到了牢門前。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蘇雲沁皺眉。

她記得當初周韻都被風千墨的人給帶走看著了,更何況周韻身上還有鞭傷,現在又落到了別人的手中。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了,好端端的又讓周韻落在了敵人的手中,成為她的掣肘。

「我……」周韻垂眸,輕咳了兩聲,「我是離開了,又被他們抓走了。」

蘇雲沁捏住拳頭,真的要吐血了。

風千墨也有些無奈。

他怎麼會知道岳母如此坑,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又一次浪費了。

男人揉了揉眉心。

「雲沁,你不用管我,你趕緊離開,他們把我關在這裡就是為了引你……不要再留在這裡了。」

蘇雲沁抿唇。

她不知道怎麼跟周韻解釋,周茵茵被自己給殺了。

她沉默不語地直視著母親的眼。

牢獄中的氣氛始終瀰漫著冷意,周韻想抓住鐵欄,可又礙於鐵欄上的草藥,沒敢動。

蘇雲沁也才注意到只有周韻的牢房前的鐵欄被無數布滿尖刺的植物爬滿了,它們的根莖很細,上面的尖刺也是細小細,若是距離稍遠,她根本無法看清楚這根莖上的刺。

「這是什麼?」她抬起手,剛要觸碰卻被風千墨給拉住。

「雲沁,不要碰!」周韻也低聲警告了一聲,「它是專門用來對付蠱后的。」

蘇雲沁認得這種草,畢竟她是學醫的。

這叫雲煙藤。

這種植物是沒有任何毒性,是普通人家用來裝點花園的植物。

雖然它上面長滿尖刺,可卻是軟的,普通人碰到不會有事。

但是有蠱毒的人就不一樣了……

蘇雲沁蹙眉。

凰族人對蠱毒的了解和研究儼然非常深刻,他們把周韻關在這裡真的就只是引她一個人?

「雲沁,快走。」周韻又催促了一句。

再留下來,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蘇雲沁咬了咬下唇,從懷中摸出了匕首砍斷了兩根藤蔓。雲煙藤這種植物生長很快,被砍斷後又能以極快的速度生長起來。

果然下一刻,藤蔓便再次長成初期的樣子。

「雲沁,你先出去,我來。」風千墨喚住她。

「不行。」蘇雲沁立刻搖頭。

她絕對不能走。

這個時候二人分開並沒有什麼好處,牢中不止有個周韻,還有個人身上有蠱王的母蠱在暗處,還不知是何人。

男人眉宇一鎖,不滿地看著她。

小女人真是不聽話。

「你若是現在把我趕走的話,信不信今晚上我不讓你回房睡覺。」

「……」風千墨嘴角抽了一下。

周韻也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而他們,忍不住低聲嘟噥:「你們夫妻感情可真好。」

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情開這樣的玩笑。

她都已經提醒他們二人,敵人已經逼近,他們倒好,一點都不擔心。

蘇雲沁又道:「娘,我待會兒過來救你,等我拿夠了葯。」

言罷,她又折返回前方的牢房的沙子里捉蛇。

風千墨看著她的背影,輕微收斂眸光,落向緊鎖的牢門。他掌心暗暗蓄力,正要動手,卻被周韻喚住了。

「不要救我了。」周韻突然道。

男人眸光沉斂,古井無波的鳳眸凝著她。

「不用救我。」似是要表達自己的決心一般,周韻又強調了一句,「帶著雲沁趕緊離開。我告訴你,誰身上有蠱王的母蠱,是……」

「周韻啊周韻,果然還是要靠你才能把他們引出來。」

話還沒有說完,前方的甬道里傳來了族長的大笑聲。

風千墨斂眸看過去。

蘇雲沁也停止了撿蛇的動作,站直身子來。

族長在眾人的簇擁下大步走入,笑得一臉晦莫難測,

因為笑容,她臉上的皺紋全堆積在了一起。

「好啊,很好啊,蘇雲沁你換張臉進我凰族送死,可真有你的!」

蘇雲沁知道自己的身份敗露了,也不覺得著急,反而一臉平靜地聳聳肩,眨著眼眸說:「族長,你跟我無冤無仇,要殺我做什麼?」

「跟你是無仇,可跟你男人就有仇了。」

蘇雲沁更是驚奇地說道:「我男人?我這麼多男人,您指的是哪一位?」

她這話音剛落,從甬道裡面散發出濃烈的冷氣,瞬間要彌散出來把人給淹沒了去。

蘇雲沁感受到某人死死瞪著她的後背,當真如芒在背。

她也就是隨口一說,他應該不會當真的。

她如此安慰自己后,又一次直視族長的眼睛:「我男人很多,您說的是哪一位呢?除了男人,我還有幾名男寵,不知族長是不是看上了我手上的男人,我倒是可以大方地送給族長兩個。」

這要是平日里其他人聽見這樣的話早已呵斥她不要臉不守婦道不知廉恥,可族長卻波瀾不興。

「呵呵,本族長不需要你的男人,更不需要你的男寵。我要你身後的男人,親手殺了你。」

身後的男人……

蘇雲沁轉頭。

風千墨已經走至她的身側,半張臉掩在鬼面面具下,冷眸卻迸發出了無盡的寒意。

他說:「事情與她無關,讓她先行離開。」

「想不到天玄陛下也能這般有情有義。」族長的話陰陽怪氣。

蘇雲沁聽的心裡有些不安。

這個老女人,是不是準備放大招了。

「你過來。」族長忽然喚了一聲。

身後簇擁著的下屬立刻將一名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推到了他們的面前,男人差點一個踉蹌摔在地面上,最後幸好他眼疾手快穩住了自己的身子。

他抬起頭來,嘿嘿傻笑著。

而蘇雲沁卻瞳孔驟然縮了縮,袖中的五指赫然收緊。

這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男人身上有蠱王的味道!

她下意識地看向風千墨。

可惜的是,面具遮擋了他的臉,她根本無從判斷他此刻的表情。

「你認得他嗎?」

「……」風千墨沉默,遲遲沒有說話。

認得,自然認得。

只是沒想到這人還沒死。

族長拽住了絡腮鬍子的男人的后衣領,把他給抓住了,「陛下,他與你一樣,都有蠱王呢!很驚喜吧?只要我一聲令下,你就得聽從這傻子的命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被她拽著后衣領的男人卻還在樂呵呵地傻笑著,好像一點都沒有把她的話當成一回事。

族長從懷中摸出了一隻又肥又白的蟲子,蟲子還是活的,在手掌心中蠕動著。

「哇!」男人看見這蟲子,頓時嘴角溢出了口水,痴傻又渴望。

「想吃嗎?」族長問。

男人點點頭。

「想吃的話,就讓那個人,殺了這個女人。」族長抬手,指著風千墨。

那一刻,她臉上的笑容猖狂囂張,邪肆張揚。

她想到自己的族群落到今天的這個地步,都是天玄這些姓風的人乾的好事。他們不但讓她們無家可歸,更讓她們從一個家族變成了兩個家族。

鳳族被滅后,凰族的人並沒有任何幸災樂禍之感,剩下的就是心有戚戚焉。

他們知道,鳳族被滅,遲早凰族也要被滅了。

畢竟他們本來就是一個族群的人。

可惜的是,直至今日,他們還未能報仇。

現在……可以報仇了!

族長的眼中閃過陰鷙瘋狂的光,用那隻又肥又白的蟲子吸引著手中的男人。

男人茫然抬起頭來,循著族長手指的方向看向風千墨,一雙眼睛漸漸由黑轉紅,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變得猙獰無比。

蘇雲沁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不知道母蠱和子蠱之間怎麼聯繫,但是顯然眼前這傻大叔就是這族長的最後籌碼。

風千墨卻更快,忽然將她推了出去。

「走。」

「我……」

這一個字剛剛出去,她竟然被男人的掌風帶著強勁的力道推了出去。

族長見狀立刻吼道:「抓住蘇雲沁!」

眾人當即一窩蜂要衝出去,但很快便被牢中的男人渾身散發的弒殺之氣所阻撓。

蘇雲沁人被強大的力道直接推出了牢門,撞在了牢門上,頭暈目眩的。

她爬了起來,打開門就吼道:「金澤!金冥!」

她知道金澤和金冥肯定在暗處守著。

「快去救人!」

就算風千墨武功再厲害,以一敵百,但裡面那個人有蠱王母蠱,就這一點就足夠了。

金澤和金冥聽見動靜當即掠了出來。

「帶了多少人?」蘇雲沁問道。

金冥點頭說:「幾十個精衛。屬下這就去召集。」

金澤則率先沖了進去。

蘇雲沁想進去,又怕自己會成為男人的累贅,在外面來來回迴轉著。

忽然,凌厲的劍氣逼了過來。

她敏銳地閃開了去,轉頭一看,便是鳳玉染。

「你殺了茵茵!」鳳玉染一雙眼睛血紅著,涌動著可怕的血色。

蘇雲沁看見他這陰鷙的模樣,手已經摸向了腰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