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望你良心能安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7:22
A+ A- 關燈 聽書

這個問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她那麼聰明肯定知道答案!

我出卧室問:「你怎麼想的?」

我到廚房給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想了想又問她,「你和顧瀾之兩個發生過關係嗎?」

譚央快速回我,「未曾。」

又是未曾。

跟在席湛身側的人都喜歡這個詞。

我喝了口牛奶后又問:「你想嗎?」

我將手機放在旁邊從冰箱里拿了塊麵包和兩片生菜湊一起簡單的做了頓早餐給自己!

譚央沒有再回我的消息,估計自己在那邊思考想不想的問題,我拿著挎包出門到花園裡摘了朵杏花,到別墅門口看見荊曳正守著的。

我好奇的問他,「你們住哪兒的?」

「席先生將隔壁別墅購買下給我們紮營,每晚都有人守在門口的,我也是剛到這守著。」

「哦,隨我去找季暖。」

我到季暖家接她發現她精神恍惚,我帶著她去簽約了店鋪合同才問:「發生了什麼事?」

她搖搖腦袋說:「沒事。」

她不肯說,我便不再問。

簽約完合同后季暖找助理姜忱去商量店內的裝修了,而我處理完席家那邊的事閑下來正上車打算去看望孩子們時元宥給我發了私信。

他問我,「在哪兒?」

「梧城。」我道。

「二哥在S市。」他說。

我回道:「嗯,他昨晚說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在S市會受傷的吧?」

元宥帶著疑惑的語氣。

我特不解的問:「受什麼傷?」

「他在S市是有仇敵的。」

聞言我心裡霎時緊了。

開始擔憂席湛的安危。

元宥主動問我,「隨我去S市嗎?」

我趕緊回他,「嗯。」

我坐在車上等著元宥,半個小時后他找到我,我們開了幾個小時的車才到S市城裡。

我不清楚席湛的下落。

元宥也不清楚席湛的下落。

我給席湛打了電話。

不過他那邊沒有接。

我心裡特別著急,擔憂席湛的安危,元宥到了S市后便和我兵分兩路,我坐在車裡吩咐荊曳調查席湛的下落,但荊曳竟然拒絕了我。

他開口解釋道:「家主,席先生做事一向有自己的判斷,他肯定不想看見席家調查他的下落,而且以席先生的警惕性應該不會讓任何一方查到他的位置,除非他願意主動的聯繫你。」

我怔問:「難道我們就坐以待斃?」

荊曳沒有回答我,我正想強制令他調查席湛的下落時,席湛給我回了簡訊,「嗯?」

他給我回消息代表他是平安的。

雖然只是淡淡的一個嗯字。

我問他,「你在哪兒?」

「S市,怎麼?」

我壓抑住心底的擔憂道:「我想你。」

席湛很久都沒有回我的消息,就在我以為他不會再回我的時候他給我發了一條語音。

我點開聽見他聲音特別磁性低沉且充滿誘惑,像是上塊的玉石落上了雨滴,令人久久忘懷,他纏綿道:「寶寶,我也想你,晚上見。」

我驚喜的看向荊曳,「他說想我。」

荊曳笑說:「席先生很少情緒外露。」

我回復他問:「你具體在哪兒?」

他聰慧問:「你在S市?」

「是的。」

席湛給我發了定位,我不清楚這是哪兒,帶著荊曳匆匆趕過去時瞧見他平安無事!

我突然反應過來我又被元宥忽悠了!

我過去直接甩鍋道:「是元宥帶我過來的,他說這邊風景不錯,但他一到這兒就扔下了我,我想著你在S市索性就給你發了消息。」

席湛輕笑問:「那你自己想來S市嗎?」

我想,因為他在這裡所以我想。

我從不在席湛的面前掩飾自己的愛意,過去摟著他的胳膊道:「想,特別想,但並不是因為這是S市,只是因為S市裡有我想見的人。」

席湛彎腰揉了揉我的腦袋,他很喜歡這個動作,像是蹂躪什麼小寵物似的,他當著荊曳的面吻著我的額頭,「寶寶越來越會哄人了。」

我輕笑:「你為什麼會來這裡?」

「處理點私事。」

席湛有點不太願意說,我換了個話問他什麼時候回梧城,他手指親昵的摩擦著我的唇角解釋說:「晚上有個宴會,陪我去參加好嗎?」

我還從沒有和席湛正式的合體出現在一個宴會上,我還是蠻期待的,但心底惦記孩子。

左思右想之下我還是決定陪他。

席湛帶我回了酒店,我坐在床邊盯著他,他偏了偏眼眸問我,「寶寶要洗個澡嗎?」

他的音色非常溫柔。

我清楚他又想那檔子事了。

席湛最近有點上癮男歡女愛。

偏偏我的身體有心無力。

我伸手環著他的腰將腦袋枕在他的腰腹間解釋說:「傷口還沒好呢,過幾天行嗎?」

他嗓音暗涌道:「用別的方法?」

想了想,他又道:「昨晚說過任你折騰的。」

我:「……」

男人騷起來當真沒女人的事了!

我沒有同意,拒絕了他。

而席湛從不會勉強我,此事不了了之。

但我清楚男人憋的慌。

畢竟我們之間的次數屈指可數。

我怕惹到他一下午都沒有鑽他懷裡,快到晚上的時候趕緊換了身禮服下樓坐在車裡等他,荊曳見我一個人疑惑問:「席先生呢?」

我看向緊隨在身後西裝革履的男人,眯眼笑說:「在呢,荊曳你說他是不是很帥啊?」

……

季暖隨姜忱聊完裝修的事後接到了陳深的電話,她接通擱在耳邊問:「找我何事?」

她的語氣平靜疏離,握著手機的陳深怔了怔,低著聲音說:「季暖,我的母親被人……」

頓了頓他問:「你能來參加她的葬禮嗎?」

他的語氣低沉,充滿絕望悲傷。

季暖錯愕,沒想到陳深的養母去世了。

她抿了抿唇,想不到拒絕的理由。

但萬萬沒有答應的道理。

見季暖不說話,陳深固執的嗓音問:「生前她最疼你了,你後天能來參加她的葬禮嗎?」

季暖咬了咬唇說:「不能。」

陳深音色一沉,「理由。」

「那是你的家人。」她道。

季暖抬眼望著梧城難得的好天氣,平靜的語氣解釋道:「我和你在一起時自然愛屋及烏,愛著你的家人並尊重著他們,當我和你分開時我和他們已經沒了關係,無論以後發生什麼都與我無關,陳深你要記住一點……」

她想了想絕情的說道:「我嫁給你時才嫁給了你的家人,當我離開你時自然也離開了你的家人,你無須用她生前待我好的話約束我。」

他待她絕情,

她沒必要給他溫暖。

此生,她不會再原諒他。

他的一切與她再無任何干係。

陳深默了半晌丟下一句陰狠的話,「望你良心能安。」

季暖亦道:「望你亦是。」

他傷她的只多不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