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兩面的赫老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8:23
A+ A- 關燈 聽書

我願贈你一世情深……

顧霆琛畢竟是我曾經愛過的男人,見他如此固執的模樣我心痛到無法呼吸,只得狠下心轉身離開,心底對他的厭煩感是越來越深!

他怎麼可以在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我之後說愛我,還說什麼贈你一世情深的話……

這不是諷刺我么!

諷刺我曾經那句,至此一生、僅此一人的話,諷刺我半途退出愛上了其他的男人!!

可是我能怎麼辦?!

難道要我死守著一個千般傷我且當時還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男人么?!

難道我就必須要為顧霆琛守一輩子么!

難道我就沒有追尋幸福的權利么!

我是好不容易才遇上的席湛啊!

那個冷漠如斯,卻猶如清風般朗月的男人,他此生唯一且最大的溫柔都留給了我。

是我篤定想追隨一生的男人。

認識席湛兩年的時間,能和他走到現在萬分的艱難,我真的非常非常的喜歡他!!

我喜歡席湛常常用冷漠的神態說著「未曾」「下不為例」「此生唯一」這些字眼。

我更喜歡他溫柔的喊我寶寶。

那個強大如斯的男人啊,那個一向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從未傷過我的男人啊!

我這輩子是何其、何其、何其有幸的才能夠遇上他啊!!

何其有幸的才能得到他的庇護!

哪怕他沉默寡言、惜字如金,可我仍舊喜歡這個宛如謫仙人的男人;喜歡外表冷酷殘忍,內心卻溫暖善良的男人;喜歡書法蒼穹有力、說話略帶文藝氣息封建古板的男人;喜歡強大禁慾且又處處喜歡撩人說情話的男人!

我真的是愛死了他的一切!!

我推開了賓客室的門,壓根就沒發現裡面還有其他人,我盯著站在窗邊將視線落在窗外的男人,輕輕的喊了聲席湛,忍不住情動的說道:「我喜歡你,這輩子我都跟定了你!」

這輩子我只能是席湛的女人!

是他兩個孩子的母親!

聞言席湛側過身看向我,眼眸含笑,難得開起我的玩笑問:「允兒就這麼離不開我?」

他的嗓音纏綿,令人心底顫抖。

我迫不及待的點點頭,房間的其他位置傳來咳嗽聲,我怔住問他,「房間里還有人?」

我順著咳嗽聲望過去瞧見一個上了年齡的老頭,我走到席湛的身側問:「這位是?」

與席湛待在一處的定然不是簡單人物!

男人為我介紹道:「允兒,是赫老。」

眼前精神抖擻的老人就是赫爾的爺爺?

我面色露著驚訝,席湛拉著我過去坐在赫老的對面介紹道:「小時候我從席家離開幾經轉折到了芬蘭,是赫老收留了我養了我幾年。」

頓住,席湛的音色充滿感激道:「我的命是赫老給的,他是我這輩子最尊敬的一個人。」

席湛這是第一次在我面前如此鄭重的介紹一個人,就連他的母親他都未曾這般隆重過!

我點點頭,乖巧的喊著,「赫老。」

赫老慈祥的笑了笑,他責怪的眼神看了眼席湛,「湛兒,曾經的事不必總是掛在嘴上。」

席湛勾唇,笑而不語。

赫老溫和的一雙眼打量著我,雖然他沒有什麼惡意,但我心底還是感到一陣的不適感!

赫老半晌才笑說:「是個漂亮孩子。」

席湛回應道:「嗯,很漂亮。」

「湛兒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席湛順從回道:「過段時間。」

「嗯,儘早安排吧。」

赫老和席湛一問一答,像是認可了我似的,這種語氣令人心底有點不舒服。

不知怎麼的,似乎是女人天生的直覺,我對眼前的這位赫老沒有一點兒的好感。

即使他是席湛最尊敬的人。

沒多久元宥找到了這個房間,他說外面有重要的人物找席湛,後者默了默離開了房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離開前叮囑我,「在這兒等我。」

我乖巧的點點頭說:「好。」

席湛隨元宥離開了房間,我不清楚他們要去見什麼重要的人物,房間里就只剩下我和赫老,說實在的,我心裡滿是無措的尷尬。

見我拘束,赫老笑問:「怕我?」

我搖搖腦袋道:「沒有,赫老。」

他忽而道:「湛兒很喜歡你。」

我抿唇,聽見他又道:「我是支持他自己選擇愛人的,可是他選擇的這個人不合我意。」

我:「……」

我剛剛的直覺沒有錯!

女人的直覺總是管用的!

我垂眸,沉默不語。

他低了低聲音,繼續說道:「湛兒是極少優秀的男人,在這世界上很難再找出一個複製品。而我有一個孫女,她雖然被湛兒討厭,可她仍舊是我的孫女,是赫家未來的掌權人。」

我明白了赫老的意思。

席湛找的愛人只能是赫爾他才滿意。

我神情自若的沉默著,突然為赫冥感到可憐,他明明也是赫家人,但因為是私生子連繼承權都沒有,淪為一個為赫爾運營赫家的人!

赫老嘆息了一聲,「我是希望湛兒幸福的,因為他是我養了幾年的孩子,我視他如己出,而且我同你、同席家無仇,但我有個喜歡著湛兒的孫女,而且為了赫家……湛兒只能是赫家的女婿!時小姐,你能明白我話里的意思嗎?」

我明白,他希望我和席湛分開。

可我又憑什麼分開?!

我沒說話,懶得理他。

赫老皺眉,「怎麼不說話?」

我笑著問他,「說什麼?說我同意和席湛分開的話?赫老,我愛席湛,所以我可以尊重你,但前提是你尊重我!你要我離開席湛又憑藉的是什麼呢?你以為我能讓你這三言兩語就被趕跑嗎?說心裡話,我不會離開席湛的,倘若你從中用什麼手段……我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赫老,我即使賠上整個席家都無懼你!」

我這威脅的話是先發制人!

赫老並沒有因為我說的這些話而氣急敗壞,他竟然仍舊慈祥的笑著說道:「不愧是席賦的繼承人,是個有魄力的孩子,但未來的這條路還很漫漫,長到什麼都可以發生變化,我無法改變你,難道還無法改變湛兒了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