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爹娘打架,該幫誰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47
A+ A- 關燈 聽書

邪風愣愣地點點頭,然後轉身出去看情況。

蘇小陌望向妹妹說:「我們要不要悄悄去看爹爹?」

蘇小野搖頭,「還是不要了。娘親更需要我們陪。」

其實他們看得出來娘親的心情是極度不好。

蘇小陌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放進了嘴裡咬著。

好糾結哦。

好鬱悶哦。

爹爹和娘親到底是怎麼了哇?

屋中的蘇雲沁早已聽見了外面的動靜,只是沒有出聲。

她轉正身子,看著屋頂,一雙眼睛變得毫無焦距。

此時此刻,她的內心真的很煎熬。

……

兩個時辰后。

屋門被悄悄推開了,兩個小腦袋探進了屋中。

蘇小野在屋中掃視了一眼,呀了一聲。

蘇小陌站在妹妹後面,沒有看見屋內的情況,聽見她這樣的突然叫聲,忙問道:「怎麼了?怎麼了?」

「娘親……娘親不見了呀!」蘇小野指著屋內,一臉愕然。

蘇小野將門給大推開,蘇小陌連忙也跟隨著往裡走,發現屋中真的沒有蘇雲沁的身影。

「娘親呢?」蘇小陌一臉好像發生了大事的模樣。

「笨!咱們去看看爹爹!」蘇小野拉著蘇小陌就走。

現在可不是發獃的時候。

風千墨和蘇雲沁都住在同一家客棧里,只是房間一個在二樓一個在三樓。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小傢伙一前一後蹬蹬蹬跑下了樓。

尤其是蘇小陌腿腳快,幾乎是立刻就奔到了風千墨的房間門口,嚷嚷:「爹爹!爹爹!娘親不見了!」

守在門口的金澤和金冥同時低下頭看向他。

蘇小野也慢悠悠地走了過來,她其實心底很著急,可是表面上必須要表現出很淡定的模樣也是非常無奈。

走到門口后,她抬起頭來直視著金澤和金冥。

「爹爹在裡面怎麼樣了?」她稚嫩的語氣,讓人心中瞬間軟化。

金冥的心咯噔了一下,轉頭看向屋內,不知道如何開口說話。

偏生這時候屋內傳來了聲音:「讓他們進來。」

是他們家陛下的聲音。

金澤和金冥相互對視一眼,終於金冥率先替兩個小傢伙推開了門讓二人進入。

蘇小陌先奔到了風千墨的床榻邊,男人正斜倚在床頭,闔著雙眸,衣裳微敞,像是剛剛沐浴過後的模樣。

聽見動靜,他驀地睜開雙眸看向兩個小傢伙。

蘇小陌一眼便看見了他的一雙血眸,被嚇了一跳,連忙往後退了兩步。

可退了兩步后又被身後的蘇小野給推了推。

「哥哥,你發什麼愣?」

蘇小陌輕輕哦了一聲。

風千墨眼底的血色還未退散,隨時都有可能再發作的跡象,只是此刻他可以完全確定自己是清醒的。

「爹爹……你怎麼樣了?」蘇小野湊到了床邊,小心翼翼地問道。

男人聽著女兒如此的問話,心底一陣柔軟。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小腦袋瓜,柔軟的心思讓他眸底的血色也漸漸淡涼了幾許。

「沒事,過兩日就好了。」

「爹爹,娘親……」

「邪風,立刻去找。」風千墨轉頭吩咐。

他知道,他現在不能再留在蘇雲沁身邊了。

直覺告訴他……

邪風點點頭,閃身掠了出去。

而這時候一隻白鴿飛至窗台上停下了,站在窗台上撲騰了一下翅膀。

看見這隻白鴿,金澤立刻認出了白鴿:「這是洛王的信鴿。」

「拆下給孤。」

金澤連忙拆下信,恭敬地送上給風千墨。

現在這個情況要怎麼樣?看來是非常嚴肅了?

果然,當風千墨看完信后,眸光深沉晦莫。他狠狠捏碎了手中的信紙。

「爺兒……是怎麼了嗎?」金澤小心翼翼地問道。

看著他們家爺兒的表情,金澤心底有一股不太妙的預感。可能……真的出事了。

風千墨冷沉說道:「月淳取走了岳母身上的蠱后。」

「什麼?」金澤猛地一怔。

月淳不就是太后嗎?太後來到了漠北?他們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

天啊,太后拿走了蠱后,那蘇雲沁……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坐在床沿邊,不解地聽著他們大人說話,兩人對視一眼,覺得事情非常不妙。

……

蘇雲沁騎馬再次來到了凰族的領地,她一勒馬韁,從馬背上翻下來。

她目光落至前方,緩緩深呼吸了一口氣,往裡走。

她想看看周韻的屍體。

越往裡走,她的心就越沉重。

再走近些,靠近牢獄之地,滿地橫陳著屍體,看上去就像是修羅場似的。

她避過屍體,往裡走,熟悉地在周韻的牢房前停下了。

地面血跡斑斑,一顆像是心臟的器官被扔在了地上,鮮血已經乾涸地凝在地面上,甚至有些發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面無表情地上前去看。

然而……

沒有蠱后的跡象!

就連蠱后的屍體都沒有看見!

周韻的屍體已經被風千墨的人給處理了嗎?那這顆心的蠱后,去哪裡了?

蘇雲沁下意識地捂住了心口位置,有一瞬間,她覺得心痛地厲害。

不是感情上的疼痛,而是身體上地疼痛,她捂著心口的位置,雙膝一軟,跪在了地面上。

該死!

若是早知道如此,當初就應該不顧阻撓闖入。

……

蘇雲沁騎馬回到客棧門口時,她的臉色慘白如紙。

她踩著沉重的步伐上了樓,正好在二樓時聽見了孩子清脆的叫聲。

「娘親回來了!」蘇小陌率先奔了過來,一把抱住了蘇雲沁的大腿,還帶著些力道地蹭了蹭。

他真是擔心死他家娘親了。

蘇雲沁的腳步停頓下,整個人彷彿就像是丟失了靈魂一般,雙眸毫無焦距。

蘇小野走了過來,抬起頭來看著她,輕輕拉扯了一下蘇小陌的衣袖。

她示意哥哥抬起頭來看娘親。

蘇小陌確實也抬起頭來看向蘇雲沁,怔了一下。

娘親的臉色非常嚇人,而且眸子里漸漸湧上了淡淡血色,就像爹爹蠱王發作時的模樣。

娘親怎麼了?

但很快他們就被蘇雲沁一把推開了去,兩人同時摔倒在地面上。

「哎喲喂……我的屁屁。」蘇小陌坐在地上,不滿地揉著自己的小臀,抬頭就瞧見了蘇雲沁繞過他們往風千墨的房間走來。

蘇小野本來身子就嬌弱,這麼一推,整個人都還有些懵。

她看向蘇小陌:「哥哥,娘親和爹爹會不會打一架?」

蘇小陌滿臉黑線。

妹妹的想象力比他更加豐富呀。

爹爹和娘親要是真的打一架,他們該幫誰?

門口的金澤和金冥看見紅著眼又白著臉的蘇雲沁走入,二人都不敢阻撓,就讓她直接踹門入了屋子。

「碰」地一聲巨響,這巨響聲幾乎要震飛了整個屋頂。

風千墨抬起頭來看向走入屋中的蘇雲沁,眸光幽深幾許。

他盯著她踏入的模樣,那模樣簡直如同丟失了魂魄一般。

眼看著她越來越靠近,就像是沒有意識似的。

「雲沁?」風千墨皺眉。

然而,眼前的蘇雲沁就像是根本聽不見他的話一般,緩緩從懷中抽出了一把匕首,匕首在暗淡的光線下散發出森森的寒芒。

她陰鷙地瞪著他。

此時此刻的蘇雲沁是如此地陌生。

風千墨的心一緊,眼見著她突然抬起手中的匕首就要朝著他的胸口刺下來,他一個閃身躲過了她的匕首攻擊。

她被人控制了!

幾乎是立刻,他便確定了。

「啊!真的打起來了!」門口的蘇小陌叫道。

蘇小野也推了一把金澤,叫嚷道:「還愣著幹什麼,趕緊進去幫忙啊!」

金澤和金冥這才入屋,又不知道是該拉開蘇雲沁,還是該擋在風千墨的面前。

屋中的氣氛就變得有些尷尬了。

蘇雲沁畢竟是陛下的女人,他們哪裡敢碰。

風千墨冷聲喝道:「都出去!」

金冥和金澤相視一眼。

蘇雲沁卻忽然心口又是猛地一跳,疼痛感又一次刺激到了她。

「哐當」聲,手中的匕首赫然墜入地面。

她雙膝軟了下去,整個人跌坐在地面上。

「雲沁?」男人皺著俊眉,鳳眸里燃起了熊熊的怒焰。

肯定是月淳!

該死!

他一定殺了月淳!

以前尚且顧忌月淳是自己的生母,所以他會有所保留。可自從知道自己不是月淳的親生兒子后,他已經不止一次對月淳產生殺意。

蘇雲沁跌坐在地面上,雙眸有些無神地四處看了看。

「我怎麼在這裡?」她揉了揉眉心,懵懵懂懂像是剛剛睡醒的樣子。

她只記得自己去牢中看了周韻的屍體,只是並沒有找到周韻的屍體。

風千墨想將她扶起,又忍住了。

他擔心自己再傷害她。

男人狠狠捏了捏拳,手背上青筋一根根暴起,只有這樣他才能壓抑住自己碰她的想法。

蘇雲沁倒也沒有什麼反應,自己爬了起來。

「你沒事吧?」她看見風千墨,輕輕問道。

風千墨抿唇。

「你沒事就好。」蘇雲沁又兀自說著。

她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竟是想不起來自己到底要與風千墨說些什麼。

男人闔了闔眸子,終於是出聲:「雲沁,過兩日,孤要回天玄。」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蘇雲沁倒也不吃驚,輕輕點點頭。

「我們……暫時還是不要見面為好。」

母蠱能控制子蠱,但是若是母蠱與子蠱之間的距離夠遠,母蠱依然控制不了子蠱。他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