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王妃突然暈倒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15
A+ A- 關燈 聽書

翌日。

雲輕歌跟夜非墨同坐一輛馬車。

二人都不說話,馬車內極其安靜,唯有彼此的呼吸聲。

靜了一會兒,手上一暖,她突然抬起頭看向他。

「你有話想問我。」男人淡淡開口,這話卻像是在斬釘截鐵地說結論似的。

雲輕歌很是意外的挑眉,失笑點頭:「你越來越像我心底的蛔蟲了,這你都知道呢?」

他輕哼了一聲。

「你跟丞相做了什麼交易,他願意辭官?」

夜非墨揚起唇角,絲毫不覺得她問這話有何不妥,反而覺得她問得是對的,充滿深意的語氣說:「我答應不殺夜無寐,他答應辭官。」

「哇?他為何對夜無寐這麼好?」

雖然她不是腐女,但都要懷疑他們這兄弟情是不是有點超綱了。

「不知。不過以他的性子和能力,日後也不會心甘情願輔佐我,他當年做天焱丞相也是因為吳王。」

他不解釋這番話還好,他一解釋,雲輕歌就會想歪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倘若真的這樣,左逸軒犧牲還蠻大的。

「他答應幫你,所以昨晚上雲挽月被抓之事也是他答應你的?」

「算吧,畢竟他陪了一路。」

媳婦被別的男人陪著,他怎麼可能會放心。

所以,在雲輕歌出發前就去尋了左逸軒。之後在路上他也得知了左逸軒給的消息,說是太子妃逃了,他才不放心跟上,沒想到雲挽月還真的出現了。

雲輕歌點點頭,特地湊到男人的身上嗅了嗅。

「你在做什麼?」男人不解問。

「我想聞聞,你身上有沒有醋味。」

男人失笑,狠狠揉她的小黑臉。

……

他們先去了武城,雲輕歌把葯交出,剛好清空了空間里此類葯。

但若是再去青城救治瘟疫,她就必須抓緊時間配藥,而且只能用中藥藥方,西藥已經分發完畢。

此刻街道上排滿了長龍,百姓們都期待著領到葯痊癒。

「您就是靖王妃嗎?靖王妃真的是有活菩薩的心腸。」

「是啊是啊,多謝靖王妃出手相助。」

他們領了葯,起初也有人懷疑,不過有第一批領葯的人率先服了葯很快就起了藥效,其他百姓自然也不會再懷疑。

雲輕歌淡淡笑著,分配藥給他們。

她回頭得跟系統談判,必須再多要些葯,不然再遇到類似這樣的大事件就麻煩了。

武城與青城只有一道城牆之隔,因此瘟疫傳染就在兩城之中蔓延。

發了一日的葯,晚上回客棧時,肩膀酸痛得不行。

「累了?」男人坐在屋中翻著捲軸,聽見她的聲音立時將書一丟起身朝她走近。

雲輕歌點點頭:「我實在很累,你幫我按按?」

「好。」他也不覺得這要求有何不妥,欣然答應。

將雲輕歌摁在椅子上,男人捏著她肩膀的力道輕重合適,甚至還能隱約讓她感覺到舒適。

「今日葯發完了?」他不動聲色問。

「嗯,恐怕還要再發個兩日才行。染病的百姓太多,而且我也寫下了防病的藥方,回頭讓沒有染病的人吃些。我打聽過了,他們這瘟疫應該是由吃了染病的雞鴨等飛禽染上的。」

他捏著她肩膀的手微微一頓,頗有些讚賞地挽起唇角。

「嗯,這麼短時間內你已經查清楚了,不愧是小歌兒。」

雲輕歌暗暗撇嘴:「別誇得太早,青城的瘟疫還沒有解決呢。對了,我把防瘟疫的藥方寫下,你回頭讓人先去青城發給沒有染病的百姓們,哦對了,你也得喝。」

本來心情頗好的某人一聽這話臉色突然就黑了。

他本來就討厭喝葯,現在一聽要喝葯,變臉極快。

雲輕歌發現肩膀上的力道變輕了,拍了拍他的手背吩咐:「阿喂,你怎麼停了?」

「本王不用喝。」

「那不行,萬一你有問題怎麼辦?得喝!」

夜非墨沉默了。

沒辦法,這是媳婦的命令,大不了捏住鼻子喝下去。

罷了罷了,媳婦的命令大過天。

又過了兩日,雲輕歌在武城把葯分發完畢就去了青城,這兩日回到客棧倒頭就睡,也入了空間里清點藥物。

好在系統還算良心,幫她在空間里配藥。

但葯不夠。

此刻武城街上,她將最後一盒葯遞出去,後面還站著一排長龍的隊。

「各位,葯暫時沒有了,今日我再回去配……」

「怎麼回事,你葯不配齊就讓我們來領,當我們好欺負?」

有一人不滿便輕易感染了身後其他人的情緒,大家都紛紛點頭附和,覺得雲輕歌是在戲耍他們玩。

雲輕歌站起身,神色不見慌亂,沉靜地解釋:「我也想發,奈何葯不夠,我現在無法給大家配出來。各位耐心等等,明日就能配好。」

「誰知道我們還能不能活到明天!」

一時間大家的憤怒和不滿情緒全都撲了過來,甚至還有人上前把雲輕歌的桌椅都掀了,一旁的侍衛急急忙忙來攔截。

畢竟是染了瘟疫的病人,侍衛們生怕觸碰,害怕被染了病。正是他們的畏手畏腳的阻攔,立刻就有百姓第一時間衝過去推搡了雲輕歌。

雲輕歌倒沒什麼慌亂,耐著性子解釋:「你們現在殺了我,你們也是死路,各位,都冷靜一點。」

大家一聽,原本冒火的神情收斂了幾分。

此刻不遠處的客棧二樓,夜非墨負手站在窗邊看著下方的人潮,眉心蹙著。

聽見雲輕歌沉靜的話,他勾唇。

有妻如此,足矣。

青玄這時走到他身側,抱拳說:「主子,夜天珏已經被送回去了,不過看樣子皇后最近動作頻繁,恐怕是……」

恐怕是準備著要對付他們了。

夜非墨目光始終追隨著下方的女子身影,漫不經心地應著:「繼續派人盯著皇后,靜觀其變。」

聽見他這隨意的吩咐,青玄暗暗抹額。

主子對奪位這事兒還真是隨意。

「王妃怎麼了?」

青玄還想說什麼,忽然聽見了下方的驚呼聲,他連忙往窗外看,驚得瞪眼。剛剛還圍著雲輕歌的百姓紛紛後退,而雲輕歌竟然暈厥在了地上!

夜非墨面色微變,立時從窗戶處掠下去。

青玄也急忙跟上了他家主子。

王妃突然暈倒……不會也染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