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我們自己去找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4:54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依舊還在點點頭,她整個人腦子裡還是空白的。

好一會兒之後,她才慢半拍地抬起頭來看向倚靠在床頭的男人。

他也正看著她。

四目相對。

男人的眼底氤氳著複雜的情緒。

她抿了抿唇,才用略微乾澀的唇說道:「也好,我先帶著九曲蛇回古周,你若是有什麼事給我寫信。」

這是她預料之中的結果。

畢竟蠱王和蠱后就是他們彼此之間的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會爆炸。

本來以為在一切都能好些的時候,老天對他們實在太不公平。

她沒有再看男人的表情,轉身往外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經過蘇小陌和蘇小野時,低聲吩咐:「跟我回去。」

兩個娃娃被她牽著往外走,走了幾步,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屋中的男人,似是想要從男人那兒得到一些勸說的話語。

可惜的是,他們的爹爹不聲不響。

爹爹和娘親真的就這麼分開了?

那一刻,蘇小陌在心底暗暗下定了某個決定。

他現在是個小男子漢了,也要負起些責任了!

……

夜色越來越深。

寧靜的街道上空無一人,風千墨的馬車停駐在了一間客棧外。

金澤道:「爺兒,據可靠消息,太后就在這兒。」

風千墨挑開車簾,緩步走下了馬車。

此刻他眸中的血色早已退散,抬頭看向眼前的客棧。

他沒法立刻跟月淳撕破臉皮,如若蠱后的母蠱真的在月淳的手中,他只能暫時先忍住。

男人沉斂眸光,大步往裡走。

金澤和金冥對視了一眼,連忙跟隨。

客棧里只有唯一的一間屋子亮著燈,門口的侍衛們瞧見是風千墨,也不敢阻攔,紛紛讓開道路。

風千墨走入屋中。

「你來了?」屋中傳來了月淳那極其嘶啞地嗓音。

她正盤膝坐在床榻上。

她睜開眸子,看著風千墨。

她的面前放著一盆水,手指尖滴落著鮮血入盆。

「母后這是怎麼了?」男人不動聲色地問。

月淳微笑,她怎麼可能你會看不出來自己的兒子在演戲,可她還是非常配合地跟著兒子說道:「沒什麼,就是被蟲子咬了一口。」

「哦?」風千墨揚了揚眉梢。

「千墨,你該回天玄了。國不可一日無君,你在外這麼久,就為了一個女人,你這樣可不好。」

「嗯。」男人淡漠地應了一聲,毫無溫度。

月淳很滿意他的「乖巧」,又道:「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做這個帝王,哀家絕對不會動那個女人分毫。你們不見面,她也就不可能被我控制。」

風千墨握拳,依舊只是一個淡漠的嗯字。

他如何會聽不出來母后的意思。

暫時不見面,不代表以後永遠不見面。

只有不見面了,他才能……殺了月淳!

……

翌日一早,蘇雲沁發現二樓已經沒人了。

蘇小陌一臉唉聲嘆氣地道:「爹爹走了。」

他將雙手背在身後,老氣橫秋的樣子。

蘇雲沁白了兒子一眼。

「你嘆什麼嘆,又不是生離死別。」她真想給兒子一個大暴栗。

蘇小陌又嘆一聲:「不知道娘親什麼時候能夠嫁給爹爹。」他嘟了嘟自己的小嘴唇,一副感嘆似的說道。

聽見他這話,蘇雲沁的表情滯了一下。

嫁?

她覺得即便是身上沒有蠱后了,她也不太肯做一個後宮之一的女人吧?

雖然某男說願意承諾給她獨寵,但是她覺得那並不自由。

罷了,現在想這些做什麼呀,反正他們之間已經暫時還不能見面。

她的人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又不是非得和男人在一起才是正事。

她腦子裡思緒紛飛,哪知女兒也唉聲嘆氣了一番。

「唉,看來是要很久了……」

「娘親會不會突然移情別戀,喜歡上別的男人哇?給我們找個后爹?」

「哇,哥哥,別說了,我們好悲慘呀!」

看著兩個孩子,蘇雲沁簡直懷疑他們是抽風了,甚至都搞不明白他們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而發出這樣讓人嘴角抽搐的感嘆。

悲慘個鬼啊,她才是最悲慘的!

「娘親,外婆救了嗎?」可突然,蘇小陌提到了周韻。

過了這麼久,蘇小陌一直沒有問,只有這個時間他才敢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從昨天回來開始,風千墨和蘇雲沁都沒有提及任何周韻的事情。

蘇小野也看向蘇雲沁。

對外婆雖然沒有感情,可是總歸還是個親人。

蘇雲沁的情緒似乎又沉重了幾分,抱著兩個孩子上了馬車,才幽幽地道:「外婆……逝世了。」

她看得出來蘇小陌很喜歡周韻。

她自己對這位突然出現的母親也並不反感。

然而……

「什麼?」蘇小陌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他無法相信。

「啊!那外公知道了會怎麼樣?」蘇小野也驚恐地叫道。

怎麼會突然就……沒了?

外婆也不是多壞的人呀!

蘇雲沁放下車簾,吩咐了一聲馬夫趕路,才說:「人死不能復生,不要再提了。外公若是問起,你們不要說,讓外公親自來問我就好。」

兩個孩子相互對視了一眼,看得出來娘親的心情格外沉重,於是他們都不再說話了。

……

十日後。

他們的馬車趕回到了古周國。

而漠北的局勢也基本上控制住了,有年輕的男人坐上了漠北王的位置。

不但如此,天焱也傳來了消息,太子登基大典已經舉行,年輕帝王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情竟不是穩定朝中局勢,而是先吞併周邊小國。

如此一來,天焱周邊變得格外動蕩不安。

蘇雲沁聽著這些消息時,她越發覺得君明輝讓她感到陌生。

倘若是別人的話,她一點都不會覺得可怕。

可是這個人是君明輝。

以前的君大哥,不知在何時開始改變了?

此刻腳步聲自院落里傳來,蘇小陌清脆地叫道:「外公!」

「雲沁,你回來了?」蘇鵬急急忙忙走入,他此刻牽著蘇小陌的手往裡走,一臉激動的模樣。

蘇小陌被外公牽著手,感覺到娘親落過來的視線,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糟糕,娘親看過來的眼神好可怕。

蘇雲沁不解的看著蘇鵬,問道:「爹,你這是怎麼了?」

蘇鵬鬆開了蘇小陌的手,走上前來,「爹聽小陌提起了你們去漠北的事情,還聽說你們在漠北見到了韻兒?」

蘇雲沁心咯噔了一下,猛地瞪向兒子。

蘇小陌瑟縮著脖子,抬起雙手投降狀說:「娘親,我不小心的,我先走了。」

言罷,屁顛屁顛就跑了。

看著兒子那心虛的模樣,蘇雲沁真想衝過去給他的小臀上打兩巴掌才能解氣。

蘇小陌這死孩子,怎麼能夠把周韻的事情說出來?

她本來以為只要沒人提及,只要時間抹平,蘇鵬應該能夠見見忘記周韻……

「雲沁,你不要瞪小陌,你告訴我,韻兒如何了?」

「呃……」蘇雲沁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怎麼?」蘇鵬急了。

蘇雲沁擔心蘇鵬又會氣急攻心吐血,她連忙站起身來,將蘇鵬拉著坐在了她原本坐過的位置上。

「爹,我跟你說,你千萬不要激動。」

「好好好,我不激動。」

「就是……我娘她……」

蘇雲沁的話又戛然而止,一轉頭便看見蘇鵬正睜著一雙期盼的眼睛看著她。也就是這雙期盼的眼睛,讓她無從開口解釋什麼。

若是可以的話,她真的很想告訴爹,娘一切都好。

可是這樣的謊話會給蘇鵬更多的期盼了吧?

「她怎麼樣?過得還好嗎?」蘇鵬見她遲遲不說,追問。

「爹,我娘她……死了。」蘇雲沁咬了咬下唇,終於把這話說了出來。

蘇鵬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一點點變成了絕望。他猛地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踉蹌了幾步,「你說什麼?」

他一臉的不可置信。

蘇雲沁扶額。

她真的很不想說,可是又不得不說。

現在好了,這一切都變成了她爹的絕望。

……

蘇小陌回到屋子裡,拉住了蘇小野。

「妹妹,咱們現在是個懂事的大人了。」

蘇小野平靜地看著他,點點頭。

她一直都是個懂事的大人。

「咱們去天玄找爹爹怎麼樣?」蘇小陌小聲地提議了一句,他故意把門給關上,然後偷偷摸摸地跟蘇小野說這話。

蘇小野眼睛瞪得銅鈴般大。

「哥哥你瘋了?」

「噓……」蘇小陌連忙伸手捂住了妹妹的嘴,「小聲點,千萬別讓娘親聽見。」

這要是讓娘親聽見,非把他給暴揍一頓。

蘇小野一把扯開了他的手,鬱悶地說道:「哥哥,娘親會擔心我們的。」

「可是……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爹爹和娘親分開嗎?我們和爹爹都分開了十一天了,再這麼下去,什麼時候我們一家四口才可以真正在一起哇!」

蘇小野一怔,竟然有了一絲動容。

哥哥說的確實沒錯。

若是再拖下去,爹爹萬一也喜新厭舊了找別的女人怎麼辦?

娘親也喜新厭舊找別的男人了呢?

哇,想想也是很可怕的。

蘇小陌又說:「今天我們就走,趁著娘親睡著的時候。」

蘇小野也認真地點點頭,彷彿已經鄭重其事地思索過了這一番問題,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