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我的嫂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8:50
A+ A- 關燈 聽書

赫老的話我並不放在心裡,因為我曾經問過席湛,倘若赫老認定他就是赫家的女婿,但他選擇了我,到時赫老對他心生疏遠又如何?

席湛回我,「不會,即使真對我心生疏離也無妨,因為我從始至終都不是活給別人看的。」

我不想席湛為難,但讓我和他分開是萬萬不可能的,任何威脅我內心都無畏無懼!

何況赫老改變不了他,因為那個男人看事一向很明白,清楚什麼決定才是他最想要的!

我勾唇訕笑,「你可以試試。」

赫老見我神色自若又篤定,突然開口諷刺我道:「我聽過你這些年的事迹,從時家到席家沒什麼大的成就,做事也沒想象中那麼果斷,但勝在運氣不錯,時家倒了有席家,而且身後一直有那個男人毫無怨言的撐著你。時小姐,當你沒了湛兒,你真的什麼都不是了,你連席家都守不住,未來的你終究會失去席家的。」

未來的我終究會失去席家……

我眼神一凜,「與你無關。」

赫老面容微笑,我冷然道:「席家的事不用你操心,而且席湛絕不會成為赫家的女婿,你別光在這兒打趣我,你那個孫女也不怎麼樣!」

赫爾刁鑽跋扈,連我都不如!

「至少小爾沒有離過婚。」

我:「……」

我懶得與他再費口舌,我怕我待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索性起身煩悶的離開了房間!

我出門瞧見不遠處仍舊待在那個位置上的顧霆琛,他眸光清淺的望著我,像是回到了曾經的歲月,我和他還是夫妻,我曾經就以這樣的目光追隨著他,希冀有一天他能注意到我。

不過現在是角色互換。

曾經追隨著他的我變成了他。

我想對他釋然一笑,可想起他做的那些破事實在無法原諒他,心裡堵著一口怨氣!

我收回視線離開去找席湛,繞了一圈沒見他的人影,卻遇見了楚行和嫂子兩個人。

我原本想上前跟他們打招呼的,但聽見楚行用質問的語氣對嫂子道:「詩茵,他都去世了這麼多年,你究竟想要我怎樣?難道我要去死才能夠還清欠下的那點債嗎?」

嫂子漠著一張臉道:「你這輩子都還不起那條命!楚行,我不想跟你提起當年的事,我甚至想跟你好好過日子,可今天是你先提的!」

楚行的性格挺不錯的,雖然冷漠但待自家人很親,基本上是不會發脾氣的,可他此刻怒火攻心,暴躁道:「我不想提!可你剛遇見那人的哥哥失神成什麼樣了?就僅僅那人長的有點像他你就這麼失魂落魄?詩茵,當年的事是我的錯,我認,你無論怎樣怪我我都認,可事情過去這麼久你仍舊念念不忘,你到底想不想跟我過日子?還有我們結婚多年你一直不願要我的孩子,你以為我不清楚你偷偷打掉我孩子的事嗎?你真的太殘忍了,待我太殘忍,殘忍到可以將一個四個月大的嬰兒扼殺在搖籃中!你明明那麼喜歡孩子,因為他是我的你就……」

楚行突然頓住,臉色特別難看,眼眸里全是悲傷,嫂子的神情也特別恍惚,其實我聽見楚行說的這些話心底也很不是滋味。

我一直知道他和嫂子之間有矛盾,但我以為經歷這兩年的時間應該早就……

沒想到楚行一直忍讓放在心底的。

而嫂子還偷偷打掉他的孩子……

在他們這場婚姻中究竟誰對誰錯呢?

我不清楚,鬧不明白。

好在他們的位置偏僻,除了我沒有人聽見他們的對話,楚行狠狠地閉了閉眼,腳步下意識的退後一步,語氣里全是失望道:「詩茵,你怨我多年,我忍讓多年,我真的累了!這次我放你離開,我不願意再抓著一個恨我的女人!」

嫂子的眼眶裡全都是淚花,但固執的不肯流下眼淚,她微笑著說道:「好,再見楚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好,再見楚行。

他們分手分的輕而易舉。

而我對席湛是萬萬說不出口的。

因為我是如此的愛他。

那個時候我還不明白,有時候愛並不是一切,當真的走到那一步時心底除開無奈還有迫不得已,在愛情的這條路上我們都是修行者。

我站在角落裡等楚行離開我方才出去找嫂子,我從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喊著,「嫂子。」

她詫異的轉過身喊著,「笙兒。」

「你和哥哥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抱歉,讓你糟心了。」嫂子道。

我遲疑問:「怎麼回事?」

「我剛剛遇見了傾安的哥哥,他和傾安很相似,看見他的那一眼我失神了,連你哥哥喊我的名字都沒有聽見!」嫂子怕我不了解,她想了想解釋道:「傾安就是逝去的那個男人,當年我很想和他在一起的,可惜……他去世后我無所依靠,孤獨悲傷了很長時間,那時是你哥哥陪伴在我的身邊給我支撐的力量,所以我才原諒了他,可是後來我才知曉他的死與你哥哥……」

我之前聽嫂子說過,他的死是楚行害的!

嫂子似乎不願再提曾經的事,她挽住我的胳膊轉移話題道:「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我不太安慰人,一直都是被安慰的那一個,所以沉默的隨著嫂子到了拿吃食的地方。

嫂子忍著心底的悲痛吃了不少的甜食,似乎想填滿心中的苦,我默了許久安撫她道:「嫂子,在我們的這一生中,最難遇的便是愛!哥哥愛你,這毋庸置疑,你愛哥哥,這也是毋庸置疑的,既然如此,何不放過自己的曾經?」

嫂子一怔,神色有些彷徨。

我伸手遞給她一塊提拉米蘇偏心的替楚行說著好話道:「曾經都是你在安慰我,如今換我安慰你!我清楚你心底為那個人的事一直都想不開,無法原諒哥哥,而經歷過這麼多的事,在生死常常徘徊的我明白一個道理,無論發生什麼事、即便千帆過盡我們都不能失去愛人的能力……嫂子為何不給哥哥一個機會呢?」

嫂子怔怔的接過提拉米蘇,她咬了口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一個不悅耳的聲音傳來,「這不是那個不下蛋的楚太太嗎?楚夫人還一直念叨她的孫子呢,說你再不下蛋就趁早騰窩。」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