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承擔不起的風險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3:22
A+ A- 關燈 聽書

夜非墨將雲輕歌抱上客棧,剛要吩咐青玄去尋大夫,卻聽見左逸軒的聲音。

「王爺,我已經將大夫請來了。」

畢竟這次解決瘟疫之事,除了帶了不少侍衛官兵,還有大夫。

當時雲輕歌發葯的時候,他一直守在旁邊,自然看見了雲輕歌暈倒在地,本想上前扶住,夜非墨比他更快。

夜非墨點點頭,「好。」

大夫匆忙而來,在夜非墨那逼人的目光下,小心給雲輕歌診脈。

許久之後,他才沉沉吐出了一口氣:「回稟王爺,王妃這脈象並無不妥。」

「並無不妥?」夜非墨擰著眉,一雙深邃的眸子里迸射出的視線殺氣凜凜。

大夫生怕他忽然掐死他,點點頭說:「王妃這沒有染病,不過王妃之前應該是中過毒,身子里的毒越堆越多,這是……這是很危險之事。」

提到這事,男人薄唇抿成了直線。

這件事情上,他一直都知道,心中暗暗擔心,之前這丫頭還信誓旦旦地說一定能解。

「可有法子解?」

「看王妃這樣,一直在走險棋,她之前應該一直在葯浴和服毒,以此來改變體質,抵抗身體里的毒。」

夜非墨不吭聲。

大夫硬著頭皮繼續解釋:「所以王妃此舉……會影響到日後的身孕,更甚一著不慎會喪命。」

他聽罷大夫的話,瞳孔縮了縮,手握成了拳。

「沒有辦法嗎?」左逸軒瞄了一眼他的神色,面具真是個好東西,總能把人的情緒掩蓋得這般好。

大夫搖頭:「恕臣學醫不經,實在不知該如何做。」

「你們都出去。」夜非墨不想聽大夫的話,出聲趕人。

左逸軒看了大夫一眼,沉沉地搖頭,給了大夫一個眼神,便先退出去了。

……

空間里。

雲輕歌看向屏幕上的任務值:1000.

看來這次的救瘟疫還能升不少,她看向黑貓:「我需要多少任務值才能初始化?」

「你怎麼知道初始化這種操作?」黑貓驚愕看她。

雲輕歌抱著手臂輕哼:「這事兒我本來不知道,前不久收到了夜無寐給我的信,我知道了。好你個傻瓜,你竟然知情不報,你想造反不成?」

黑貓眼珠子咕嚕嚕地轉著,委屈解釋:「主人,這個操作有危險性的,我才沒有介紹給你。而且你若是能自己給自己解毒,系統會額外贈送任務值哦。」

雲輕歌聽得眉心一跳。

若是按照之前的法子乖乖葯浴確實勝算幾率是二分之一,但自從那次損耗了身體使得皮膚變黑之後她要改變體質的勝算率只有十分之一。

在醫學上哪怕是萬分之一的風險性都是病人無法承受的,更何況是十分之一的勝算,等同於她喪命的風險是百分之九十。

她扶額。

「我才不要做這種事情,你就告訴我初始化要多少任務值?」

「主人……初始化也很危險哦。」

「什麼風險?」

「風險一:宿主初始化后可能會喪失一切外掛和該有的記憶,會變成書里傻白甜式炮灰。風險二:宿主初始化后也有可能會回到穿書的原點,等同於你又要重新做任務賺任務值,等於前面的前功盡棄。風險三:運氣好的話可能前面兩種風險疊加,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前面風險都不會有。」

雲輕歌:「……」

也太……坑爹了吧。

夜無寐這麼希望她被初始化,大概是因為想等她初始化好忽悠她。

嘖。

那不行,初始化后一切又從頭開始,她等於是白白浪費了大好光陰,簡直作孽。

「算你們狠!」

「主人,真的不是我要造反,而是真的還不如你改變體質來的安全。」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也沒辦法。

「對了主人,還有第四個風險,初始化可能會讓你變成其他人物重新做任務,到時候萬一任務是讓你去刺殺大反派,你咋辦?」

雲輕歌嘴角暗抽。

這種可能……還真的會有。

系統成功勸退了她。

為了她和大反派的幸福生活,她還是乖巧去走尋常路線吧!

……

雲輕歌醒來后渾身疲累,不過也在空間里配置好了葯。

她醒來時發現整個人都被困在夜非墨的懷裡,動了幾下,抱著她的男人瞬間睜開眼眸。

他垂眸看著她,「輕歌,你醒來了?」

剛剛蘇醒的男人,音色暗啞,語氣卻是滿帶焦灼。

雲輕歌拍了拍他的胸膛:「我沒事,你看我,已經完全沒事了。」

邊說邊踢了踢腿,結果不小心把被褥踢下了床。

她尷尬一笑。

「不許調皮。」他失笑,將被褥撿起,蓋在她身上,「你這丫頭,從不讓人省心。」

她撐著起身:「我真的沒事,昨天是太累了,所以你別擔心了。我下去發葯……」

「葯給青玄,讓他派人去發,你不能再下去。」

他聽她說是勞累所致,因為大夫說的那些話如同魔咒一般在腦子裡不斷迴響著,他心情別提有多複雜了。

他知道,她在安慰他。

「好吧,我今日好好休息。」見他板著臉,雲輕歌也不敢跟他對著干。

畢竟這也是她的身體。

「我還要葯浴,順便讓青玄給我準備熱水吧。」

他眉狠狠一皺:「這事兒是阮芷玉那女人教你的,是不是?」

「不管是不是她,你難道不希望我解毒給你生個寶寶嗎?」

他抿唇。

「而且,若是半途而廢,我一樣可能會死呢。所以呀,我還是乖乖地繼續葯浴,哪怕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我也要試一試。」

他的俊臉愈發陰鬱:「輕歌,你若敢……」

「噓。」她伸出食指摁在他薄唇上,「阿墨,你總是對我沒有信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用眼神剜著她。

不是信心問題,而是他真的擔心她。

雲輕歌掀開被褥起身,去吩咐青玄后又將葯取給了青玄。

「今日葯應該也不夠,明日我爭取。」

青玄點點頭,命侍衛過來搬葯。

……

葯浴時,夜非墨在屏風外看捲軸,她在屏風后葯浴,以防上次那件坑爹事再發生,她便讓夜非墨半柱香的時間后叫她。

於是,屋中靜的只有夜非墨翻書的沙沙聲。

本來很靜謐,很美好,然而——

「非墨,我可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