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幫嫂子報仇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9:21
A+ A- 關燈 聽書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特別是在豪門裡不懂事的千金比比皆是,正諷刺嫂子的這個漂亮女人我不認識,但我容忍不了她這樣待我的小嫂子,直接懟道:「你是哪兒來的野雞?」

譚央前不久才用這話懟過周默的小姐妹。

來人怔了怔,「你是?」

嫂子懶得搭理她,更不想我因為這事生氣,她拉住我的胳膊對我說:「她是楚行母親那邊的人,我們去別的地方吧,不必在意她。」

楚行母親的人……

如果我今天懟了她的確一時爽,但耐不住她回家告狀,到時候吃虧的只會是嫂子。

我不想給嫂子惹麻煩,正想隨著嫂子離開時,她竟然推了嫂子一把,「我跟你說話呢!」

我:「……」

我心底錯愕,從未見過這般囂張跋扈的女人,就連當年正常的溫如嫣都不敢這樣待我!

這樣瞧起來嫂子平常沒少被欺負!

我當即伸手將嫂子拉在我的身後,漠然的目光盯著她,不善的語氣道:「道歉!」

她怔住,「你是誰?你知不知道我……」

我冷冷的打斷她,「道歉!」

我壓根就不在意她是誰!

她是誰,難不成還能大過席家?

她一副明顯不信的表情盯著我,「你知不知道我是楚家楚行的小表妹!別說我推她,即使我打她也沒人敢說什麼,我又不是沒打過……」

聞言我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臉上,這兒的動靜引起周圍的騷亂,她捂著臉頰一副難以置信的望著我,隨即眼淚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我姑姑定不會放過你!」

我輕蔑的望著她,「什麼東西!」

她算什麼東西敢欺負到我嫂子身上!

我心底突然為嫂子感到特別的委屈。

最先趕過來的是楚行,他見我們這幅模樣,見嫂子在,刻意冷著臉問:「怎麼回事?」

聞言被我打的那個人趕緊告狀道:「楚行哥,你瞧我臉,詩茵竟然讓一個外人打我!」

楚行皺眉,「沒問你。」

他看向我,「笙兒,怎麼回事?」

「她……」我指了指那個壓根沒有資本卻囂張跋扈欺負嫂子的女人,「她剛剛說嫂子不會下蛋,還說打過嫂子,這口氣我是忍不了的!」

楚行臉色一沉,那個女人當即狡辯道:「楚行哥,我沒有,我壓根就沒有這樣說過嫂子!」

她剛直呼其名嫂子詩茵。

現在卻改口喊嫂子。

呸,真是不要臉!

此刻嫂子神色淡淡的。

像是不屑將她這個人放在眼裡。

我想或許正因為嫂子不屑與她計較,所以被她當成了懦弱總是欺負嫂子!

楚行直接不耐煩道:「滾回去!」

那個女人怔道:「楚行哥你說什麼?」

我笑盈盈的插上話問楚行,「她在你們楚家是什麼身份?哥哥,我不喜歡她怎麼辦?」

此時席湛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我身側,我安心的挽著他的胳膊聽見楚行解釋道:「是我母親打小養在身邊的人,笙兒既然不喜歡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見楚行說這樣的話她慌了,「楚行哥,你清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你竟然為了別人……」

楚行毫無耐心,冷冷的打斷她,「什麼別人?時笙是我的妹妹,是我楚行珍之重之疼了一輩子的妹妹,而你不過是依附楚家生活的寄生蟲!趕緊滾,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楚行情緒極其的差勁,所以說的話特別難聽,那個女人哭著跑開了,最後周圍的人散去,楚行嘆口氣對我說道:「抱歉,笙兒。」

我搖搖腦袋說:「我就是看不慣她欺負嫂子。哥哥,這是你當初為我選的小嫂子,你可不能再讓其他人將她欺負了,不然我跟你沒完!」

楚行寵溺的笑道:「哥哥知道了。」

說完楚行將目光看向席湛。

我趕緊介紹說:「二哥,這是我媽小時候收養的兒子,是我的哥哥,哥哥,這是我……未婚夫,我兩個孩子的父親,你的妹夫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最後還用著撒嬌的語氣。

楚行伸出手點點頭道:「席先生。」

席湛這男人眾人皆知。

席湛不太喜歡與人接觸,但他尊重我,所以連帶著尊重我的家人,他握上楚行的手掌竟奇迹般的說道:「我還在想她什麼時候會帶我來見你呢!你好,允兒的哥哥,以後請多指教。」

允兒的哥哥……

這幾個字聽著令人心底很酥。

楚行笑道:「這就見了。」

我繼續介紹,「二哥,這是我嫂子。」

席湛客氣的點點頭,「你好。」

……

與楚行他們分開之後我特意在宴會上尋找著赫冥,但一直都不見人影!

我心底感到好奇,因為赫老都參加了這場宴會,身為赫家的私生子應該更要積極表現!

我找到元宥問他原因。

這個時候席湛去處理他自己的事情了,元宥拉著我的胳膊到後花園心疼的語氣解釋道:「赫冥是私生子,無論他再怎麼努力赫家都不會是他的!這點他幾個月前就明白了,所以索性破罐子破摔從赫家抽身一直幫二哥做事!」

幾個月前?!

我追問:「幾個月前發生了什麼?」

「幾個月前二哥找到赫家要讓赫家將繼承權給赫冥,赫老表面上答應了二哥,私底下卻拿著赫冥的母親威脅他讓他自動放棄繼承權……這事二哥不知情,因為赫老警告過赫冥讓他不要將這事告訴二哥,二哥至今還不知道赫家內部的那些小把戲,因為他一直很信任赫老!」

赫老的兩面我剛剛經歷過,所以我信!

難怪赫爾在席湛的面前如此的肆無忌憚,原來是身後有人撐腰,赫老真重自己的孫女!

重到不把赫冥當一個人!

說起來赫冥倒挺可憐的。

沒有赫家還在前兩天失去了譚央。

心裡的一點兒慰藉都沒有了!!

我嘆息,「他真可憐。」

元宥跟著嘆息一聲,「是真倒霉,投胎不行,他和赫爾同是赫家人,偏偏赫冥的母親是風塵女子,她這輩子的身份卑微印在了赫冥的身上,註定他這一生擁有不了赫家的繼承權!」

同樣是赫家人為何差距這麼大!

要是我的孩子我定一視同仁!

我嘆息,心裡著實難受。

感覺今晚遇到的事情都糟心。

我腦海里突然想起易徵,疑惑的語氣問元宥,「三哥,為什麼易徵稱呼席湛為二哥?他也稱呼你為三哥嗎?他和你們是什麼關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