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要把人給急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5:01
A+ A- 關燈 聽書

兩個娃娃對視了一眼,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們十分有默契地開始行動起來。

蘇小野走到柜子邊開始收拾衣服、日常必備葯等等,順便再幫哥哥把衣裳收拾了。

蘇小陌則是偷偷跑去找蘇岳要錢。

蘇岳向來疼愛孩子,一聽孩子說買東西吃,他便高興地答應了。

等蘇小陌興高采烈地拿著銀子跑了后,蘇岳才後知後覺似的喃喃:「這宮中要什麼吃的沒有,非得出宮買?」

蘇岳搖了搖頭,暗想可能是孩子們喜歡外面的味道,便也沒有多想。

兩個娃娃將東西收拾好,錢也準備好,便偷偷溜出了宮。

尤其是他們並沒有走宮門,而是從皇宮的禁地後院的狗洞爬出去的。

這是蘇小陌調皮時偶然發現的狗洞,沒想到這會兒真的能派上用場。

二人順利出了宮。

蘇小野忽然道:「哥哥,咱們出了帝都后一定要給娘親寫封信,不然娘親會急死的。」

蘇小陌一臉大人樣點點頭。

蘇小野又道:「還有哦,哥哥,咱們得有一個長遠的計劃。路這麼遠,首先我們得要一個車夫,馬車,還有住宿得安排好。」

聽著妹妹說著,蘇小陌卻一臉懵逼。

他們不就是離家出走而已,不就是去找個爹爹而已,沒想到這麼麻煩?

最可怕的是,為什麼妹妹竟然還有計劃,而他啥都沒想,只想著怎麼找爹爹。

「那……那好嘛,我們先去找馬車和馬夫。」

蘇小陌說完這話,牽起妹妹的手就走。

寬敞的道路上,兩個四歲的小娃娃正手牽著手走在道路上。

行人時不時側頭看過來。

蘇小陌目不斜視,心底默念,一定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這一路誰也不知道會碰到什麼可怕的事情。

這是他們第一次,沒有娘親單獨行動。

太刺激了!

……

蘇雲沁從蘇鵬書房走出,抬起頭來看了看天色,沉嘆了一聲。

她早已知道,爹知道這事肯定會傷心死。

她離開前還特地看了一眼蘇鵬,坐在御案前低垂著頭,臉上表情掩蓋得太好。

走出蘇鵬的寢宮,她朝著自己的寢宮而去,腳步確實倏然一頓。

此刻靜容正站在門口東張西望。

不止她,整個宮殿的人都似乎在搜尋著什麼。

隱約能聽見他們在叫蘇小陌和蘇小野。

蘇雲沁心咯噔了一下,大步朝著東張西望的靜容靠近,問道:「怎麼了?」

靜容一看見她,眼眶瞬間就紅了,似哭非哭的樣子。

「怎麼了?」瞧見靜容如此模樣,蘇雲沁雙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像是安慰她。

「小姐……小少爺和小小姐不見了!」

蘇雲沁的瞳孔驟然縮了一下,追著問道:「怎麼會不見了?」

她幾乎要吐血。

本來現在她整個人都有些煩躁,哪裡會想到突然兩個小娃娃也給她鬧事!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一開始只是在處理宮中之事,然後……然後回來找他們,就沒見著蹤影。奴婢回來時是一個時辰前了。」

蘇雲沁的心一緊。

已經消失一個時辰了?可能不止一個時辰。

因為如今後宮沒有人,也無人進行管理,所有很多大事小事都是由靜容來負責。

靜容平日里其實也挺忙,算得上是宮中大宮女,她平時抽空還會幫忙蘇雲沁帶孩子,畢竟兩個孩子還是非常懂事。

可今日……

「該死!我這就多派些人過來搜,每一個角落都不要放過。」蘇雲沁低咒了一聲,轉身去調動侍衛尋人。

她將所有宮中的人都盤問了一遍,凡是見過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的宮人都被留下來,其他人全部都去尋人了。

靜容陪在蘇雲沁的身邊,她自己也有些急,眼眶都急紅了。

相比靜容,蘇雲沁的神情卻冷靜地厲害。

她率先問了第一個人問道:「你是在何處見到大寶和小寶的?」

侍衛垂著頭,聲音弱弱的。「回稟公主,是今日皇上帶著小王爺過來時,當時皇上與公主談論事情,屬下便瞧見小王爺跑回了屋中。」

蘇雲沁沉眸。

蘇小陌和蘇小野都被分封為王和郡主。

雖然有這稱號,但靜容一直都把兩個小傢伙稱作少爺和小姐。

她也不想去糾正。

畢竟靜容不是別人。

她又問了第二人,說是在蘇岳的宮中見到的。

蘇雲沁一聽在蘇岳的宮中見到,她立刻奔到了蘇岳的宮中。

那一剎那,她心中的不妙感越來越強烈了。

那兩個小兔崽子,不會是……跑去找爹了吧?

想來想去,除了是這個可能,他們沒有出宮的可能。

奔到蘇岳的屋中,她大口大口喘著氣。

「爺爺!」

蘇岳正捏著一顆棋子,聽見蘇雲沁這有些氣急敗壞的吼叫聲,可把他嚇得手一抖,棋子都滾了出去。

「哎喲,雲沁,你想嚇死我啊!」

「爺爺,大寶和小寶不見了!他們是不是來見過你?」

「啊?小寶沒有見我,但是大寶來問我要了些錢,說是要去買吃的。」蘇岳頭也沒抬一下。

自從他現在做了太上皇后,可悠閑地厲害,什麼事情都不過問。

久而久之,他這原本暴脾氣也變得波瀾不驚了。

蘇雲沁覺得心揪了一下,上前問道:「要了多少錢?」

「好像是一千兩吧。」蘇岳一點都不為意。對待自己的外孫,他是從來不會吝嗇的。

蘇雲沁幾乎要吐血。

要沒什麼吃的需要用一千兩?

這顯然是要離家出走!

「靠!」她實在沒有辦法忍住,低咒著又一次沖了出去。

蘇岳懵了一下,這次是再也沒有落下棋子,抬起頭懵懵地看著遠處蘇雲沁離開的背影。

他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兩個孩子真的不見了?

現在回過頭想想,一千兩的銀子買吃的確實有些浪費。

……

蘇雲沁回去立刻下令讓人封鎖了整個帝都城門,並且將兩個娃娃的畫像交給了城門侍衛。

整個帝都都貼滿了兩個孩子的畫像。

只是……

一宿過去了,卻沒有一丁點消息。

就連城門口的侍衛都說沒有見過這樣的兩個孩子。

蘇雲沁坐在屋中,盯著黑夜到天亮,一直沒有合眼。

靜容走到了她的身側,替她披了一件外袍。

「小姐,你也別著急,聽說皇上已經派人下去,整個古周國都下達了搜索令。您……」

「不行!我要親自去找他們!」蘇雲沁忽然站起身來。

只要沿著古周到天玄的路線尋過去,她要把孩子找回來。

昨天剛剛知道兩個娃娃不見的消息時,她發誓要是找到這兩個娃娃一定要狠狠揍一頓!

可天亮后,她什麼心思都沒有了,她只希望兩個孩子平平安安地在某個地方,等著她!

靜容沒有阻止,點點頭。

「小姐,您……要不奴婢陪你去?」

「不用。」蘇雲沁搖頭。

她知道宮中有事,不能讓靜容陪自己去。

靜容哀嘆了一聲,依舊不放心。

也不知道小少爺和小小姐到底是為什麼要這麼干,這是要把人給急死啊!

不知蘇雲沁急,蘇鵬也是從周韻的死中回過神來,差點要崩潰。

而蘇岳更是急的跳腳了,現在可能還在院子里訓斥宮人,連個孩子都看不好。

蘇雲沁回屋急急忙忙收拾東西。

如果蘇小陌和蘇小野聰明的話,說明已經跑出了帝都。

畢竟一個晚上過去了。

他們拿了蘇岳的錢,那些官銀只要到附近的錢莊一問,便能知道。

畢竟一千兩,蘇岳給的是銀票而非真金白銀。

兩個孩子要上路,肯定會把銀票兌換。

這兩個娃娃確實很聰明,但有時候聰明的孩子反而更麻煩,他們太自我,太有自己的思想。

……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小娃娃坐著馬車已經趕到了下一座城池中。

蘇小陌摸了摸肚子,從懷中摸出了一個白饅頭,掰開了一半,遞給了蘇小野。

「吃點,咱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蘇小陌說。

「嗯嗯!」蘇小野接過哥哥的白饅頭,咬了一口,腮幫子鼓鼓的,「哥哥,我研究了一下路線,這條路線是最近的,也是娘親最容易找到我們的。」

她連地圖都拿了。

蘇小陌很佩服妹妹的周到。

「好,都聽你的。」

「你別這樣呀,哥哥,你聽我解釋。這路線雖然近,但是這條路線上有幾處有強盜橫行耶,咱們這……」

蘇小野指了指銀兩。

一千兩,這錢可是很多了。

更何況他們還是兩個四歲孩子,別人查看了肯定會覬覦。

「現在最好的法子就是把這些銀子再換成銀票,比較好帶著,然後我們再留些細碎的銀兩在身上。」蘇小野建議。

蘇小陌點點頭。

「妹妹,咱們一人拿一點細碎的銀兩。一定不能走丟。你有小綠,我有小紫。」

「嗯嗯。」

小綠就是毛毛蟲。

不過是劇毒毛毛蟲,這種毛毛蟲是蘇雲沁用來做為試毒的蟲子,蘇小野為了防身從銀魂門拿了幾隻帶走了。

……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兩日後。

蘇雲沁從帝都出發一路趕,沒經過一地必然會問及周圍的人有沒有見過兩個娃娃。

可該死的是,他們都說沒有見過。

蘇雲沁也特地去錢莊查過了,銀票兌換成銀兩,又在帝都的下一座城池將碎銀換回成了銀票。

偏偏線索就在這裡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