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咱們陛下久病纏身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5:08
A+ A- 關燈 聽書

三日後,古周邊境。

雪山處冷冽至極。

蘇小陌怕妹妹病發,特地給她買了暖爐。

不過賣暖爐給蘇小陌的人笑得一臉不懷好意,甚至還格外殷勤地替蘇小陌把暖爐抱上了馬車裡。

蘇小野和蘇小陌兩個娃娃畢竟也是在銀魂門裡生活,雖然一直被娘親保護地極好,可他們的敏銳度還是極強。

兩個孩子相互對視一眼。

蘇小野彷彿是在用眼神告訴哥哥,這人有問題。

蘇小陌朝著妹妹很認真地點點頭。

待人把暖爐放下后,那人便走了。

蘇小陌和蘇小野則是拉著車夫離開了馬車。

車夫一臉懵逼問:「小少爺,這是怎麼了?」

他是帝都一路護送二人來到邊境。

他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是誰家的孩子,倒是這兩個孩子口口聲聲說著要去尋爹。一聽要去尋爹,還是兩個孩子沒有大人陪同之下跑去尋爹,這一點就徹底讓他動容。

車夫一想到兩個娃娃尋爹的那份堅定,他就格外疼愛這兩個孩子。

蘇小陌剛想說什麼,結果身後不遠處傳來了「轟隆」一聲巨響。

馬車被炸碎了!

車夫轉頭去看,一臉心有餘悸。

剛剛要不是拉著她們離開,恐怕就是他死在那兒了!

……

「那兩個孩子,死了沒有?」酒樓里,月淳握著酒盞,聲音帶著醉意。

侍衛過來複命,說道:「回稟太後娘娘,馬車爆炸,確實有兩具孩子的屍體。」

「死了?」月淳放下了酒盞。

她的眼眸輕輕眯了眯。

若是死了的話,就更好了。

風千墨只能是她兒子,也絕對不能被其他人影響。

那是她的工具……

……

蘇雲沁趕到邊境下馬車,神色有些憔悴,但她臉上有易容面具,外人也看不出她的憔悴模樣,只能依稀看見她的疲憊之態。

「哎喲,前面那兩個孩子死得好慘呢!」

「是呀!都被炸得血肉橫飛的,也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

突然幾人從蘇雲沁的身邊走過,議論唏噓著。

蘇雲沁的腳步驟然一頓。

她轉頭看向正走過去的幾人,她猛地抓住了其中一人問道:「孩子?孩子在哪裡?」

她的心猛烈地跳。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她目眥欲裂的樣子,雙眸又充滿了血絲,看上去表情有些猙獰。

被她抓住的人嚇得不輕,結結巴巴地說道:「在,在前面呢……就是馬車……」

「馬車?」蘇雲沁鬆開了人,大步飛奔過去。

若是一個孩子,她可能不會信。

可是是兩個孩子,她的心底就格外揪得緊了!

沒有那麼湊巧的事情,正好就是兩個娃娃!

只見前方的大路上被人群擁堵住了,一片燒糊的味道彌散開。

蘇雲沁推開人潮往裡走,正好聽見了他們的議論聲。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剛剛在那兒賣糖葫蘆,就見一人端著暖爐放進了馬車裡,然後『砰』地一聲馬車就裂開燒了起來。有兩個靠近馬車的孩子就這麼被炸了!」

「那暖爐恐怕藏了炸藥吧?」

「是呀,肯定是。」

蘇雲沁終於擠開了人潮,往裡走。

四處看,終於在地面上看到了孩子的屍體碎片。

真的是被炸得血肉模糊,衣裳碎片飄落在地面上。

她顫著手拾起地面上的碎片,但在觸及到衣裳的布料時,她的表情滯了一下。

這是布衣。

不是蘇小陌和蘇小野的衣裳布料。

他們兩個孩子不可能在路上買衣裳,他們的衣裳都是她親手置辦的。

兩個娃娃從宮中帶走的衣裳,當時她也特地檢查了一遍他們帶走了那些衣裳,也好上路尋。

這下看到了衣裳的碎片,她徒然鬆了一口氣,緩緩跌坐在了地面上。

整個緊繃的弦都鬆了。

不是她的孩子。

「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這時候有一名婦人擠開了人群,哭嚷著撲了上來。

她哭得傷心欲絕,也不顧這些可怕的屍體碎片。

蘇雲沁看著她這般模樣,心揪痛。

她僥倖的時候是別人的痛苦。

她站起身來。

恰巧這時候有官兵推開了人群,為首的官員上前來查看。

「吳大人。」蘇雲沁忽然喚了那人一聲。

她認得這位,是特地安排在邊境的地方官。

這位吳大人一直追隨著蘇鵬,蘇鵬格外信任他。

吳大人愣了一下,抬起頭來看見的是一個陌生的女子。

蘇雲沁走上前,從懷中摸出了自己的令牌,說道:「我是公主派來的人。」

吳大人一看,連忙禮貌地朝著她行了一禮。

「原來公主殿下派來的人。本官也聽說了,小王爺和小郡主不見了,本官也已經下令吩咐下去了,若是看見了他們一定第一時間將消息送達宮中。」

蘇雲沁點點頭。

「我想與吳大人說的不是這事,而是這位婦人……一定要好好安慰她。」說罷,她從懷中摸出了銀票給吳大人。

她說:「看樣子也是無辜之人,你替公主轉交給婦人吧。」

看起來應該是無辜而死。

她將錢給了吳大人,又從旁人那兒打聽到了一些事情,她便明白了。

這不是巧合,更不是意外,而是故意為之。

暖爐的話,肯定是蘇小陌給蘇小野買的。

蘇小野這孩子怕冷。

而送暖爐的人,是真的想要殺了她的孩子!

是誰?這麼歹毒!

蘇雲沁捏了捏拳,她必須要找出來。

否則之後會不會再對她的孩子下毒手,很難說。

蘇雲沁又問了一下暖爐是在哪一家店買的,她便尋了過去。

吳大人因為她有公主令牌,便格外配合她,帶著人跟著她來到了店裡。

卻發現,店裡早已沒人了,店門上了鎖。

「撞門。」蘇雲沁吩咐。

吳大人一抬頭,士兵上前就把門給撞開了。

屋子裡一片凌亂,地面上還躺著一名屍體。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吳大人表情一凝,上前檢查了一番屍體,抬起頭來看向蘇雲沁。

「這是武功高強的人用暗器所傷。」蘇雲沁摸了摸屍體的脖頸,秀眉深擰。

難道是……天玄太后?

她已經拿走了周韻的蠱后,現在也要對另個孩子痛下毒手,可真是夠狠的!

蘇雲沁眸中戾氣橫生,渾身都散發著騰騰殺氣!

她惱怒之餘,更多的就是暴躁之氣。

因為狂暴之氣,身體里的蠱后也漸漸有洶湧發作之勢。

她強忍著那股嗜血的渴望,站起身來往外走。

吳大人想叫她,但也清晰感覺到了她身上那強烈的殺氣,也不敢喚住她,只能兀自留下查案。

……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已經跟馬夫重新置辦了馬車翻越雪山。

蘇雲沁在邊境逗留的時間裡,他們已經上路了。

車夫說:「你們的爹在天玄什麼地方呀?」

蘇小陌歪著頭說:「都城。」

「哦,都城呀,那一定是個官宦人家了。」車夫點點頭,感嘆著說。

他一臉了悟的樣子。

向來這種官宦世家的公子哥就喜歡在外面隨便玩女人,女人們生下孩子就跑了,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即便是綁縛住他恐怕也沒有一個好結果。

他都有些心疼這兩個孩子了。

車夫暗暗發誓,若是他們的爹不認這兩個孩子,他就替這兩個孩子打殘那「渣男」。

……

蘇雲沁在邊境逗留了一晚,讓吳大人派了人搜尋了整個邊境城,卻依舊沒有孩子的下落。

不過得到了一條線索,有一位車夫帶著兩個兩個孩子買了一輛馬車,還重新置辦了暖爐離開了。

「聽他們說,應該是準備翻越雪山趕往天玄國。」

「好。」蘇雲沁得到了消息,知道自己只能去往天玄尋人了。

她答應風千墨暫時不見面。

現在這情況,兩個孩子一定是去天玄要見他。

她沒法不去見他,她要確定兩個孩子是否安全。

她摸了摸懷中的地契。

這是風千墨給她的地契,在天玄帝都置辦的兩家醫館地契。

當初給她時,她從來沒想過要用。

現在,該是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去往天玄,卻也莫名讓她的心情有些複雜。

有些沉重,也有些……淡淡的期許。

……

三日後,天玄帝都。

蘇雲沁趕到時,天色剛亮。

城門口來往的車輛和人不多。

她一身男裝,還易容了,走到城門口時,正好看見了城門上貼著的皇榜。

她莫名駐足了一下。

城門的侍衛興許是沒事,瞧見她駐足,便說道:「哎,你是大夫嗎?咱們陛下久病纏身,最近到處尋醫呢。」

侍衛太無聊了,竟是一臉精神地跟著蘇雲沁聊起來。

天色灰濛濛的,沒幾個人經過。

蘇雲沁目光凝在皇榜上,緩緩轉回視線問道:「你們陛下是什麼病?」

「不知道,不過,我看就是殺人病。」

「……」殺人病?!

侍衛又怕被人聽到,連忙咳嗽似的掩飾,「總之,之前也有不少人冒充大夫揭了皇榜入宮給陛下治病,結果你猜結果怎麼著?」

「怎麼著?」蘇雲沁揚高了眉梢。

她跟風千墨已經有將近二十天沒有見面了。

他生病了?

可能不是生病,這皇榜也可能是別人貼的呢?亦或者是為了給風千洛看病?

「結果都是些女子假扮成大夫去撕皇榜,一個個不自量力,結果全被拖出去斬了。」侍衛邊說邊戲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