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愛情悲劇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9:53
A+ A- 關燈 聽書

「易徵與赫冥差不多是一樣的境遇,他的母親是帶著他嫁進易家的,所以他不算是真正的易家人,正因為這樣易徵看的比赫冥通透,他沒有留在易家,而是一直跟著二哥做事。久而久之便隨我稱席湛為一聲二哥,所以你還得喊他為一聲四哥,下次見了面記得熟稔熟稔。」

似想起什麼,元宥沉沉的嘆了口氣,頗為惋惜道:「他啊,其實他一直都不太容易。」

我好奇追問:「怎麼?」

元宥是兜不住話的人,問他什麼他比我還起勁,見我感興趣,他伸手摺了花園裡的一朵雪白的瓊花道:「易徵愛上了一個不該愛上的女人,將這份感情壓抑在心中多年,不得而終。」

易徵身為席湛身邊的人,其中權勢自然是難以想象的,想要什麼樣的女人還沒有?

我頗為感興趣問:「他愛的是誰?」

「他的妹妹,易家真正的掌權人。」

我:「……」

這的確是不該愛上的女人。

起碼易家那邊是絕不會同意的。

我隨著元宥嘆口氣,他繼續道:「易徵在兩年前就聽從易家的安排娶了個門當戶對的大家閨秀,而在結婚的前一天易家的掌權人便消失了,天大地大的誰都找不到她的蹤影,不過即便是這樣易家都沒有給易徵放權,易家那邊都在等那姑娘回家。」

這又是個愛情悲劇。

我不清楚易家掌權人對易徵的心思,但在易徵結婚的前一天就消失說明她是在意他的。

我問元宥,「那姑娘喜歡他嗎?」

「喜歡,喜歡到我們眾所皆知唯獨他裝糊塗,而且依那姑娘的能力,倘若她想與易徵結婚沒有人能阻攔,偏偏易徵拒絕了她,還聽從易家的安排娶了別人。」

「那錯誤在易徵的身上。」我說。

元宥笑道:「哪兒有那麼簡單?」

我眼神明亮的問:「怎麼?」

「允兒,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迫不得已,易徵也有自己的為難之處,他可以不顧易家所有人的顏面與她在一起,可他還得顧他的母親,當年他母親以死威脅他,他毫無退路,只得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

易徵的母親以死威脅易徵……

易徵的心底肯定是極苦的。

只是他毫無選擇的機會。

就像席湛……

席湛的母親也以死威脅他。

他已經為此失去了一個母親。

他肯定沒有勇氣再失去另外一個!

所以他遲遲不提結婚的事。

「唉,席湛的母親也令人頭痛。」

見我提起她,元宥為我惆悵道:「她年齡越大越作妖,見不得小輩過好日子,可我們能怎麼辦?她畢竟是二哥的母親,我們打不得罵不得還得供著她,其實說實話她人不差的,她只是不贊同你們結婚,心底的執念太深罷了!」

元宥早就知道了席湛有兩個母親的事,之前我們私信還聊過這個,他覺得當中最為難的便是席湛,畢竟生死之事是大事,馬虎不得!

「隨緣吧,以後再提。」我道。

現在提起來頗為糟心。

元宥接著同我聊了不少八卦,還讓我幫他想段子,我答應他有時間就想,他這才滿意的離開,沒多大一會兒顧霆琛來到了我的身側。

他端著一杯酒不言不語的,我仰頭望著天上的璀璨星辰亦沉默不語,心底還在為他剛剛那句贈你一世情深感到壓抑,既有噁心亦有心驚膽戰,因為他終究是我曾經的青蔥歲月。

是我那段婚姻中的身側人。

我只是噁心他對我做過的事。

可是他的情我是知道的。

他的情令我心底感到膽顫。

我希望他能像我一樣遇上一個對的人,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非得與誰過一輩子!

話雖如此,但我這輩子是篤定席湛了!

沒有他,此生我都不想再觸碰愛情。

所以席湛是我的命,我此生的命。

這種感覺與和顧霆琛在一起時是有差距的,或許是從認識至今席湛的出現都剛剛好。

不多不少,就恰到好處!

我們兩人皆沉默寡言,歲月突然靜好,好似曾經他給我的那些傷害都煙消了雲散了。

我總是能原諒他。

輕而易舉的原諒他。

我開口問道:「落落怎麼樣?」

他道:「挺好的,我讓她做生意她都沒有興趣,連她那些年為顧瀾之學的音樂都放下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現在的她應該很幸福。」我說。

他接道:「嗯,很幸福。」

我們兩人又陷入了沉默,似無話可說,這時遠處有一抹冷清的嗓音喊了我,「允兒。」

我驚喜的轉過身,「二哥。」

席湛站在瓊花深處的,他習慣性的負著雙手,眸光深邃的望著我這邊。

他掀開薄唇吩咐,「過來。」

他召喚我去他的身邊。

我對顧霆琛抱歉的點點頭便提起裙擺匆匆的向他跑過去,最後墜落在他的懷裡。

他蹙著眉吩咐,「站直。」

席湛在外人的面前很一本正經。

正經到有點像古板的老頭子。

我笑盈盈的站直身體問:「忙完了?」

「嗯,我過來接你回家。」

回家……

多麼美好的詞。

我偷偷的看了眼未將視線放在我們這裡的顧霆琛,此刻他正像我剛剛那般仰著頭望著天上的明月星辰,神色落寂卻又透著絲絲無畏。

他曾經從未給過我一個家。

還給我諸多傷害。

但我仍舊希望他此生幸福。

顧霆琛,希望你幸福安康。

……

顧霆琛望著撲到那男人懷裡的時笙,心猶如被刀割似的,還是那種生了鐵鏽很鈍的刀。

她曾經從未在他的面前這般放肆過。

他忽而想起他與時笙那三年的婚姻……

其實他早就愛上了她。

愛上了那個權傾梧城卻從不忤逆他的女人,他喜歡她的柔弱,喜歡她的順從!

在離婚後她表現出她的決絕、堅強,這更讓他欣喜若狂,他喜歡她,怎麼樣的她他都喜歡!

他愛慘了她。

可他又一直在傷害她。

當初她那般愛他,

怎麼會走到如今這地步呢?

顧霆琛想不通,鬧不清楚。

因為他從始至終都以為,無論發生什麼事,那個愛著他的女人都會在原地等他!

因為她曾經寫下過……

年少時,常尾隨在他身後。

年長時,終於成為了他的妻子。

這話是那麼的歷歷在目。

即使這份愛他是鳩佔鵲巢。

他都覺得這是說給他聽的!

他曾經那般篤定的人和事如今卻遠在天邊,他怎麼都抓不住,這讓他心底感到絕望!

顧霆琛想,沒了她,後半生該如何過?

他再也找不到讓他這般歡喜的人了。

他再也、再也沒有勇氣愛了!

因為他的愛,他的百分百都給了她!

贈你一世情深。

是他的贈你一世情深。

是他的自作多情!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