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大方的易歡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0:29
A+ A- 關燈 聽書

我和席湛回到梧城很晚了,這個點兩個孩子肯定都休息了,但因著想念他們我還是帶著席湛回了時家別墅,當時我爸媽已經睡了,但我在客廳里看見一個很難得的人——時騁。

而且他的懷裡還抱著九兒。

九兒的嘴裡一直喊著媽媽。

我趕緊過去蹲下身抱著九兒,驚訝的語氣問時騁,「九兒怎麼在?她肯把孩子給你?」

時騁滿眼通紅,「她始終不肯原諒我,我一著急生氣說了孩子是我的血脈,她竟然就把九兒放在我的面前離開了,我現在怎麼都聯繫不上她,我不會帶孩子,只有先帶九兒回時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九兒是宋亦然拿命生下的孩子,她肯定不會輕易的還給時騁,除非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著明天打電話問問。

我在醫院裡和九兒待了五六個月,天天陪著她,所以她是認得我的,嘴裡一直喊著小姑姑,小人兒很聽話,讓我抱著有點愛不釋手。

我抱了一會兒將九兒放在了席湛的懷裡,一直沉默望著我的男人面色頗有些發懵。

他抬著胳膊抱住,九兒不怕他,摟著他的脖子在他懷裡蹦躂,好在他能降的住九兒。

見此我笑了笑問時騁,「你計劃怎麼辦?」

「我還是得去S市找她。」

時騁在宋亦然這裡花足了耐心。

不過這是他應該的。

因為當初傷了宋亦然的亦是他。

小五換的那顆腎……

不知道她用著舒不舒心。

我從席湛的懷裡抱出九兒將她還給了時騁,後者抱著孩子哄著道:「九兒,媽媽過幾天來接你,今晚你就跟著爸爸睡覺好嗎?」

九兒聽聞晚上不能跟媽媽睡覺,立即哭道:「不,要媽媽,我要媽媽,我不要你……」

時騁:「……」

我趕緊帶著席湛上樓離開戰場,推開兒童房瞧見兩個孩子睡的很香,我進去彎腰親了親兩個孩子的臉頰,而席湛在我身後無動於衷。

我好奇問他,「你不親親他們?」

席湛眸色深道:「我只親你。」

我:「……」

話雖如此,可這畢竟是他的寶寶!

我失落的說:「那我們回家吧。」

聞言席湛皺眉,「你房間呢?」

我反問:「你今天想住在這兒?」

我的房間……我曾經和顧霆琛在那張床上睡過,所以我現在從不在時家別墅過夜的。

席湛嗯道:「在這兒休息吧。」

我趕緊找個借口道:「我這兒沒有化妝品,而且也沒有護膚的,再說回自己的家自在。」

席湛:「……」

他終究帶我回了自己的家。

在車上他顯得比以往都寡言,回到家一言不發,我猜他肯定猜到我拒絕他的原因了。

席湛去了浴室洗澡,手機放在了床上,我坐在床邊瞧見他進了一條簡訊,是赫爾發的。

「席湛,我輸得起。」

輸得起是什麼意思?

我皺眉,沒多大會兒席湛出了浴室,他見我坐在床邊,放緩語氣問:「允兒洗澡嗎?」

他這語氣是沒生氣嗎?

我點點頭道:「要的。」

「嗯,你注意腹部上的傷口。」

「哦,那我現在就去洗澡。」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匆匆的進了浴室,出來時席湛一如既往的在看書,我過去爬進他的懷裡,主動的說著話道:「明天我們去接孩子回家住一天,後天再送回時家別墅好嗎?」

他應我,「嗯,如你所願。」

「那你明天在家嗎?」

席湛將視線從書上收回來落在我的臉上,許久才說了一句,「明天我要到桐城。」

席湛很忙碌,總是在各大城市穿梭。

我失落的哦了一聲,席湛忽而開口問我,「晚上你和顧霆琛在那兒聊了什麼?」

我心底驚異,因為席湛曾經從不會問我這種問題的,他這個男人是在吃顧霆琛的醋?

我趕緊解釋說:「沒聊什麼,問了兩句落落的情況你就到了,二哥你這是在吃醋嗎?」

我問的直白,席湛直接忽視了我。

我故意追問:「你是不是在吃醋?」

這次席湛直接放下了書背對著我睡覺。

我從後面摟著他的腰將臉頰埋在他寬闊的背脊上,低聲的道歉道:「我喜歡你為我吃醋!抱歉,我不想住在時家別墅,因為那裡……顧霆琛住過一段時間,我是怕你心底介意,因為三哥說你有潔癖,我只是為你考慮而已。」

「嗯,我知曉了。」

他的嗓音清清淺淺。

我試探性問他,「沒生氣吧?」

「未曾。」

又是這個詞打發我。

我的臉頰在他的背脊上蹭了蹭,他身體僵了僵,鼻音重道:「再蹭就讓你負責滅火了?」

聽出潛台詞我趕緊規規矩矩的沒敢動。

沒一會兒就在他的氣息中睡著,後半夜的時候我醒了一次,起身上了一趟洗手間。

回來還沒到床上就被男人摟進了懷裡,我迷迷糊糊的依偎在他的懷裡,身上的衣服都被他剝了個乾淨,後面我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反正很困,就任由著他,醒來后沒見他人。

我原本打算去時家別墅接孩子的,不過季暖給我發了消息,「笙兒,昨天有個叫易歡的女孩說是你給我招的員工,然後她幫忙給茶館裝修,一天不到就……我剛剛到店裡看見裝修的這個檔次感覺花了不少錢,她到底是誰啊?」

我趕到貓貓茶館時看見易歡穿著一條背帶褲,裡面搭配著一件白色的短袖,瞧著猶如學生似的,笑起來那兩顆虎牙真的很招人喜歡。

這跟之前那個冷漠算賬說著拒絕、我有錢的餐廳老闆判若兩人!!

她此時正指揮那些工人掛吊燈,那盞吊燈瞧著就很值錢,而且牆上的那些丹青什麼的一看就價值不菲!

我問季暖,「這都是她花的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