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放開我自己跑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0:30
A+ A- 關燈 聽書

「雲沁,沒有你,我睡不著。」

「……」又開始忽悠她。

「今晚陪我睡,可好?」他又說了一句,有些涼意的唇落在她的眉眼上。

她的臉上還貼著易容面具。

他不滿,想要撕下。

「不好!」她卻打斷了他的話,一把揮開了他的手,臉上都是不滿,「你這樣可不行,要是讓哪個宮人看見了,我都不好解釋。」

不止她不好解釋,事情傳出去,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有什麼特殊癖好,喜歡男人呢?

風千墨在黑暗中「看」著她,他已經能想象出她此刻的不悅。

「這裡都是孤的人。」意思是,即便是被宮人看見了也不會如何。

蘇雲沁伸手拍了拍他的俊臉,像是哄孩子似的說道:「乖,我等你睡著了就回去睡,可好?」

以前帶孩子的時候,哄著小孩睡覺也是如此。

現在的風千墨無疑就等於是個大孩子。

日後帶著兩個小娃娃就算了,還要再加個大孩子。

這麼一說,她等於帶了三孩兒。

「……好。」他面露不悅,可又還是被她的話給哄著了,乖乖地躺了下去。

蘇雲沁有些無奈,可眼底的光很柔。

她爬了起來,替他把被角掖好。

等了半天,見他還睜著一雙血眸看著她,她乾脆伸手捂住了他的雙眸。

雖然這樣做,並沒有什麼用處。

「風千墨!」她暗惱。

「我還沒有睡著。」那無賴勁,還真是讓她哭笑不得。

她家男人幼稚起來,簡直比她兩個娃娃還要幼稚。

男人雙手圈著她,將她緊緊圈在懷中。

許久之後才說:「雲沁,邪風已經派人去尋孩子了。」

「嗯,我知道。」

「你放心,孤不會讓他們有事。」他沉沉地說著,聲音也陰沉了幾許。

蘇雲沁點點頭,忽然想起什麼,忙問道:「上次那身上有蠱王母蠱的男人,你帶走了?」

「帶走了。」

「那人呢?」

男人卻不說話了。

蘇雲沁很奇怪,畢竟是拿著蠱王母蠱的人,按照風千墨的做法肯定會馬上殺了挖心以絕後患。他是怎樣的人,她在清楚不過,殺伐果斷的暴君怎可能會留著隱患在身邊?

她抿了抿唇。

「他有什麼秘密?」一瞬間,她便明白。

「有些事……不便說。」染著夜色的他聲音變得有些莫名陰冷。

蘇雲沁不好再問,只好乖乖縮在他的懷中。

他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沒告訴她,她回頭可以問其他人。

這麼無意識地想著,竟然有些困意了。

等風千墨回神時,他發現懷中的小女人竟然睡著了。他修長的手指撫了撫她的臉頰,感受到她臉頰上的溫度,他才確定她是睡著了。

他失笑。

還說等他睡著,她自己倒好先睡了。

恐怕是趕路太累了吧?

……

蘇雲沁幽幽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了某男的大龍床上。

她猛地坐起身來。

目光恍惚地往四周掃了掃,她伸手揉了揉眉心。

天哪,她竟然還是在某男的龍床上睡著了。

身邊已經沒有了風千墨的身影,看來是去上朝去了。

她連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衫皺褶。

昨晚上是和衣而睡,所以除了有些皺之外,並沒有什麼不對之處。

匆匆走出寢殿,邪風忽然匆匆而來。

「雲大夫!」只有私下見到蘇雲沁時,邪風才會叫娘娘,現在眾目睽睽之下,他還是會喚雲大夫。

這是陛下吩咐的。

陛下知道附近有太后的眼線。

蘇雲沁點點頭,問道:「是不是有孩子的消息了?」

「好像是有人見過兩個孩子,一位農婦,屬下已經將人給帶來了。」

「我能見見嗎?」

邪風還待說什麼,那方就傳來了腳步聲。

一竄的腳步聲惹來蘇雲沁的注視。

一抬頭便看見了被眾人簇擁著而來的風千墨,他步伐沉穩,若不是知道他已經瞎了,這麼看著根本看不出他是個瞎子。

蘇雲沁走上前,走近了男人,行了一禮。

「參見陛下。」

聽見熟悉的嗓音,風千墨頓住腳步。

「平身,以後不用跟孤行禮。」

他的身後簇擁著不少大臣,蘇雲沁才會去向他行禮,這樣她才能表現出自己就是一個小小的御醫。

君臣之禮,絕對不能丟棄。

萬一讓臣子們發現異樣,也可能會讓太后產生懷疑。

但某男根本不在意。

身後的大臣們紛紛看向低垂著頭站起身來退居到一旁的蘇雲沁,他們都聽說了昨日有一位小大夫撕了皇榜,不但撕了皇榜,而且還讓顧相大讚其醫術高明。

這些日子下來,顧相可謂是為了陛下的病操碎了心,找了這麼多大夫,半數都是女人,全都是庸醫,沒一人能給陛下看病。

顧相能讚歎此人,必然也有過人之處。

蘇雲沁頓時發現自己成了大家的關注對象,依舊垂著頭,心中暗暗感嘆著天玄的朝堂比古周的可怕多了。

因為古周國的朝堂之事一直都有林文淵把握著,即便是蘇鵬對國事一知半解,也能把事情都解決地輕輕鬆鬆。

但天玄的局勢顯然不是。

顧玉恆也跟隨在後,經過蘇雲沁的時候,特別看了一眼蘇雲沁。

他的眼神帶著些探究之意。

昨日後來去書房后,他已經聽風千墨說了。

他便已經了悟。

這就是能讓陛下心心念念的女人啊!

待他們一行人都入了御書房后,蘇雲沁才抬起頭來,轉向邪風。

「人在哪裡?」

「請跟屬下來。」邪風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他率先往前走。

蘇雲沁頓了頓,連忙跟隨上邪風的腳步。

本來帝王的寢宮就很大,這面積比將軍府還大,邪風便帶著蘇雲沁七拐八拐反而進入了一條密道。

隨即……出宮了!

邪風領著蘇雲沁出宮時,特別解釋道:「這是為了防止攝政王和太后監視,陛下特別命人挖的密道。」

蘇雲沁嘴角抽抽,點點頭。

這感覺跟玩碟中諜似的。

「邪風,你們家陛下難道是有什麼把柄在攝政王手中?」

否則按照風千墨的性子,怎麼可能會把人留至今?

至今她都未見到傳說中的攝政王,不知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邪風沉吟了幾許點點頭:「還有部分的兵權在攝政王手中,這些年收回兵權也費了不少力氣。」

蘇雲沁怔了一下。

她沒想到竟然還有兵權在攝政王手中,難怪至今未殺攝政王。

……

帝都外的小鎮上,蘇小陌和蘇小野並肩走在街上。

車夫走在前,他們走在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大叔,我們是不是可以到帝都了?」蘇小陌忙不迭地問道。

車夫點點頭。「今日就能到了。」

也算是沒白收這兩個娃娃的錢,把人安全送達帝都后,他便可以告辭了……

這麼想著,他心中甚是欣慰。

蘇小陌和蘇小野相視一眼,雖然還沒有抵達帝都,但他們已經確定勝利在望。

能見到爹爹了!

蘇小陌一張肉肉的小臉上滿帶驕傲和自豪。

回頭一定會被娘親和爹爹誇讚,他是個大男子漢,能夠帶著妹妹入天玄帝都!

唔……雖然這一路基本上都是妹妹在起作用。

兩個小娃娃心思各異,等前方的車夫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們才恍惚跟隨著停下腳步,奇怪地抬頭看向車夫。

突然,利刃劃破空氣插入肉體里的悶響聲傳來,把兩個孩子給嚇住了。

一根長矛不知從何處射來,直接把前方的車夫的身體洞穿了去!

蘇小陌心咯噔了一下,抓起妹妹就跑。

可是蘇小野跑不動。

他急急忙忙下,只好把妹妹背起就跑,跌跌撞撞的。

車夫倒地的時候,只虛弱地說了一個字:「跑!」

最後那點意識,車夫都用在了護在孩子上。

蘇小野抿唇說:「哥哥,你放開我,自己跑吧!」

「不行!」蘇小陌絕對不會放棄。

眼看著就要到帝都了,他絕對不能放棄。

最過分的是,他身為哥哥,丟下妹妹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做的。

後方忽然傳來了一人的叫聲:「那兩個小孩在那裡!」

其中一名侍衛指著跌跌撞撞奔跑的小孩叫道。

身後窮追不捨十幾名侍衛,看上去是認得他們兩個的,直接追了上來,整個小鎮的街道都被轟動了。

蘇小陌摔了一跤,爬起來轉頭一看,驚呆了說:「我的娘呀!」

蘇小野也回頭看了一眼,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