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最美最美的情話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1:41
A+ A- 關燈 聽書

元宥身體定住,「羨慕我什麼?」

來人也問,「我能羨慕他什麼?」

我尷尬一笑,隨意的扯了個話說:「羨慕你有兩個漂亮女人陪啊,你看他身邊什麼都沒有,比你還單呢,心底指不定得多孤獨去了!」

聞言元宥的炸毛被順服,「說的也是,懶得跟一個同樣萬年單身狗的女人斤斤計較。」

聽見元宥說女人我立馬猜測他是慕里。

「你特么說誰女人呢?」

漂亮的男人直接上前要揍元宥,我趕緊攔在中間,他收了拳頭,近看這個男人比遠看更為漂亮,難怪元宥一直稱呼他為女人……

的確漂亮到勝過女人!!

「呵,你還要打老子?」

男人反問:「你打我的還算少?」

元宥回擊,「我哪次捨得下重手?」

我:「……」

兩個大男人突然打起了嘴炮,我頗有些無奈的坐到譚央身邊問:「他們是怎麼回事?」

譚央不屑道:「他就是慕里,因著他是赫爾和易冷的朋友,所以特別看不慣席湛這邊的人,像個炮仗似的總是跟我們吵架,不過後來他的仇視心理少了不少,但仍舊總是跟元宥抬杠,兩人經常打架,我們都習以為常了!」

「哦,那我白操心一場。」我嘆息。

譚央吸了口果汁說:「我剛是被元宥臨時拉出來喝酒的,恰巧又遇上慕里,我覺得糟心這才給你打了電話,我們兩人就坐這看戲吧。」

元宥和慕里打了半晌嘴炮,後面兩人口渴喝了幾杯酒,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兩人又開始斗酒,非得扯上我和譚央。

慕里嘴裡嚷嚷道:「譚央,我們認識多年,你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下次我可不會偷偷給你零花錢了!」

認識譚央的人都知道她缺錢。

而且她在哪一面都吃的開!

不過赫冥怎麼之前不認識譚央?

還是兩年前才認識的!

我疑惑,畢竟他們都是席湛的人。

譚央雖然是一杯倒的酒量,但是不怕醉酒,聽聞不給她零花錢她趕緊喝了一大口!

慢慢的她倒在了卡座里。

後面慕里將視線放在了我身上。

我趕緊說:「我不能喝酒。」

元宥見狀,趕緊呸道:「你怎麼誰都敢拉?你不看娛樂頭條的嗎?這是我二哥的女人!」

聽聞是席湛的女人他直接起身走了,元宥怎麼喊都不管用,後者醉醺醺的罵道:「還是這幅我行我素的模樣,真特么的招人討厭。」

我替慕里解釋道:「我能理解的,倘若是換成默兒,我也不會跟她待在一起喝酒的。」

能理解,但終究無法成為朋友。

這種人只能是元宥和譚央的朋友。

因為在我成為席湛的未婚妻之前,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朋友圈,而我不過是半途插足的人而已,在慕里的心裡赫爾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吃氣一直怨著席湛的人。

更不認同我的存在。

就像他同樣不認同易徵的妻子。

元宥無奈道:「我心底在意你啊,所以不希望你被他排斥,因為你們對我來說都重要。」

元宥說我對他很重要。

這是自然,因為他是我三哥。

可他還說慕里對他亦很重要。

這個重要是什麼意思?!

我沒怎麼細想,望著譚央醉倒的模樣給顧瀾之打了電話,後者身上還兜著演出服,一身黑色的燕尾服西裝將男人的帥襯托到極致。

我好奇問:「你有演奏會?」

「嗯,臨時取消了。」他道。

顧瀾之為譚央臨時取消了演奏會……

她於他而言是何等的重要!

……

顧瀾之正在後台準備著,快要上場的時候接到小姑娘的電話,「顧瀾之,譚央喝醉了。」

他跟助理說了取消演奏會後急匆匆的趕到酒吧,那個小孩正面色微紅的窩在沙發里。

人小小的一團,他抱在懷裡輕如鴻毛。

他對小姑娘感激的點點頭便帶著小孩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把她輕輕的放在床上后脫掉她的鞋子,又用溫熱的毛巾擦了擦她的臉頰。

小孩真的很小。

認識她的時候更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都才十七歲呢。

顧瀾之伸手輕輕地觸了觸她濃密的睫毛,又彎又翹,他想摸摸她的臉頰,但心底終究膽怯了,他怕嚇著了她,所以對她不敢有過一絲一毫的越距,認識兩年兩人一點親密的行為都沒有!

曾經是有過的,只是僅限於親吻。

不過那次的滋味他記不太清了。

意識模糊的情況下他很難記得清。

顧瀾之嘆了口氣起身拿了件米色的衣服到隔壁房間換下身上的燕尾服,瞬間變的溫潤如玉,眉間的那抹冷清因為小孩的存在而消失。

他是心喜於她的。

格外的心喜於她。

不然不會追一個小女孩兩年。

可該如何走到她的心底?

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丈夫?

顧瀾之嘆了口氣回到卧室看見小孩翻了個身,而她的手機散在床上,他過去拿起原本想放在旁邊,但看見一個備註為譚家大小姐的號碼給她發來消息,「譚央,你別以為我們全家人怕你就要處處忍讓你,我已經夠忍讓你了,你究竟要怎麼樣?你到底有沒有拿我當你姐姐?」

他皺眉,小孩除了性格薄涼點有什麼可怕的?

他剛放下手機小孩就醒了。

譚央目光微怔的望著他,「我怎麼在這?」

前晚她住在了他的家裡,但第二天一直糾結要不要履行夫妻義務所以昨晚就沒回來!

沒想到喝醉醒來第一個看見的就是他。

顧瀾之的音色淡淡道:「我接你回家的。」

他將這裡稱作了家。

譚央哦了一聲還沒有適應和顧瀾之兩人目前的關係,她性格直,但還是猶豫許久道:「我們現在是夫妻,如果你要我履行夫妻義務我是不會拒絕的,但我不太會,你要耐心教我。」

顧瀾之:「……」

原來這就是她躲著他的原因。

顧瀾之覺得好笑的同時也感到心酸。

他人高高大大,彎下腰掀開薄唇,反問了她一句,「你憑什麼又覺得我經驗豐富?」

譚央下意識接道:「你畢竟是三十好幾的男人了,不可能還是處吧,那憋著得多慌啊。」

顧瀾之:「……」

他的確處了一輩子。

他對這方面不可能沒有慾望,只是從未遇到過讓他甘願給出自己的女人,所以守身如玉到現在,他在現今社會的確是個異類的存在。

但顧瀾之想在未來對得起自己的另一半,所以他很負責,在曾經三十一年的歲月中,他一直孑然一身,哪怕郁落落纏他纏的緊他都未曾心動,他待自己的那個妹妹的確太過殘忍。

可感情這事從來都沒有妥協的。

他有拒絕她的自由。

他以為他這輩子只能這樣孑然一身了,不會找到一個令自己怦然心動又歡喜的姑娘。

可是感謝老天讓他遇到了譚央。

遇到了眼前的這個小孩。

他溫柔的開口,嗓音低低充滿磁性道:「小孩,這一生終究是太過漫長了……漫長到我需要悠悠亘古的時間去尋找自己的心之所向,而在此之前我不慌不忙,不受外界的諸多誘惑,守身如玉到現在只為靜候佳人、靜候你。」

他的氣息噴洒在譚央的身上,後者面色紅潤,心底突然澎湃的厲害,她輕輕的開口喊了聲顧瀾之,想給他回應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一時之間譚央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英俊的面龐緩緩的靠近,冰涼的薄唇落在她的唇角,令她的心底瞬間炙熱不堪。

她喊著,「顧瀾之。」

「譚央,信我,將其一生交與我,這一輩子我定會對你負責,做一個完美的丈夫。」

「顧瀾之,我不需要完美的丈夫。」

她需要的是一個疼她愛他的男人。

而不是像天神一樣完美的男人。

「嗯,你需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你需要什麼我給你什麼……

世界上最美最美的情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