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孩子被人救走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0:38
A+ A- 關燈 聽書

身後十幾名的侍衛忽然兩三人一組紛紛躍上來,作勢要阻攔蘇小陌和蘇小野的去路。

兩個娃娃瞬間就被侍衛們給包圍住了。

「太后說,就是這兩個孩子。」其中一人說道。

「磨蹭什麼,抓了。」另外一人也趕緊追上說道。

蘇小陌一張稚嫩的小臉上滿是警惕的模樣,將妹妹護在身後,小臉上都是倔強。

就在侍衛們不斷靠近時,一聲馬兒的嘶鳴聲給阻止了。

「夫人,好像是太后的人。」前方一輛豪華的馬車停下了。

馬車的車夫穿著也極其華麗,從模樣看上去肯定是非富即貴的身份。

侍衛們一轉頭,看見這輛馬車,都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的臉色驟變,顯然知道馬車裡的人是惹不得。

而蘇小陌和蘇小野察覺到他們的呆愣,顧不得別的,再次背起妹妹就跑。

侍衛們見他們要跑,立刻要阻攔,但馬車後方的另一批侍衛當即阻攔了他們的去路。

……

蘇小陌和蘇小野狂奔了一段,蘇小陌最後背不動妹妹了,最後兩個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哎喲喂,我的臀臀。」蘇小陌爬了起來,一臉鬱悶。

蘇小野蒼白著小臉爬了起來。

遠處有兵刃相接的聲音,還有利器沒入身體里的悶響聲。

「哥哥,我們快走,離鎮子口沒多遠了。」蘇小野拉了拉蘇小陌。

蘇小陌點點頭,走了過去。

不知走了多久,後方的打鬥聲停下了。

車輪在身後碾壓地面發出的軲轆聲,讓兩個孩子同時回頭去看。

正是剛剛那輛奢華的馬車。

蘇小陌咦了一聲。

馬車已經在他們身邊停下了。

車簾被挑開。

「你們這兩個娃娃可真是不會知恩圖報,誰家的孩子?」從馬車內傳來了聲音。

從音色上聽,約莫年紀四五十,成熟內斂的女人聲音。

蘇小野輕眯了眯她的閃亮大眼睛,聲音雖弱,可氣勢頗足:「奶奶,你又是誰家的奶奶,問別人的時候應該自己報家門。」

蘇小陌很驚詫地看著妹妹。

他妹妹很厲害哇,說話氣勢頗有娘親風範。

聽見蘇小野的話,馬車內的婦人來了興緻,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是個一身黑衣的女人,黑色的衣裙穿在她的身上盡顯雍容華貴。婦人的相貌看上去有些眼熟,只是乍然一看之下,他們也不確定到底在哪裡看見過。

蘇小陌盯著這個奶奶看了許久許久,有些想不清楚。

不過這女人那一雙深邃的黑眸,和他們家爹爹很像。

「呵呵。」婦人笑了。

她的臉保養極好,皮膚光滑到沒有一絲瑕疵,哪怕是笑起來的模樣,也是不見一絲細紋。

蘇小陌見她笑了,才恍惚意識到為什麼自己覺得這個婦人看起來這麼眼熟。她笑起來的樣子也跟爹爹有點像?

他拉扯了一下妹妹。

「要不要我載你們進城?正好,我要進宮一趟。」

一聽要進宮,兩個娃娃眼睛倏然發亮。

……

蘇雲沁在一間客棧里見到了婦人。

婦人正坐在桌邊,見到有陌生人出現,坐的端端正正規規矩矩。

她衣衫襤褸,衣衫上還有不少布丁。

蘇雲沁走近時,她局促地站起身來,朝著蘇雲沁行了一禮。

「夫人,您不必行禮,請坐。」

「俺,俺就是個種田的……」婦人出聲,滿是口音。

蘇雲沁從懷中摸出了兩張孩子的畫像:「可見過他們,他們是我孩子,他們……」

「哎呀呀?俺見過,一個車夫帶著他們可是經過俺們村,不過就留宿了一個時辰就走了。」

「什麼時候留宿的?」

「昨天。」

按照路程,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城中了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神情略微有些激動。

好不容易得到消息,她當然激動。

「邪風,立刻查,整個帝都查清楚!」蘇雲沁抓住邪風,語氣急切。

邪風點點頭,剛要出去,忽然從不遠處掠進了一名黑衣的暗衛。暗衛看了一眼蘇雲沁,湊到了邪風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邪風的臉色頓時凝重。

蘇雲沁察覺到不對,忙問道:「怎麼?」

「這個……」邪風猶豫了一下說道,「屬下先出去問清楚,雲大夫稍安勿躁。」

蘇雲沁蹙眉。

邪風的表情告訴她,肯定不對勁。

此時此刻,她深覺自己像個驚弓之鳥。哪怕有一點點不對勁的模樣,她就格外緊張,真怕是自己的孩子出事了。

等了許久之後,邪風又一次返回屋中,對蘇雲沁點點頭說:「剛剛有人說帝都外的小鎮發生了一場刺殺,兩派人馬打鬥,據鎮上的百姓說是為了爭奪兩個孩子。」

蘇雲沁唇抿住。

「侍衛應該是太后的人。」

果然,肯定是月淳。

那老女人到底跟她孩子什麼仇什麼怨,非得殺她孩子?

「不過孩子好像被人救走了,應該會入城,屬下馬上派人去查。」

蘇雲沁點點頭。

……

從宮外回到自己的屋子裡時,已是夕陽落下。

屋中光線黑暗,她還未來得及點燈。

黑暗中忽然傳來了一聲低沉的男音。

「雲沁?」

這一道聲音,讓她被嚇了一跳。

「你在我房中做什麼?」還無聲無息的,鬼魅都沒他這麼嚇人。

她走至桌邊將燭台點燃。

只見墨袍俊美的男人斜倚在床榻上,單手撐著腦袋,闔著眼帘,不知道他是怎麼進來的。

「等你。」他睜開血眸。

她明知他看不見她,可卻覺得他的視線已經牢牢鎖定在自己的身上。

「等我?等我為什麼不點燈?」她將燈點燃,走至床邊坐下。

男人沒說話。

點燈與否,對他來說似乎已經沒有關係了。

反正橫豎都看不見。

蘇雲沁這才意識到自己問得多此一舉,輕咳了一聲,安慰性地把今天出宮找孩子的消息告訴了他,當然也包括了月淳派人殺孩子的事情。

提到太后,她的眼底滿帶殺意。

「兩日後,是她的生辰大壽。」風千墨聽見她的話,眉宇間也已凝聚起了戾氣。

殺了月淳,風翰天那邊肯定會派人護著。

現在要做的是讓風翰天對月淳產生厭惡。

他兀自思索著。

蘇雲沁點點頭,「你想兩天後動手?」

「自然。」他挑唇,「她交給我就好了。」

蘇雲沁古怪地看著他,不解地問道:「她是你母后,你真的要弒母?」

這事情傳出去,他這暴君的名聲就更臭了。

她發現她剛問完這個問題,男人的血眸里眸光越發陰沉嗜血。

他……肯定是想起了什麼事情。

「……她不是。」靜默了許久,她才聽見他的回答。

月淳不是他的母后?

蘇雲沁沒有再問下去。

手臂忽然被他拉扯了一下,她猝不及防直接摔在了他的身上,讓她眼冒金星。

「幹嘛?」

「今晚上孤睡這裡。」他說。

「我說陛下,君臣有別,你睡在這裡可不好。」她現在只是他的大夫,她才不想……

「那好,你去孤的榻上睡。」他想了想,頗為認真地點點頭。

血色的眸子里雖然黯淡無光,卻還是染上了絲絲笑意。

蘇雲沁真想吐血。

她真佩服他,臉皮厚到這樣的程度。

「我兩一定得睡一起?」

「你是不是孤的御醫?」他忽然問。

蘇雲沁點點頭,又察覺到他看不見,連忙解釋:「當然是。」

「孤的失眠是不是該治?」

「……」這算是什麼鬼理由。

蘇雲沁決定放棄與他拌嘴,撲上去把他外袍褪了,剛褪到一半門卻被敲響了。

「陛下!」小風子的聲音。

蘇雲沁正剝著男人的手頓時一滯。

「太後娘娘正在殿中等候您。」

太後來了。

蘇雲沁目光落向風千墨,他也正「看」著她。

他沉了沉臉色,不悅至極。

「看來你這位母后很是會找時機來見你。」蘇雲沁替他把剛剛剝到一半的衣裳給攏好,聲音帶著些安慰性,「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行。」他想都不想就拒絕。

月淳有蠱後母蠱,他絕對不會讓她去冒險。

蘇雲沁暗暗撇嘴,只好送他出門。

送走風千墨后,她出了宮,去了丞相府。

夜幕降臨,相府里絲竹聲繞耳。

蘇雲沁入府時,聽著這悠悠的琴音很容易便能讓她原本有些煩躁的情緒平復下來。

亭中,顧玉恆撫著琴弦,神色專註至極。

蘇雲沁也不打斷他的琴音,直到最後一個音節在男人的指尖消失,她才抬起手來鼓掌。

「天玄丞相果然是文韜武略,智勇雙全。」

「原來是雲大夫。」顧玉恆抬起頭來,看見蘇雲沁倒也不驚訝。

「我來問問,陛下的葯怎麼樣了?」

她希望能夠在月淳生辰宴之前就能讓他復明。

只要葯找到,絕對能夠復明。

顧玉恆心中自然早已猜測到她來這兒是問葯的,便從懷中摸出了藥方。

看來他是隨時隨地將藥方帶在身上,對風千墨是真的上心。

「還差兩味,這些蠱毒,都是去以前鳳族人居住過的鳳城尋找的,但是偏偏這兩味尋不到。」

蘇雲沁結果藥方看,只要找到的都被他用筆給划走了。

凝著藥方許久,蘇雲沁沉沉都吐了一口氣。

「沒關係,還有兩天。」

「你是說……太后壽宴?」顧玉恆驀地抬頭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