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宋亦然的狀況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2:18
A+ A- 關燈 聽書

顧瀾之接走了譚央,現在只剩下醉醺醺的元宥,我頗為頭痛的讓荊曳拖著元宥將他帶到了附近的酒店,但他一直抓著荊曳的胳膊不依不饒,不得已,我只能讓荊曳送他回我家裡。

我熬了點蜂蜜汁讓荊曳給他灌下,又讓荊曳給他換了身席湛的襯衣,見他躺在床上我勾了勾唇對荊曳說:「他睡覺還挺挑地方的。」

荊曳笑道:「元先生不習慣睡酒店。」

我關上門問荊曳,「赫爾最近在哪兒?」

我一直都想著她昨晚給席湛發的簡訊。

「席湛,我輸得起。」

這個輸得起具體指的是什麼?

荊曳回我,「在歐洲各地隨意遊走,應該是在找易冷的下落,易冷是赫爾唯一的閨蜜,赫爾找了她兩年了,但一直以來都了無音訊。」

荊曳對赫爾的事倒了如指掌。

甚至都沒有去調查過。

我下意識說:「你倒挺清楚的。」

荊曳沉靜的回我,「前不久席先生讓我查過,禁止她回梧桐兩城,免得她再惹是非。」

席湛對赫爾倒一向冷酷。

不過他這樣的態度令我心安。

「嗯,隨我回趟時家別墅吧。」

一整天的時間我都耐心的陪著兩個孩子,他們偶爾會黏我喊我媽媽,而這天席湛從未聯繫過我,待我回到家時元宥已經酒醒離開了!

深更半夜,席湛仍舊還未回家。

連一個消息都沒有。

曾經的他亦是這樣。

現在的他……

難道他從未想過家裡有個女人在等他嗎?

他對兩個孩子的態度也格外冷淡。

淡漠的態度讓我心底發寒。

快清明的時候席湛都未回家,我心底涼成一片,點進微信群看見譚末發了昨晚席湛參加宴會的照片,他的身側還跟隨著赫冥與易徵。

桐城家族眾多,每天大小宴會不少,但能讓席湛參加的宴會定不簡單!

我拿著手機給助理髮了消息幫我調查。

沒多久他回我,「赫家在桐城設了分公司,昨晚舉辦了宴會邀請桐城的各家族,看樣子是打算在國內開枝散葉,不過唯獨沒邀請席家。」

赫家在S市設立了分公司。

並且舉辦了宴會邀請各大家族。

他的目的是想昭告S市各大家族他的存在,在桐城也是如法炮製,卻唯獨沒有邀請席家。

赫爾並未在國內,所以這個決定是赫老做的,他表面上是贊同我和席湛的,私底下做的事又這麼小氣,我就不信席湛絲毫沒有察覺。

或許是他察覺了,但未在意。

我握緊手機,心裡有點難過。

因為席湛昨晚沒有回家就算了,連個電話都沒有給我打,像是當這個家不存在似的。

而且他待兩個孩子的態度……

我並不想生他的氣。

可是心底就是堵得慌。

越想越難過!

我起身換了件裙子慣常到時家別墅陪兩個孩子玩了一陣,隨後回到席家分公司處理公務,快到中午時收到了席湛給我發的簡訊。

「允兒,你在哪兒?」

乾巴巴的六個字。

我沒有回復席湛的簡訊。

處理完文件沒多久助理進辦公室說赫家那邊的人約我見面,我心裡憋著一口氣問道:「昨晚沒邀請席家,今天怎麼又突然邀請我?」

助理耐心的解釋道:「是赫家助理私約的,說是老爺子想在離開前見你一面再回芬蘭。」

我直接道:「拒絕。」

赫老不曾給我面子。

那我不必給他留面子。

哪怕他是席湛最尊重的人。

助理順從道:「是,我這就回復。」

助理離開辦公室后我想起宋亦然。

她為什麼突然將九兒給時騁?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取出手機給她打了電話。

但宋亦然沒有接!!

我離開辦公室找到助理讓他幫我調查,「姜忱,你幫我查一下宋亦然最近的消息。」

姜忱打了個電話吩咐下面人。

那邊很快有了消息。

「宋小姐一直在醫院住院。」

住院……

她怎麼會突然住院?

我突然想起她少了一顆腎的事。

會不會是因為腎衰竭?!

我不敢想,因為我的母親就是因為少顆腎而導致的腎衰竭,而宋亦然同樣少顆腎!!

我膽顫的問助理,「因為什麼?」

「醫院那邊給的信息是因為重感冒而染上的肺部感染,不過宋小姐住了一個月的院了。」

這時席湛給我打了電話。

我猶豫了一會兒始終沒接。

心裡到底是生了他的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收起手機下了樓,荊曳在休息室里守著的,我走過去對他吩咐道:「我們去S市。」

荊曳點頭,「是。」

我剛坐到車上時宋亦然給我回了電話。

她嗓音溫柔的問我,「時小姐找我有事?」

我們認識這麼久,她一直溫溫柔柔的稱呼我為時小姐,而我也客氣的稱她為宋小姐。

我遲疑問:「你為什麼把九兒給時騁?」

她清楚我是一定想知道原因的。

宋亦然沉默了,半晌才音色輕輕的解釋道:「我生病了,肺部感染,我怕傳染給孩子所以將她暫時給時騁照顧!他畢竟是孩子的父親,我雖然怨他但孩子終歸有享受父愛的自由,所以我不能太自私,只望她能健康成長!」

宋亦然說的我信。

因為她從未騙過我。

她既然給我回了電話那我便沒有理由再去S市,便問荊曳,「周默現在還在警局是嗎?」

「是的,陳深未在國內,沒人搭救她,但陳深一旦回國……」荊曳頓了頓,似看見結局道:「在歐洲唯一能和席先生抗爭的就是陳深,他要是想保一個人肯定能護的她周全,而席家這邊抵擋不了多久的,不過這並不表明席家的權勢比陳深差,要是席家想從陳深手中保一個人肯定也能成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是的,就看這場消耗戰能打多久!

就看陳深究竟有多捨得肯在周默的身上砸權砸勢,不過他待她越好我心裡越為季暖感到酸楚,我至今都不太清楚季暖對陳深的態度!

恨么?

還是怎麼的!

是我的話肯定會報復!

報復他的薄情寡義。

我對荊曳吩咐,「我們到警局看看她。」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