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去要冰

A+ A- 關燈 聽書

第30章去要冰

然後看著被侍衛控制住還在扭動的倆人,夏侯銜厭惡的皺了皺眉,「將二人捆好,弄兩盆涼水來,給他們醒醒神。」

「呵,幽個會還穿夜行衣,夠專業啊。」容離似笑非笑的又瞟了二人一眼。

夏侯銜真想將她拉過來,捂住她那雙亂看的眼睛,怎麼這麼不老實,這兩個男人可是她能看的?一點兒女人的矜持都沒有。

雖然懊惱,不過夏侯銜之前並沒有仔細看二人的穿著,此時容離一說,他又仔細看了一眼。

胖子的衣衫普普通通,穿著常服,而林東不同,一襲黑色夜行衣,脖子上還掛著黑色的面罩,可見之前他是帶著的。

夏侯銜眉頭一皺,今兒晚上的事本來很簡單,就是抓賊,可沒想到找人竟然抓到了柴房,這些事情串起來總覺得不太對勁。

林東是他給慕雪柔的,而今天準備歇下的時候,有賊人進了院子,是雪羽院的侍衛率先發現的,他出了門隱隱約約看到一個人影,后又聽府里的侍衛說往西北方向去了,慕雪柔聽了踉踉蹌蹌的出來,巴著他緊張的說那是沐芙院的位置,擔心容離會出什麼事情,連忙催促他去看看。

沒想到在沐芙院沒看到的黑衣人,卻在柴房和一個胖子做種下三濫的事情。

夏侯銜把捂著慕雪柔眼睛的手放下了,此時捋了捋事情的前因後果,他不由得看向她。

慕雪柔看見林東的狀態本就驚了,此時又聽容離來了這麼一句,她恨不得撕了容離的嘴才好,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像說林東就是今日入府的歹人。

雖然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但她從來沒想過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尤其是現在夏侯銜又看向她。

慕雪柔身子一僵,難道夏侯銜是懷疑她了?

不會的!他最愛她了不是嗎?

放輕呼吸,慕雪柔表現出剛看到林東的樣子,『啊』的輕叫了一聲,不可置信的捂住雙唇,搖著頭向後退了一步,嘴裡說道,「怎麼會這樣,爺,林東這是怎麼了?」

她拽著夏侯銜的胳膊,一副搖搖欲墜還偏要硬挺的樣子,夏侯銜連忙扶住慕雪柔。

是了,他的柔兒何時見過這般場景,她是最純良不過的,自己那一瞬間怎麼會懷疑她?

容離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似在隱忍著什麼,不過大家的目光都在慕雪柔身上,所以沒注意到。

小桃跟在她身後,目光不離她左右,自然發現了容離的異常,只不過她以為主子是被王爺疼愛柔側妃的樣子傷了心。

她上前半步,抬手攙住容離,挺直了腰板像是給她依靠。

容離做了個深呼吸,輕輕拍了拍小桃的手,示意自己沒事。

壓下了心裡的火氣,容離看了眼慕雪柔,她得想法子離開這裡。

「嘖嘖嘖,今兒晚上要捉的賊,不會就是他吧?」容離挑了挑眉,「得好好審審,說不準還能審出個幕後主使。」

慕雪柔睜著霧蒙蒙的大眼睛,看著容離,「姐姐,林東在府中一直忠心耿耿,怎麼可能是賊人,他之前一直跟在王爺身邊呀。」

「那不是之前嘛,現在他跟著誰了?」容離心裡想著,不出意外的話,該暈了吧?

果然,慕雪柔一噎,接著用手捂著胸口道,「姐姐這是在說柔兒嗎?柔兒一直跟爺在一起,什麼都不知道啊,姐姐可不能冤枉柔兒啊,柔兒……」

還沒說完,抽噎著抽噎著就暈了過去。

容離給自己點了贊,果然沒料錯,慕雪柔絕對不可能讓夏侯銜現在就審林東的,一個不小心把她供出來,那不就玩兒脫了。

「柔兒,柔兒…」夏侯銜抱住暈倒的慕雪柔晃了晃,可慕雪柔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夏侯銜本想著讓人將林東潑醒,他好問清楚怎麼回事,現在慕雪柔一暈,他不得不先照顧她,遂將她抱起,對身旁的侍衛說道,「將人鎖起來,明日本王再審。」

「是。」

夏侯銜接著對容離說,「府里還不確定安全不安全,讓侍衛送你回去。」

說完,夏侯銜準備挑幾個身手好的護送她。

「不用,就這麼幾步路,再說哪個賊人這麼不開眼往破院子里鑽,你還是照顧好柔側妃吧。」容離說完,帶著小桃走了。

夏侯銜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嘆了口氣,抱起慕雪柔向雪羽院走去。

容離沉著臉越走越快,待走到無人的地方她突然轉過身。

小桃跟著有些吃力,她不明白主子為何一下子走這麼快,卻又不敢出聲,在她心裡主子無論做什麼都是有道理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桃咬著牙堅持才勉強不落下,誰知容離突然停下,她一個沒剎住,直接撞到了容離身上。

「主子?」小桃揉著發酸的鼻子,眼睛里充滿了淚水,她不是委屈的而是被撞的,院子就在不遠處了,主子這是怎麼了?

「小桃,」容離皺了皺眉,頓了一下,「你去找古娘子要些冰來,別驚動其他人,要快!」

「是。」小桃從沒見容離這麼嚴肅過,半點不敢耽擱連禮都沒行,轉身向大廚房跑去。

容離直接提起裙子跑回沐芙院,一進正廳也顧不上其他,先給自己倒了幾杯茶,待咕咚咚喝完后,這才回到自己的卧房。

一路上容離眉頭緊鎖緊緊咬著唇,卧房內一片漆黑,容離回身將門關上后,突然瞳孔緊縮。

「誰?!」

該死!屋內有另一個人的氣息,容離心下懊惱,若不是今日…她早該發現了才是。

容離渾身緊繃,齒間用力將嘴唇咬破,血腥味瞬間充斥在口腔中,讓她有些混沌的大腦清醒了幾分。

她手裡拿著隨身攜帶的匕首蓄勢待發,黑暗影響人的視線,容離還沒有適應,但她憑著敏銳的聽覺確定了那人的位置,如果對方有什麼動作,她能迅速做出反應。

「是我,」黑暗中男人的聲音響起,他慢慢走近容離,沒有光亮的房內看不清他皺起的眉頭,「你受傷了?」

空氣中,一絲淡淡的血腥味,沒有逃過他的鼻子。

容離聽出,這個聲音屬於之前出現在她房內的男人。

待他走到近前,容離終於看清楚了他的容貌,許是知道他並無壞心又剛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容離鬆了心神對他微微一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