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打人犯法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9:15
A+ A- 關燈 聽書

顧瀾之一直都明白我的心意,從年少到至今,可他一直保持著很好的距離……

我收起手機去了窗邊,溫如嫣仍舊跌坐在地上的,顯得異常無助和脆弱,像是我真狠狠地欺負了她一般,看著真令人倒胃口。

我想了想取出手機直接報警,警察出現的那一刻溫如嫣滿臉震驚,似是難以置信我會這樣做,好在她最後被兩個警察架著離開了。

處理掉她之後我吃了葯才睡下,半夜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警察局那邊傳訊我過去。

警察局喊我過去無非是因為溫如嫣那破擋子事,我躺在床上握著手機心裡一陣煩躁。

最後,我還是起身去了警局。

我的腦袋暈沉沉的,可能是晚上淋了雨的原因,開著保時捷過去的時候看見顧霆琛。

男人仍舊一身黑色正統西裝,此刻正站在警局門口抽煙,他見我到了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嗓音冷清的說:「時笙,她惹你了?」

我冷笑問:「怎麼?你要替她出頭?」

我問的這個問題毫無意義,因為溫如嫣之前不管惹了什麼麻煩一直都是顧霆琛解決的。

雨夜之後的天很陰冷,我不想再跟他說一些沒用的話,裹緊身上的大衣繞過他走進去。

而他默默地跟隨在我的身後。

進去時溫如嫣看見我身後的顧霆琛特別激動,忙裝可憐道:「霆琛,我不是故意招惹她的,我找她只是想聊聊你而已,是她打電話報警抓了我,而且她剛還把我推到了地上……你瞧,我身上都是傷口,全都是她給我抓的。」

要不是溫如嫣伸出了她的胳膊,我還真看不見白皙的肌.膚上面被指甲抓過的痕迹。

見她這樣,我心裡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這個女人待自己是真恨啊。

身後的顧霆琛未對她說的話做出回應,我懶得看她演戲,轉過身瞧見男人正盯著我的。

我皺眉問:「盯著我做什麼?」

顧霆琛未答,板著一張冰冷的臉。

而這時身側的警察給我解釋說:「溫如嫣私闖民宅是不對,但她剛剛質控你打了她。」

所以是因為這個傳訊我嗎?

可我從始至終都沒有碰她。

是她自己將身體軟到地上去的。

我偏頭問:「還有嗎?」

警察點點頭,語氣猶豫的說:「還有她……說你離了婚還一直糾纏她的男人……」

聞言我笑眯眯的看向顧霆琛。

「我平時糾纏你嗎?」我問。

我從沒有糾纏過顧霆琛。

即使我拿時家和離婚拜託他談一場戀愛被他拒絕之後我也沒有糾纏,甚至大大方方的放他離開,離婚之後也從未主動的找過他。

顧霆琛抿了抿唇想說什麼但依舊不語,這個男人比以前顯得沉默寡言,惜字如金。

我轉回頭問警察,「這些犯法嗎?」

警察聽見我這麼問怔道:「打人犯法。」

我忽然走近溫如嫣,她的妝容因為淋過雨而露出整張蒼白的小臉,頭髮也凌亂不堪。

她此刻眼睛里含著一汪淚水,目光恐懼的望著我,我笑了笑問:「我真的打過你?」

她將期待的目光看向顧霆琛咬著唇不說話,小模樣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我要是個男人,我肯定憐惜的要命,可惜我是女人。

一個被她惹上了的女人。

我突然伸出手狠狠地一巴掌摔在她臉上,她錯愕的捂住自己的臉道:「你瘋了是不是!」

不僅僅是溫如嫣沒想到,站在我身邊的警察也沒想到我會這樣做,趕緊過來拉住我。

他們禁錮著我的胳膊,將我和溫如嫣隔開了一段距離,我揚眉笑道:「既然你說我打了你,那我就坐實這個名頭,不然得多冤啊?」

溫如嫣罵道:「時笙你就是個瘋子!」

警察也在旁邊勸慰,「你這是知法犯法!」

知法犯法,那又如何?!

我的腦袋突然疼的要命,這時有一雙手臂將我從警察的禁錮里撈出來,聲線淡淡道:「這件事我來處理,待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我抬眼望過去,頭頂是顧霆琛。

那個冷漠寡淡的男人。

我努力的撐著他的胳膊,他察覺到我的異樣,低沉的嗓音喊著我,「時笙你沒事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虛脫的晃晃腦袋,顧霆琛突然打橫抱著我離開警局,他出了警察局門口下了台階將我塞進車裡,用手掌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臉安撫道:「你堅持住,我這就送你去醫院。」

我搖搖腦袋艱難的說:「送我回家。」

顧霆琛猶豫,英俊的一張臉上滿是拒絕,我迷糊的拉著他的衣袖說:「我的葯在家裡。」

我可能是晚上淋了點雨引起的身體不適,回家喝了葯休息一陣兒應該就沒事了。

聽見我這樣說,顧霆琛才放心妥協。

男人發動了車離開警局,我的身體軟在副駕駛座上,視線迷迷糊糊的望著車窗外。

不知過了多久,顧霆琛喊我的名字。

「時笙。」

我回應道:「嗯,我在的。」

我的精神有點疲倦,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隱隱約約中我似聽見一抹異常悲傷的聲音,忐忑的問我,「時笙,你真的很喜歡他嗎?」

我喃喃的問:「誰?」

那抹聲音道:「顧瀾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