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允兒又生氣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2:51
A+ A- 關燈 聽書

我們到警局時看見周默的精神狀態很不錯,見到我時她神色悠然,嗓音清脆道:「勞煩席家的家主來警局看我這麼一個階下囚。」

「我和你沒仇。」我說。

「可我欺負了你的閨蜜。」

周默倒還挺坦然的。

「是啊,你欺負了我的閨蜜,所以你就得在這兒反省,我知道你在等誰,不過他暫時可沒有時間理會你,你還得在這兒待一段時間。」

陳深的養母遇險,他短時間內回不了國內,而且顧瀾之的人正在抓緊調查這事,即使不能關她多少年,也得還給季暖一個公道。

周默神色堅定,語氣篤定道:「我遲早會等到他的,就像年少那般,我肯定能等到他的,他從不會讓我失望!從來都不會拋棄我的。」

「他拋棄了你。」我說。

周默反駁,「他沒有!」

「他拋棄了你選擇了季暖,無論你怎麼想的這都是背叛,周默,陳深待你未曾從一而終。」

周默震住,堅持道:「他沒有!!」

我故意戳著她的心窩子說:「你自己也明白不是嗎?不然你怎麼會對季暖下手令她毀容?」

「她活該!誰讓她勾引我的男人!她就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女人,她憑什麼擁有……」

聞言我用指甲狠狠地劃破她的臉。

她尖叫道:「你這是做什麼?」

「你對季暖做的事遲早會遭到報應的!」我望著她臉上的血痕,心裡毫無愧疚道:「這只是給你的一點利息,我一定會讓你……不不不,季暖的仇要她自己報,她遲早讓你一無所有!」

我不太清楚季暖想不想報復她!

但狠話我是扔在這兒了!

就在這時席湛又給我打了電話。

男人今天倒殷勤不少!!

我握著手機離開警察局,始終沒有接這個電話,沒多久元宥給我打了電話約我喝酒。

我詫異問:「你怎麼一直在梧城晃悠?」

「這不是閑的無聊嗎?」他道。

我:「……」

我想拒絕,但元宥不給我機會就掛斷了電話,隨後給我發了地址,又是他們上次聚會的包廂,他們這個朋友圈聚會總是挑在這兒!

我猶豫許久還是決定前往!

到的時候只見元宥一人。

我問他,「還有人嗎?」

「譚央待會過來,她喊了季暖。」

我哦了一聲聽見他道:「譚央還喊了慕里,如果待會他給你甩臉色你就給三哥一個面子當看不見,有什麼事等結束后三哥再給你賠罪!」

慕里給我甩臉色為何要元宥給我賠罪?

聽他的意思是他不想看見我跟慕里計較!

再說譚央怎麼會邀請慕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畢竟大家又不是一個朋友圈。

心裡雖然疑惑,但終歸沒有問。

「嗯,給你面子。」

譚央和季暖沒多久就到了,隨之跟著的還有慕里,那個男人看見我直接沉下了臉。

不過終究沒有甩袖離開。

我難得惹人嫌就坐在角落裡,跟著譚央季暖她們喝著果汁看元宥和慕里兩個一直斗酒!

沒一會兒元宥的手機響了。

他撈過來回道:「嗯,允兒在呢。」

稱我為允兒的就他和席湛。

我問元宥,「誰啊?」

元宥張口回道:「赫冥。」

「哦。」

我是半個小時后才發現元宥騙我的,因為席湛那個男人突然出現在了門口,他邁著長腿繞過舞動的年輕男女直接向我們這邊走來!!

我瞪了元宥一眼趕緊起身。

元宥明明醉的一塌糊塗,但還是眼神清明的問了我一句,「允兒你這是要去哪兒?」

慕里懟他,「關你屁事。」

元宥炸毛,「老子沒跟你說話!」

兩人又開始爭嘴!

席湛越來越近,我抽身離開卡座。

我在洗手間里洗了洗臉,臉上的淡妝消散,我補了一點兒粉又塗了豆沙色的口紅。

塗完口紅后我心裡感到特別的煩躁。

我在洗手間里待了一會兒出門,繞過走廊的時候身體突然被一雙胳膊從身後給摟住,嘴巴也被捂住,我心裡升起一股恐懼,連忙奮力掙扎,身後的人突然將我帶進了隔壁的房間。

是一個倉庫。

裡面堆放著雜物。

空間特別小。

身後的人突然將我翻轉了一個身子,當對上那抹冰冷的視線時,我心裡咯噔了一下!

我煩躁的喊著,「席湛。」

他皺眉,「嗯?」

他不太喜歡我喊他的名字。

他覺得沒大沒小。

可能是曾經威嚴慣了。

我平靜的語氣問他,「你做什麼?」

要是以前我肯定就摟著他的腰或者脖子撒嬌了,可現在心裡堵著一口氣不太想理他。

他低聲問:「允兒在躲著我?」

他喊我允兒的時候最纏綿。

我否認道:「沒有。」

男人沒那麼傻,從我沒接他電話開始他便知道我在賭氣,所以他親自找到了這裡。

他習慣性的揉了揉我的臉頰,嗓音特別低柔的說道:「有什麼不開心的?」

他瞧出了我的不開心。

我仍舊否認道:「沒有不開心。」

「你滿臉寫著不開心。」他道。

男人以前見我否認肯定不會再追問,而是沉默的離開,可今天他說我滿臉寫著不開心。

他現在倒學會察言觀色了!

見他這般模樣我心底都快軟了。

可我仍舊生氣!

特別是他對孩子的冷淡態度!

我偏過腦袋沉默不語,席湛清冽的氣息忽而落在我的臉上,在我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冰涼的手掌貼著我的脖子強迫症的與我親吻。

席湛的吻不怎麼熟稔,但奪人呼吸,我下意識的仰著腦袋,沒想到更是方便了他!

因為男人比我高出整整一個頭!

這樣的姿勢讓他更方便掠奪!

一個吻持續了七八分鐘,男人始終捨不得鬆開,這時我的手機鈴聲響了,席湛鬆開了我,寬大的手掌卻一直摩擦著我的後背!

我瞪了他一眼,心底終歸是軟了!

我對他真的生不起來氣!

即使有氣被他這樣折騰也全煙消雲散!

是元宥給我打的電話!

我問他,「三哥什麼事?」

「在哪兒呢?群里都炸開了鍋。」

群?

什麼群?!

「在洗手間,馬上回來。」

我掛了電話點進微信群看見有三十多條消息。

我點到最上面瞧見是席湛先發的消息。

「元宥,允兒又生氣了,如何哄?」

又?!

這個又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我經常生氣?

我瞧見下面緊接著是元宥的回復,「二哥,你發錯了地方,這是群消息,你快趕緊撤回!」

我抬眼看向席湛,他的眼眸清明,應該還不知道此事,我收起手機漠然的語氣問他,「我平常很愛生你的氣嗎?」

我在席湛的面前從未無理取鬧過!

不過的確生過他幾次氣!

但那都是在大事方面。

男人音色磁性的回我,「未曾,允兒從未生過我的氣,怎麼?我是哪裡惹著你了?」

聽著他的話,我垂眸看向手機上那句,「元宥,允兒又生氣了,如何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