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整死這個女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0:46
A+ A- 關燈 聽書

「對,太后壽宴!」蘇雲沁的眼底浮現一抹冷芒。

顧玉恆微訝地看著蘇雲沁。

太后壽宴風千墨要動手,他當然知道。

可是時間太過緊蹙。

顧玉恆沉斂了一分眸色,才說道:「我只能儘力,天色有些晚,雲大夫還是儘早回宮休息。」

蘇雲沁搖頭,但也還是告辭了。

她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停留了,萬一回去后風千墨看不見自己說不定著急了。

「本相派人送你。」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蘇雲沁斷然拒絕了顧玉恆的護送,大步往相府外走去。

她本意就是來看看顧玉恆的葯拿齊了沒有,但現在還未拿齊,她心中甚至有些失落。

兩天時間,夠嗎?

……

蘇雲沁走的是風千墨乾坤宮的密道出宮,回宮自然也是從這條密道回來。

剛到門口就被小風子給急急忙忙叫住了。

「哎喲我的姑奶奶,您可回來了,陛下聽說你不見了不高興了。」

「那你告訴他,我現在回來了。」蘇雲沁表情鎮定地厲害。

小風子嘴角抽了抽,「娘娘……陛下說了,您回來要立刻去見他。」

蘇雲暗暗翻白眼。

那廝眼睛都看不見了,還把她看得如此緊。

小風子雙手合十,一臉期許地等待著她去見風千墨。

這個時候可不是開玩笑,陛下若是真的發起脾氣來,那就是……想想都很可怕的事情。

「那好,我去看看。」

蘇雲沁也發現了最近這風千墨身邊的侍衛和太監都把她叫成了「娘娘」。

這個稱呼不用問,肯定是某男的吩咐。

她懶得糾正,往某暴君的寢宮走去。

寢宮內燈火通明,越發映襯得宮內的威嚴懾人。

「回來了?」男人正倚靠在床頭,敏銳如他,聽見了動靜,微微側頭來「看」向蘇雲沁。

那雙血眸里,沒有焦距,黯淡無光。

蘇雲沁倒也不懼,走至床沿邊,說:「陛下這麼晚不睡,對身體不好。」

「……」她一出口就是「陛下」,讓男人的臉色倏然一沉。

下一刻,他準確握住了她的手腕,將她一扯拉入懷中。

「孤不是說過,沒有你睡不著。」他死死鎖住她,將她柔軟的嬌軀鎖定在懷中,恨不能將其揉碎進自己的身體中。

蘇雲沁整個人被按在他的胸膛上,暗暗翻白眼。

幸好他現在看不見。

「你不是有話與你母后說,我出宮了一趟……額,飯後消食。」

為了表達自己真的就是飯後消食,她還特地拉過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讓他感受到自己的腹部的微隆。

她是真的吃得有點撐。

「雲沁,難道你有喜了?」

視線看不見,只有掌心之下的觸感格外清晰,觸碰到女子此刻有些微隆的腹部,他面容竟是瞬間緩和了。

蘇雲沁沒想到他如此語出驚人,差點沒被嚇到吐血了。

開什麼玩笑,她要是有喜了,那就是自找麻煩!

現在還有兩個娃娃沒有下落,這會兒再懷一個,不但是給自己找麻煩,更是丟失了她的自我保護能力。

帶著孩子,她註定會多了一個累贅。

再說了,她和某男那都是八字沒有一撇的事情,她怎麼可能讓自己再懷?

沒聽見她的回答,男人卻下意識地認定了她是真的有喜了,心情瞬間大好,俯下頭來在她柔滑的小臉上印下了一個吻。

「千墨……這不是孩子,我沒有懷孕。這是我今晚上吃撐的證據。」

男人:「……」他聽見蘇雲沁如此說,早已滿臉黑線。

蘇雲沁的話無疑是瞬間將他打落入谷底深淵,男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時辰不早了,你該休息了。」蘇雲沁掰腰際上的手,可掰了半天都沒有掰開。

「不要動。」他啞著聲警告。

蘇雲沁當真不動了。

現在偌大的寢殿里就他們二人,而且她還是坐在他腿上被他環抱的姿勢,讓人遐想無比。

她用臉頰蹭在他的胸膛上,輕輕地說道:「千墨,咱們現在還不能有孩子。這些事情你不要想,乖乖休息。」

都是個病人了,還真是一點都不乖。

聽著這哄孩子的語氣,某男嘴角抽了抽,也只好躺下休息。

蘇雲沁等著他睡著后才想要離開,奈何他睡著了還死死扣著她的手,無奈的她根本無法掙脫。

最後,她自己都不記清楚是如何睡著的。

風千墨睜眸時,血色充盈雙眸。

他看不見蘇雲沁,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上了她的臉蛋。偌大安靜的寢殿內,清晰能聽見她那極為均勻綿長的呼吸聲。

他知道她睡著了。

他摸索著將她抱上了床榻。

以前做夢都不敢想能夠把這個小女人給抱上自己的龍床,如今……竟然能實現。

……

蘇雲沁醒來時再次發現自己睡在了某男的大龍床上,她彈跳而起。

這種感覺還真有些無奈又有些甜蜜。

天色已經不早了,身邊早已沒有了風千墨的身影。

她走到宮門口時,突然聽見了宮門口傳來的一竄說話聲。

「太後娘娘,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入乾坤殿!」

「邪風,你放肆!」

「還請太後娘娘恕罪,陛下的命令屬下不敢不從。」

蘇雲沁湊到了宮門邊,透過宮門的縫隙往外看。

外面站著一群人,為首的正式太后月淳,而她的身邊正跟著一名戴著面紗的女人。

這女人的年紀不大,看上去也不過十八的年紀。

她穿著有些單薄,單薄的衣衫外只罩了一件薄紗似的衣衫,風一吹,她站在冷風中瑟瑟發抖。

看月淳這架勢,是打算把這女人送給風千墨的吧?

所以此時此刻的太后是要命令這女子立刻爬上風千墨的龍榻上!

蘇雲沁冷冷勾了勾唇角。

月淳還真是個「好母后」,竟然這麼巴望著給自己的兒子送女人。

若是換作自己這樣做母親的,若是兒子不喜歡,她絕對不會強行湊合。

可顯然,月淳不像是親生母親。

風千墨前不久才告訴了她,月淳並非是親生母親,今日就眼巴巴作死了。

邪風依舊還阻攔在外,「太後娘娘,還請回。」

「不行,讓麗雅入寢殿,哀家便走。」那語氣篤定恨不能立刻把這個叫「麗雅」的女人扒乾淨了送到風千墨的床榻上。

蘇雲沁暗暗罵了一聲太后是渣。

幸好邪風不依不撓地阻攔在前方,看來是不打算放人入殿。

蘇雲沁轉頭看了看四周,她要離開很簡單,但若是讓別的女人踏入風千墨的寢殿就會讓她格外不爽快。

不整一番這個女人,她還不信了!

正想著,她從袖袋中取出了毒藥。

……

殿外的月淳感覺到邪風的無比不配合,冷著臉問道:「邪風,你越來越沒奴才樣!」

「回稟太後娘娘,邪風只聽從陛下一人的吩咐。」邪風站在前方,不卑不亢。

看著邪風如此模樣,太后險些要吐血。

她大怒道:「邪風!」

而一旁戴著面紗叫作「麗雅」的女子輕輕柔柔地說道:「母后,您千萬別動怒上了身子。」

那一句「母后」叫得邪風都整張臉抽搐了起來。

這是什麼叫法?

母后兩個字真的把邪風給雷到了。

陛下還未同意,太后就自作主張把女人送來就罷了,還讓女人直接叫太后。

月淳以前也做過這樣的事情,以前送上門的女人都只有慘死的下場,可今日這次,她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風千墨不會殺。

她紅艷的唇勾起一絲弧度。

「既然如此,你先隨哀家回宮。」

「不,母后,麗雅決定在這兒等候陛下回來。」

「唉!那好,母后也陪著你一起等。」

於是,兩個女人在宮人的簇擁下去往了亭中落座,直接把邪風撇在了一旁。

而邪風,站在門口風中凌亂。

他往常都是暗衛,只是今日陛下特別吩咐守在殿外。

他知道蘇雲沁在殿中休息。

就這一點,他也會好好守著。

哪裡會想到,太后還真是臉皮厚過城牆。

邪風漠然地站在一側,乾脆不再理會那兩個女人。

他此刻只希望蘇雲沁能夠在殿內好好獃著不要出來……

……

蘇雲沁已經從窗外掠出了帝王的寢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早已聽見外面的動靜,她走回自己的小屋子裡,倒也懶得理會外面的情況。

因為乾坤宮足夠大,她的小屋子坐落的位置又比較偏僻,即便是月淳身上有蠱后的母蠱,她也絲毫不擔心這月淳會找到她。

……

等了將近一盞茶的時間,宮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陛下,太后壽辰都已經安排妥當了。」

隨著他們踏入宮門,說話聲便越來越近。

月淳坐在涼亭中,聽見聲響,眼底陰狠的流光輕閃。

她的「好兒子」終於回來了!

吳麗雅坐在一側,聽見了動靜,也抬頭看過去,瞧見了俊美非凡的帝王踏入乾坤宮內,她緊張地連同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她當真是太緊張了。

風千墨明顯察覺到宮內有不同的氣息,腳步忽然一頓。

「誰在?」他冷然問金澤。

他能感受到月淳在,除了月淳之外,還有其他人。

飄散在園中的脂粉味,讓他反感地皺眉。

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