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孤有孩子的下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0:53
A+ A- 關燈 聽書

男人的眉宇間染上戾氣,血紅的眸子里解釋殺意。

頃刻間,整個院落里都彌散開了濃烈而嗜血的殺氣。

吳麗雅被這股殺氣所懾,下意識地瑟縮到了月淳的身後。

她不想像其他女人一樣死無葬身之地。

「怕什麼。」月淳瞪了她一眼,推了她一把。

她伸手拉住吳麗雅的手,抓著她就走到了風千墨的面前。

「千墨。」

「母後有事?」濃烈的脂粉味,讓男人不耐煩。

當著月淳的面,他自然不會立刻動手殺了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但絕對不能留。

他的小女人若是看到,肯定要吃醋。

「千墨啊,你看你這樣的後宮都空置了這麼久,哀家深覺你還是需要留一兩個女子在宮中。這麗雅,你可還有印象?」

「沒有。」男人想都不想就否定了。

其他的女人對他來說,不過就是陌生女人罷了,沒有任何用處。

他更沒有那個閒情逸緻去記這樣無關緊要的女人。

風千墨這般冷漠的神情,讓月淳臉上的神色赫然一滯,但神色也不過瞬間在眼底消散無蹤。

她笑著說:「千墨,看你這孩子,可別嚇著人家姑娘家。」

風千墨:「……」

他現在越來越不耐煩了。

他現在只能立刻去見他的小女人。

「母后,倘若無事,帶著這女人離開。孤還有國事要處理。」

「你將麗雅留下,哀家便走。」月淳非但沒有退讓,而且還有語氣更甚之色。

她走近了風千墨,抬起頭直視著男人那雙血紅的眸子,微笑,「你不能殺她,否則……」

那一句否則,讓風千墨的血眸里眸光輕動。

「什麼意思?」

「蠱后的氣息,你感受到了嗎?」

「……」男人的眉宇一擰。

他「看」向吳麗雅,雖然目不能視,但已經能夠立刻感受到了吳麗雅就站在那個方向,甚至能隱約察覺到她瑟縮成一團。

而之所以讓他關注也只是因為這女人身上……也有蠱后的氣味?

太后笑眯眯地將吳麗雅牽至風千墨的面前,伸手扯開了女子的面紗。

「天……」金澤和金冥看見了這張臉,不由得同時出聲。

他們二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是因為別的,就只是因為眼前這吳麗雅姑娘竟然……有一張和蘇雲沁一模一樣的臉!

「怎麼?」風千墨看不見,他聽見下屬如此驚訝的神色,便察覺到有異。

金澤弱弱地說道:「陛下……這姑娘……跟蘇姑娘……」

像極了三個字他硬是說不出口。

何止像極了,分明就是一模一樣。

當然,整個乾坤宮裡的人都知道,這正的蘇雲沁就在某間屋子裡。

太後用一個易容過的女人送過來,是真的不怕死。

金澤咽了咽口水。

果然,一轉頭便看見了他家主子的眼底洶湧著濃烈的怒意。

身為一個男人,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女人是獨一無,怎麼能夠讓其他女人代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滾。」男人戾氣湧上,身上狂烈之氣暴漲。

這突然強烈的怒氣,讓月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怒氣波及給震開了數步之遙。

她心中咯噔了一下。

風千墨現在竟然都敢對她動手了!

「千墨!你竟然傷哀家?」

「你死了嗎?」男人無情淡漠地問道。

這話,讓月淳的話一時被噎住。

她怎麼覺得風千墨變了?往常對她如此溫順的人,怎麼今日突然戾氣暴漲?

吳麗雅也嚇得臉色蒼白如紙,只能縮在月淳的身後。

「她身上也有蠱后,你若是殺了她,就等同於殺了母后。也等同於殺了蘇雲沁。」

「……」風千墨的眼神驟然一沉。

他不可思議地「看」向吳麗雅。

月淳到底在搞什麼?

「怎麼樣,明白了嗎?母蠱確實在我的身上,但雙生蠱卻在麗雅身上,你不能殺她。」

金澤和金冥站在一旁瞠目結舌。

感情一個蠱后佔據了母子蠱、情人蠱和雙生蠱三種蠱類型?!

風千墨冷冷一笑。

月淳的話自然不能全信,但……

他擔心蘇雲沁。

「就依母后所言便是,現在帶著這女人離開乾坤宮。」

月淳得到了批准,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看向吳麗雅說道:「還不謝恩?」

吳麗雅渾身顫得厲害。

暴君果然是暴君,一個眼神足以把她給嚇死。

雖然這個男人現在已經失明了。

她想著,剛要跪下,哪知男人已經越過她往乾坤殿走去。

吳麗雅剛剛張嘴,人都已經走遠了。

月淳站在原地,皺著眉。

她怎麼覺得風千墨對她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好像越來越不敬重她了?

不,一定是錯覺。

月淳如此想著。

風千墨是她一手帶大的孩子,怎麼可能會對她產生敵意。

「麗雅,走吧,母后給你安排寢宮。」

吳麗雅點點頭,由著月淳扶起往外走。

……

蘇雲沁正坐在屋中看書。

她倒是想出門去打聽孩子的下落,但太后在乾坤宮宮門口阻擋,她也無法出去。

這個時辰點,應該走了吧?

正想要起身出去看看,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陛下,小心門檻。」推門的正是小風子。

蘇雲沁放下了書籍,抬頭看向門口。

男人一襲墨衣逆著光格外暗沉,就連他的神情也幾乎掩在了逆光中,看不大真切。

「你怎麼跑來了?」她起身,主動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引著他來到自己的椅子上落座。

小風子見狀,識相地退了出去。

門闔上,風千墨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今日睡得可好?」

蘇雲沁咦了一聲,暗想這廝今天的開頭可真是破天荒地……俗氣。

「我……睡得挺好的。」如果太后不來的話。

「雲沁,孤有孩子的下落。」他聽她說睡得還好,微微放緩了語氣。

他沒有告訴蘇雲沁之前月淳所說的事情,他知道蘇雲沁現在最擔心的是孩子。

「在哪?」蘇雲沁一聽,雙眸立刻發亮。

「那人……兩日後會來參加母后壽宴。孤已經派人過去吩咐了。」

「你這話的意思是,是你認識的人?」

「她救下了孤的孩子,也算是認識。」風千墨的語氣幽幽。

他的神色隱在陰暗中,晦莫難猜。

蘇雲沁靜靜凝視著他臉色的神色,兀自思索著他這話的意思。

救下大寶小寶的是什麼人?

她更加好奇了。

下一刻,她的手被男人給捏痛了。

「絲……幹嘛?」她暗惱。

「孤若是納妃,你會怎麼樣?」

「哦?」她揚了揚眉,一臉危險地看著他,陰測測地笑了,「那你就食言了,你該知道我是什麼性子。」

聽著她這回應,風千墨卻笑了。

他的血眸中也染上了點點璨如星辰的笑意。

「自然,孤不會讓你擔心與女人爭風吃醋的問題。」

蘇雲沁察覺到他的古怪,忽然雙手捏住了他的臉,將他上上下下檢查了一把,「千墨,你一定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快說,怎麼回事?」

是不是月淳的出現,和那個叫什麼「麗雅」的女人?

按照她對風千墨的了解,這樣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會讓他有半點情緒波動。

正是相信,所以她根本不擔心他會納妃,而她自己更不會吃這種莫名其妙的醋。

風千墨沉吟了一下,才將今日之事告訴了她。

……

馬車停下了,蘇小野和蘇小陌被兩個高壯的男人抱下馬車。

「邀約山莊?」蘇小野抬起頭來,看著山莊名稱,轉頭脆生生地問道,「奶奶,你不是說帶我們去找人嘛,你帶我們來這兒幹什麼?」

這個老婆婆不會是拐賣兒童的吧?

娘親經常告訴他們,這世上壞人太多,尤其是有些人特別喜歡把他們這麼大的孩子拐去賣。

一想到這裡,蘇小野的臉色赫然僵硬。

蘇小陌更是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對哇,你為什麼帶我們來這裡呀?」

「兩個小傢伙還真是有敏感。」女人勾唇,揮了揮衣袖,率先往裡走。

兩個孩子並沒有跟上,持有懷疑態度。

蘇小陌問:「妹妹,咱們逃嗎?」

蘇小野搖頭。

這兒可是山莊上,他們都不知道是到了什麼地方,這麼魯莽跑下去,萬一這個老奶奶是個惡毒之人,要他們給捉回去剝皮拆骨怎麼辦?

蘇小野的腦子裡幾乎閃過了這樣殘忍的畫面。

蘇小陌卻不知道妹妹在想什麼,只好握住了妹妹的手,「不怕,哥哥在。」

走在前方的婦人轉過身來看著他們,噗嗤笑出了聲。

「你們怕什麼,兩日後我就帶你們入宮,這樣可好?看看你們這兩個小傢伙,在路上趕了不少路吧,髒兮兮的。」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這兩個孩子的第一眼,她就格外喜歡。

而這叫蘇小陌的小男娃娃口口聲聲說要入宮找爹。

幾乎是瞬間,他就明白了這孩子的爹是誰。

既然是當今天玄帝王,那可就有意思了。

蘇小陌和蘇小野依舊懷疑她。

蘇小陌脆生生反駁:「我才不信!」

「不信就罷了,那你們就在山莊門口等著吧,等著有人來接你們。」女人說罷故意頓了頓,「哦對了,忘記提醒你們了,這兒常常會有野狼出沒。這些野狼最喜歡吃你們這麼大的孩子。」

蘇小野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透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