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教導男人前夕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33:16
A+ A- 關燈 聽書

「嘖嘖嘖,這是誰啊?」赫冥幸災樂禍的又發道:「看這樣子某人晚上回家得跪在搓衣板上,嫂子實在沒有我可以馬上開車送給你。」

赫冥竟然還稱呼我為嫂子……

他真不怕降低自己的輩分!

元宥膽子略小,他幫襯著席湛道:「你們別打趣二哥了,他就是剛申請微信不太會操作。」

易徵回道:「申請快兩年了。」

「可你平常見他用過?」元宥問。

易徵回道:「的確是,二哥是為了二嫂申請的微信,也沒研究過怎麼用,發錯了消息情有可原,大家都散了吧,就當沒發生過這件事!」

席湛是為我申請的微信?!

接著易徵又發了個狂笑的表情道:「可我仍舊想笑怎麼辦?我真不知道二哥如此怕妻!哈哈,哄這個字從二哥嘴裡說出來石破天驚!」

赫冥回他,「想笑就笑,怕什麼!」

元宥下面都是赫冥以及易徵起鬨的消息,譚末保持了沉默,而從我進群至今都未曾見赫爾在群里說過話,可能是因為我的存在吧。

見我盯著手機太久,席湛的耐心被磨了一點兒,他嗓音不悅的問我,「允兒在看什麼?」

我將手機給他,他神態沉靜的接過。

我看見他握著手機的五指漸漸的收緊,略有些泛白,垂眸望著的模樣帶著些許陰沉。

我再次問他,「我經常對你生氣嗎?」

席湛:「……」

被當面戳破的滋味的確不太好受,特別是像席湛這樣的男人,他抿了抿薄唇,嗓音突然漠然的說道:「你先玩,我在車裡等你。」

說完就拉開倉庫的門徑直離開。

順帶著走的還有我的手機。

我理了理衣裙出去,走廊里靜悄悄的,我回到卡座坐下,譚央提醒道:「你看看群里。」

「我的手機剛剛被席湛拿走了。」

她順勢將她的手機遞給了我。

席湛用他的號發了一條消息,特意艾特了赫冥和易徵兩個人,「自己回芬蘭總部領罰。」

下面赫冥和易徵鴉雀無聲。

不敢再在群里打趣席湛。

而席湛直接退了群。

他這是惱羞成怒?!

我將手機還給譚央,不解的問她,「席湛是生氣了嗎?」

我有點把握不準席湛的心思。

但他是屬於極少動怒的。

應該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生氣!

譚央猜測道:「之前席湛就沒有微信,還是讓元宥幫忙申請的,接著元宥就把他拉進了那個群,但進群之後他從未說過話,還是在你進群以後說過那麼幾句!他應該沒有生氣,就是想扔掉這個麻煩,或許擔憂下次再發錯消息!」

這有點像席湛的風格。

不過赫冥和易徵可真倒霉!

也算他們咎由自取!!

明知道那個男人不能惹非要去惹!

「嗯,我待會先離開。」我說。

譚央嗯了一聲喝著果汁道:「我也是,任由元宥和慕里兩人折騰吧,我不能陪他們太久。」

我打趣她問:「著急回家見顧瀾之?」

聞言譚央的面色微紅,想起什麼似的溫雅一笑,坦誠道:「嗯,他今天在家休息呢。」

「那你還不趕緊回家?」

問這個話的是季暖。

譚央苦惱的神色說道:「還不是因為元宥非得讓我出來,還叮囑我幫他把慕里約出來!」

原來是元宥拐彎抹角約的慕里。

譚央喝完一杯果汁就起身走了,我給元宥說了一聲,「三哥,我和暖兒就先走了哦?」

元宥醉醺醺的躺在沙發上,慕里的身體正壓在他的腿上,元宥還未說什麼,慕里先不耐煩的招手道:「趕緊走,別待這兒煩人。」

我:「……」

我看在元宥的面子上忍了忍,拿著挎包面帶微笑的跟著季暖離開。

梧城下起了微雨。

是特有的春雨。

細細的,帶著一股微風。

荊曳看見我們出來趕緊上前遞傘,我接過傘撐在季暖的頭頂問她,「我送你回家吧?」

「算了,我叫了車。」

「快到了嗎?」我問。

「嗯,還有幾分鐘。」

我陪著季暖到路邊等車,雨水淋濕了她的肩膀,我往她那邊撐了點問:「恨周默嗎?」

她低聲回我,「恨。」

我問她,「想過報復嗎?」

今天在警察局見了周默,聽起她說的那些話我心裡特別討厭她,自然希望季暖報仇!

只要她想報仇,我肯定全力支持!

哪怕和陳深斗到底!!

即使她不想報仇我也要替她報仇!

至少不能讓周默那麼簡單的離開警察局,因為我需要給眼前的女人一個公平。

誰讓她是我僅有的閨蜜。

「嗯,我想用自己的方式。」她道。

季暖伸手接著傘外的雨水輕輕開口道:「你別為了我用席家的力量和陳深干到底,我想用自己的方式,笙兒,我一定會為自己報仇的!」

她是不想我用席家的力量才這樣說的,季暖從始至終都不願我受到傷害。

我關心的問季暖,「怎麼報?」

「我不清楚,但一定有機會的!」

「嗯,你需要什麼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或者你直接聯繫姜忱。」我叮囑她道。

「嗯,我的車到了,過幾天再聯繫你。」

季暖匆匆的跑開,背影孤寂。

她真的很不容易。

活的很是艱難。

我嘆口氣,身側突然停了一輛賓利。

我眨了眨眼看見車窗緩緩而下露出男人半張英俊的面孔,以及那凸起滾動的喉結。

我轉身就走,身後傳來他清淺的聲音吩咐道:「允兒上車,有什麼事回家再說。」

他這樣的語氣說到底是帶著誘哄的。

其實經過剛剛那麼一鬧,我心裡沒那些怨氣了,但就是想看看男人要如何哄我。

還有孩子的事待會需要和他談談。

我充耳不聞的撐著傘上了自己的車。

我沒有回家,而是回了時家別墅。

席湛做了個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他跟著我將車停在了別墅門口,但卻沒有下車!

他這是什麼意思?

在門口等我嗎?!

他都到時家了他都不下車?

他就一點也不想念兩個孩子么?

我懵逼的問身邊的荊曳,「他這是什麼操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