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嫌棄孤眼瞎嗎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1:00
A+ A- 關燈 聽書

蘇小陌一把拉過妹妹,將妹妹護在身後,不客氣地警告道:「不要嚇唬我妹妹,我妹妹有心疾。」

那言語之中的嚴厲,倒也真的讓婦人驚愕了一下。

「心疾?」婦人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瞧著這些孩子眼熟而親切,也猜測是當今天玄帝王的孩子,可據她所知帝王並沒有心疾。

這些孩子又怎麼會有心疾呢?

「好好,不嚇唬你們了。進去洗洗吃個熱騰騰的飯菜,兩日後帶你們去找爹爹,可好?」

她的聲音放柔了些許,眼底也迸射出了慈愛的光芒。

蘇小陌起初警惕性很甚,身後的蘇小野輕輕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也就是妹妹的這一個拉扯,讓他心中那原本而起的警惕感消散殆盡,他轉頭對著妹妹點點頭。

「好吧。」他一臉勉為其難地樣子,跟隨著往裡走。

看著這小包子那故作的深沉和警惕性,婦人不免有些失笑。

看來確實要入宮看看,否則現在天玄發生了什麼她都不知情了。

……

夜色越來越濃郁。

蘇雲沁也從風千墨那兒聽說了太后要給女人的事情。

男人說完后,特地轉頭「看」向不言不語的蘇雲沁。

他在其他的感官感受她的情緒變化。

小女人這麼平靜的神色,反而讓他不太高興了……

他其實想看小女人吃醋的模樣。

不過顯然他失望了,蘇雲沁的臉上半點情緒都未顯露,她只是在兀自思索著自己的事情。

「雲沁?」沉默中,風千墨那寬厚的大掌忽然摸了過來,大概是他想摸她的手,可卻看不見,直接上手就摸上了她的腿。

蘇雲沁被人揩油,嘴角抽了抽,連忙拎開他的手。

剛拎開,他的手又不依不撓地爬上來,終於是握住了她的小手,將她的小手給緊緊捏在了手心中。

「為什麼不說話?」

「我只是在想這個吳麗雅身上的蠱后,有幾分是真。」

一種蠱,佔了三種蠱的類型?

這可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之事。

他握著她的小手,卻兀自躺了下來,連同著把她一起拉扯著躺下,將她環抱在懷中。

「孤不會讓這事發生。」

雙生蠱的意思就是一毀具毀,一活具活。

只要雙生蠱之一毀了,另外一人也活不成了。

若是雙生蠱之一的宿主還能活著,另一人則也有活命的機會。

但母子蠱之間又存在雙生蠱的關係的話,也會是存在一毀具毀的關係。

繞來繞去,蘇雲沁自己都有些糊塗了。

「若是殺了太后,母子蠱的關係解除,雙生蠱的關係還會存在對不對?」蘇雲沁蹙了蹙眉,要是再繞下去,她當真要暈了。

風千墨沉吟了一會兒,說道:「三種蠱本就有相互性。」

以前蠱毒的存在是為了用來給人進行治病,只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蠱被用作成了害人的工具。

蘇雲沁扶額,將臉趴在了他的胸膛上,輕輕蹭了蹭。

「沒事,一切都會好的。」

她肯定能尋到解決法子。

男人結實帶著薄繭的大手輕微撫弄著她順滑的長發,五指穿插進她的髮絲間,動作溫柔至極。

這般舉動,似是在安慰她。

他不說話,但手上的動作卻莫名能給蘇雲沁一股安定的力量。

蘇雲沁闔眸。

明天偷偷去看一眼兩個娃娃。

……

蘇雲沁第二日趁著風千墨去上朝,她率先去找了邪風。

「我家大寶小寶的消息,你肯定知道,在哪裡呢?」

邪風點點頭,「昨日查到的,孩子們被邀月山莊莊主所救。」

「邀月山莊?」蘇雲沁挑眉。

對天玄之事她不甚了解,尤其是這邀月山莊,她也是第一次聽說,更別提知道那是什麼來歷。

邪風大概明白她不了解,所以連忙解釋著:「邀月山莊是月家的經商之地。在天玄,月家是大家族。」

「月家?那就是太后的娘家?」

邪風點點頭。

之後蘇雲沁又從邪風的嘴裡了解到這邀月山莊之事。

月家是大家族,可越是名門望族便越有爭鬥。月家自然也是如此。

月淳當初不知因何緣故自逐家門,從此與月家再無任何來往。

這次太后壽宴,似乎並沒有邀請月家人。

邀月山莊是月家最主要的經商之地,但凡從邀月山莊出手的都是上等的絲綢布匹,除此之外,他們還會賣些女人的髮飾胭脂水粉等。

如此一看,儼然這莊主是個女人。

「你陪我去看看。」蘇雲沁忽然道。

邪風表情一滯。

出宮倒沒什麼,可是去邀月山莊就不好了。

月家人跟皇宮裡的人向來水火不容,畢竟也是因為太后的緣故。

這麼找上門……不太好吧?

「這事情,就不要讓你家陛下知道了。」蘇雲沁道,「我就去看看孩子。」

最主要的是,她想要去接孩子。

邪風若是不陪,她只好尋金澤或者金冥……

「娘娘,此事待屬下跟陛下稟告一聲。」

蘇雲沁白他一眼。

他丫的陪她出個宮還需要去稟告一聲?

可在邪風的眼裡卻不同,他可不想被自家陛下給砍了腦袋去。私自帶著娘娘出門,那就是找死。

「罷了罷了,你去吧,我在這裡等你。」

大約等了半個時辰,蘇雲沁的耐心眼看著要消耗殆盡之時,邪風來了。

「娘娘,馬車已經給您備好了。」

蘇雲沁很驚訝,因為邪風的辦事效率快到讓她稱讚。

「不錯嘛,你這辦事效率很高。」

她說完,跟隨著邪風從密道走出。

密道外的馬車停駐在前方,尤其是這輛馬車尤為眼神。

金澤坐在馬背上,手抓著馬鞭,一轉頭看見蘇雲沁走出,立刻道:「娘娘,陛下已經等候多時了。」

蘇雲沁一聽,臉黑了。

難怪馬車都備好了……

她走至馬車邊,扯開車簾,正好與馬車內的男人血瞳四目相對。

「你要去哪?」她忽然問。

「陪你。」他聽見了她的腳步聲很重,他已經能想象出她那氣呼呼的神情來,不由得莞爾。

蘇雲沁鬱悶了,走上馬車在他的身側坐下說道:「你不能跟我去,你眼睛不好使。」

「你這是嫌棄孤瞎?」

「呃……」她不是嫌棄他瞎,她只是擔心他瞎了被月家的人察覺到。

她都還沒有來得及解釋,男人的臉色已經沉下去了。

蘇雲沁無奈,乾脆撲上去捏住了男人的俊臉。

「嫌棄你瞎,不也嫌棄你看上了我?」

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就閃過了一句話「眼瞎才會看上你」,那一剎那,她竟然莫名覺得這是在反面說他看上她後悔了。

她把男人撲在榻上,沒給男人反駁的機會,湊了上去咬他。

風千墨根本反抗不及,就這麼被她給反壓強咬。

他也不惱,任她細小的牙齒落在唇上,有些微疼,卻更多的是酥麻感。

蘇雲沁咬夠了,才問道:「你說,我還嫌棄你嗎?」

男人忍不住低笑出聲。

低沉的嗓音悅耳動人,輕易能撩撥心弦。

蘇雲沁聽著他的笑聲,默默地翻白眼。

幸虧他看不見。

馬車外的金澤聽見了馬車內的互動,又不知道該不該揚鞭啟程。

等了好一會兒,發現馬車內的二人還在調情,金澤心中暗想,還是不要耽誤時間了,索性揚起長鞭就甩在了馬臀上。

馬兒嘶鳴一聲,揚起蹄子就奔跑了起來。

原本趴在風千墨身上的蘇雲沁剛還待說什麼,哪知馬車突然一個顛簸,差點摔下去,幸好男人結實強勁的手臂赫然伸出攬住了她的腰際。

她順勢靠在了他的懷中。

「不要鬧了,坐好。」男人將她困縛在懷中,聲音也不知何時變得低啞性感。

蘇雲沁撇撇嘴,暗想她哪裡有在鬧。

她雙手撐在男人的胸膛上,乾脆坐起了身來。

坐起身後,她便將他一同扶起。

知道現在他眼睛不便,她也不好再欺負他。

……

蘇小陌和蘇小野坐在屋子裡,看著滿桌的點心,蘇小陌輕哼了一聲,撇開了頭,一張小臉上都是倔強的樣子。

蘇小野則是雙眼發亮,看著這麼多的食物,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月盈坐在一側看著兩個孩子特別的表情,她臉上笑容越發深了幾許。

「不吃嗎?」

「哼,我們不吃嗟來之食!」蘇小陌一臉高傲地哼了一聲。

蘇小野卻安奈不住自己的小手手,默默地伸出去想要抓過一塊桂花糕。

「妹妹!」蘇小陌奶凶地喝住了蘇小野。

蘇小野默默收回手。

她平日里雖然穩重鎮定,可是最是不能抵抗甜品糕點。

更何況面前擺著的糕點都是色香味俱全的上乘之品,她嘴裡的唾沫已經泛濫了。

唔,好想吃,哥哥好凶。

「吃吧,你身為哥哥,就應該疼愛妹妹。吃吧。」月盈將糕點往蘇小野的面前推了推。

蘇小陌就在蘇小野要伸手拿過的時候,立刻跳起來劈手奪走。

「不行,萬一有毒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月盈單手支著下顎,看著兩個娃娃的有趣模樣,她竟是格外享受。

要是這兩個孩子的爹娘不要他們了,她就把他們留下來做自己的孫子孫女多好。

越想越美好……

一名僕人匆忙走入,看了兩個孩子一眼,低聲說道:「莊主,有一對夫妻求見,說是……來接孩子的。」